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四章 独家秘密,要不要?

更新时间:2018-10-15 14:40:39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09

戚部长的QQ信息随后而至:【姜珂,恭喜你,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回了个“害羞”的表情,随即敲道:【戚部,我有替你暗示他哟!等收到戒指的时候别忘了谢我这个媒人。】

  【……我好像认识他在认识你前面。】戚部长回话。

  【你们那不还差临门一脚吗?我保证往后经常刺激他!】我敲字可快了,明明是笔记本电脑,硬生生被我敲出机械键盘的声音。

  【你一个有夫之妇,请问怎么刺激他?】自从我做了卓总秘书,与他便不是上下级关系,又因他曾经回护我,兼之他的感情同样于世不容,情路坎坷,于是,我对他便有几分惺惺相惜。

  【我可以经常跑去市场部,在他面前炫耀,伦家的钻戒好亮好闪!再告诉他,爱一个人就送钻石戒指!】我说。

  【幼稚!】戚部长说,【你什么时候改行做钻戒销售了?】

  【NO!NO!NO!我是改行做丘比特神箭,咻!】我飞快百度了一个丘比特小人,贴在一行话后面。

  【……】戚部长先敲了一行省略号,然后说,【我发现你做卓总秘书太浪费才华了,应该回到策划部做创意主管,要不要考虑下?我给打个报告上去?】

  【NO!NO!NO!你不说这话我们还是好盆友!我给你说喔,卓先生是我的灵感缪斯,你要真把我弄下去,我保证所有创意都基情满满!】我威胁他。

  他发了个上下眉小人,随即问:【什么时候办婚礼?】

  【不办,打算旅行结婚。】我说。

  【挺好。】他说。

  我感觉他的情绪有一点点失落,忽然不知说什么,便发了个笑脸。

  他和罗部很奇怪,我看不懂。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罗部追着他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公司,他们为何不在一起?我记得那年过年,我们两个部门的人交叉着要完红包,罗部长跑到戚部长办公室,叫他给大红包的,然后……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关了!

  等罗部长再出来时,一副吃饱了的大狮子模样,戚部长的嘴巴却被咬破了。

  我便是那次才知他们是一对。

  过了这么久,我和卓先生都修成正果了,他们居然还在拉锯。

  我点开罗部QQ,思来想去,敲了句:【关于戚部的独家秘密,要不要?一杯咖啡可交换。】

  罗部QQ显示在线,却无人应答。

  我瘪嘴,心想大概人不在电脑旁,有点可惜,我这个丘比特之箭待会儿不一定还愿意继续征程。

  手指离了键盘,开始看头天送上来的文件。

  按照卓先生的要求,我要做的不光将文件分门别类,还要写自己的意见,用便签纸贴在上面。

  我看得很认真,写得很认真,我愿意用一切智慧,替卓先生分担工作,直到——

  四杯咖啡摆在我面前。

  我抬头,看见罗部站在我面前,将袋子里最后一杯咖啡递给宋秘。

  “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便多买了一点。”他朝咖啡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目光下移,星巴克的中杯,杯身标注着口味,我面前四杯分别是拿铁,摩卡,卡布奇诺,焦糖玛奇朵。

  诚意十足。

  “我喜欢焦玛,谢谢。”我端起其中一杯。

  “你要不要端一杯进去?”他的下巴朝里侧办公室扬了下。

  我笑着,把拿铁给卓先生端进去,放在桌子上的瞬间,我轻声:“罗部长请的。”

  他“恩”一声。

  再走出卓先生办公室时,我看见罗部长坐在我的桌子对面,端着摩卡喝。

  他的背脊笔挺,衬衣熨烫得妥妥帖帖,腕表在灯光下反射出细碎的光。

  一看就是精英男,浑身透着儒雅。

  见我出来,他起身相邀:“一起到天台吹吹风?”

  我点头,虽然戚部的独家秘密就一句话的事儿,但这么八卦的事情,的确不适合在办公室讲。

  罗部长一手端摩卡,一手将焦玛端起来递给我,两人一起朝电梯走去。

  “你买了几杯?”我晃了晃手上杯子,“有戚部的吗?”

  “30多杯。”罗部长说,“我先把他的端过去,然后才上来找你。”

  我笑,这个男人,追老婆挺用心嘛!(我始终坚持,这对夫夫中,戚部是老婆。)

  “你也不容易,送一杯咖啡而已,却把两个部门全部请了。”

  “不全请的话,待会儿又要起哄了。”

  说话间,我们已进了电梯,电梯里没有其他人。

  “说起来,你们俩这关系,算是半透明了,打算什么时候更进一步?”我问。

  罗部长迟疑了一下:“你是说……”

  我正要问,“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有人进来,我和罗部不再说话,只安静的等电梯到顶楼,这才迈步出来。

  20多层的楼房,站在顶楼,视野非常开阔。

  头顶是一望无际的蓝天,阳光毫不吝啬的大把大把洒下,我们站在有阴影的角落,极目所见,全是楼房房顶。

  房顶与房顶之间,是纵横交错的街道,街道上是川流不息的车。

  “我们这样的人,在许多人看来是不正常的。”罗部双手手肘撑在水泥围栏上,目光看着远处,叹息一声,“许多人隐匿在人群中,隐瞒性向,如同躲在柜子里。天知道他们多想打开柜子,向周围人坦白。”

  他顿了一下:“我和他,早在当年,还没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周围人都已知道,包括彼此父母。”

  我心下震撼,在这个年代,在世俗之中,敢公然承认是一对,特别包括双方父母,这得有多大勇气,多大决心……

  “然后呢?”我问。

  “然后……”他笑,自嘲一般,“当然是遭到全世界反对,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强势的女性……很遗憾,我没抗住压力……再后来,他离开……如同无数故事里讲的那样,他离开后,我开始后悔,发疯似的找他……再后来,便到了这里。”

  他的言语很简短。

  透过简短的描述,我分明感受到惊心动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