第二部 第十五章 省得你一个人害怕

更新时间:2018-10-15 14:40:58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851

罗部长侧头看我,也就是短短一瞬,目光很快移开:“姜珂,你很幸运……”

  我没吭声。

  幸福或者幸运这种事,偶尔从别人嘴里听到,有种异样的满足。

  “卓总对你很好,很坚定。”他说,“在你的事情上,他从未有过任何迟疑。”

  我内心满足,又忍不住傲娇,压下嘴角笑意:“也不是没迟疑过,比如结婚领证,他犹豫了好久,老叫我考虑清楚。”

  罗部长转身,背靠在围栏上,一条腿交叠在另一条腿上面,腿很长,一双眼睛盯着我,审视一般,良久才开口:“姜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在失意人面前秀恩爱是不道德的。”

  “我……”我灵光一闪,“你也可以秀恩爱啊!又不是没恋人可秀。我要是你,我就天天送咖啡,送爱心便当,把两个部门所有单身狗狠狠虐一番。”

  他长长呼气,眸中几分好笑几分无奈,奔向主题:“独家秘密呢?”

  我扬手,晃动璀璨的钻戒:“戚部说我的戒指很好看,你要不要也去买一对?”

  “这就是独家秘密?”罗部长一副“哗了狗”的表情,“我觉得我一杯咖啡亏了。”

  他伸手要夺我的焦糖玛奇朵,我连连后退:“我才喝了一口,要不我再送你一条独家!”

  “恩?”他止住夺我咖啡的手,声音微微扬起。

  这些长得好看的男人,一个个声音都那么好听,简直就是犯规!

  “戚部还很羡慕我要旅行结婚!”我忙着说。

  罗部长沉吟一下:“所以,重点还是结婚?”

  我点头:“当然,总不能重点是旅行!我觉得吧,如果又旅行又结婚就更好了。”

  “还有独家吗?”罗部长将人心不足蛇吞象诠释得很透彻。

  “他喜欢你算不算独家?”我讨巧问。

  罗部长低头,抿唇,笑得如偷腥的猫:“以后他说什么,你都告诉我一声,你这辈子的咖啡,我都包了!”

  我故意凉凉笑:“你要真包我一辈子的咖啡,卓总就该找你麻烦了!”

  “不怕,就当媒人礼。”罗部长笑,再次举杯,如喝酒那般,“我先下去了,省得耽误你太久,某位吃味。”

  “喂……”我看着他的背影,“你说的吃味,是指你们家那位,还是我们家那位?”

  “都有。”他没回头。

  罗部长离开后,我在楼顶又站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城市的风景,这才悠悠然转下去。

  回到办公室,我第一句话小声是问宋秘:“他没找我吧?”

  宋秘摇头,再指指手表,示意我时间不早了,快下班了。

  作为生活秘书,他通常得等到卓先生下班他才下班,因为难免要买个咖啡,订个加班餐,又或者临时要修改次日行程。

  我想起卓先生说下班后给我补课,觉得没必要让宋秘耗在这里,便小声:“下班后你先走,我得把文件处理了,加班餐之类的事情,我会处理。”

  “好。”宋秘书答得爽快,“那我就不做电灯泡了。”

  我加快速度处理文件,到下班后半小时,卓先生的声音从里间传来:“姜珂,你进来!”

  此刻,偌大的套间办公室,只剩我和卓先生。

  “文件处理完了吗?”公事公办的语气。

  “没,但也不多了。”我说,“大概再半小时左右。”

  “全部拿进来。”他说,“你坐在我对面,省得一个人在外面害怕。”

  我又不是小孩子,怕个鬼之类的,所以,卓先生这是关心我?

  我笑着走出去,把处理过和没处理的文件呈交叉状叠在一起。

  再次往里间走的时候,我看了看外面过道。

  这层楼本来人就少,下班后更是静寂得有些空旷,我鬼使神差的关上办公室的门。

  恩,我这是为了防盗,毕竟,我和卓先生都在里间,万一待会儿有个小偷,把我包或者笔记本偷了怎么办?

  包倒无所谓,最多就是身份证,银行卡挂失麻烦,笔记本就矜贵了,资料太多。

  “卓总,这一叠是我处理过的,您要不要先看看?”我将处理好那叠整齐放在卓先生右手边。

  他的正面是笔记本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着。

  “放那儿吧,我待会儿看。”他头也不抬。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似乎不开心,我“喔”一声,在他对面坐下,继续处理文件。

  对于这位的不开心,我一向信奉的观点是:没有XX解决不了事,若一次不够,就两次。

  我想快点回家,于是,在处理文件的过程中,我格外认真,没有抬头,没有看他。

  人的微妙五感中,我很明显感觉他几次看我。

  到最后一份文件处理完毕后,我长长“吁”了口气,抬头看他:“我都处理完了,我们走吧!”

  这话的语气不再是秘书对总裁,而是妻子对等候多时的老公。

  “不是说好给你补课吗?”他问。

  我一下就蔫了:“补课的事能不能留到明天?或者我把PPT拷回去,我们在家里说?好歹今天是我们办证后第一天,难道不应该留下个美好回忆吗?”

  “我说带你去游乐场,你自己拒绝了!”他说。

  “拜托,我们是成年人,成年人应该有成年人的庆祝方式!比如这会儿去吃个烛光晚餐,然后回到家愉快滚床单。”我特认真,然后摸着肚子,“老公,我饿了……”

  这一声“老公”喊得又缠绵又委屈。

  我看见他的眸光开始晦暗,这是要秒变大灰狼的节奏。

  果然,他的声音瞬间暗哑了:“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