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章 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更新时间:2018-10-15 08:54:13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74

我默。

  现在的设计师真不简单,不但会画,还会心理学。

  我家卓先生也曾说我是个小猫,只不过,小猫前面还有个形容词:野。

  小野猫。

  我不自在的低头,仿佛被人看穿,假装认真看画纸。

  “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设计师趁我最不设防的时候,忽然问我。

  我看那裙子,从上到下,无处不透着诱惑,当真喜欢极了。

  “卓叔,你帮我看看?”我朝他望去。

  他迈步走来,却没有坐在我旁边,而是站在我身侧后方一点,弯腰,一手扶在我腰侧,鼻息打在我的鬓角。

  “好看吗?”我侧头,目光朝上,恰看见他性感的下巴,旁边是滚动的喉结。

  “很适合你。”他这样回答,握在我腰上的手略紧。

  我眨眨眼睛,目光倏的往自己身上看。

  今日的我,与平日上班一样,同样穿得中规中矩,典型的OL套裙,大好青年模样,挺禁欲的、怎么在他眼里,这么露的衣服就适合我了?

  我听见他低沉的笑萦绕在耳边,如有蛊惑。

  心脏位置陡然一紧,很明显耳朵脸庞在发烫,我像个刚堕入爱河的小丫头,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要不,卓先生和姜小姐再商量下?若二位没其他意见,我晚点会出个3D渲染图出来。”设计师适时开口。

  “好,有劳。”卓先生含笑看她。

  设计师起身,朝卓先生和我微微颔首,离开房间。

  终于没了外人,我长长呼了一口气,仰头嘟嘴,等卓先生在我唇上啄一口后,这才用不确定的语气问:“真觉得适合我?”

  “你不也喜欢吗?”他问,“我刚看你看这条裙子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

  “有这么夸张吗?”我不信。

  “确实比任何其他衣服更让人有撕的冲动。”他低声在我耳侧,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我默一瞬后,正色强调:“这是婚纱!”

  “我一个人看罢了!”他说。

  “不是还有神父吗?”神父证婚,我应该要穿婚纱的吧?

  “神父对你又没想法。”卓先生四两拨千斤。

  我成功被他说服,压抑着期待:“那就定下了?”

  “好。”他点头。

  .

  从婚纱店出来,时间接近中午。

  卓先生接了个电话后,看了看手表:“户口本已办下来,现在放在家里,若我们赶赶时间,上午来得及办好结婚证,若不赶时间,下午去一样。”

  我眼珠子骨碌一转,拉着他往停车场奔去。

  再清晰不过的意思。

  他亦跟我跑了起来,两人火速找到车,上车坐好。

  卓先生这一路果然比平时开得快,一点不符合他沉稳的个性。

  我坐在副驾,贪恋的看他侧脸。

  这个男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不但看不够,还想亲。

  在某个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的侧头看我,失笑道:“狼崽子!”

  “这么明显?”我扳下挡光板,滑开镜子,想看看我的眼睛里是不是有簇簇火苗。

  镜子中的我眉眼嘴脚都是笑,看不出不纯洁欲望。

  “瞎说!”

  我眯着眼睛,目光顺从我心意往下,望向某处。

  没啥反应啊!

  果真是肉吃多了,就不稀罕了吗?

  “常言道,当你心中有佛,看别人就是佛,当你心中是狗屎,看别人就是狗屎,当你心中有大灰狼,看别人就是狼崽子!”我很认真,说的是哲学。

  “很有道理。”他竟点头,“自从和你在一起,分分钟想化身为狼。”

  我的目光再次下移:这个骗子!说着化身为狼,身体一点反应没有!

  前方红灯已变绿灯,车流缓缓向前。

  卓先生揉眉,表情无奈至极:“你这个小坏蛋,眼睛在看哪里?”

  “你这不明知故问吗?”反正他面前,我就是个狼崽子,什么坏事都做过了,不缺多看两眼,“我就想看看我家大灰狼进化到什么程度了。”

  “想上午办证的话就乖一点,恩?”他的尾音微微扬起。

  我“啊”一声,不但语气微微扬起,还扬气眉头,假装不解。

  好吧,我承认,我在调戏他。

  “你再这样勾下去,我不保证待会儿回到家会做什么。”他这威胁,就语气而言,毫无力道。

  然而,我乖了。

  目光从他身上移至窗外,无数大车小车被我们赶超。

  在我印象中,卓先生开车一向四平八稳,如他处事风格,他经常说,宁停一分钟,勿赶一秒。

  可此刻,他这是争分夺秒啊!

  他和我一样盼着早点领到红本本。

  想到这里,我又愉悦了。

  “卓叔,我很开心。”

  “我也是。”

  “我们要一直这样相爱,直到老,直到死……”就算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大好日子,说什么死?”他责怪的看我。

  我不觉得不吉利,天知道我说那话的时候,心里全是粉红色泡泡。

  从前,我不知道他单身的时候,以为与他的每一寸的时光都是偷来的,我无数次悲戚,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以为我于他而言,只是人生旅途中一只蝴蝶。

  却没想到,我居然有机会与他一起走人生下半场。

  无数个黑发与白发,长发与短发交织的夜,我除了感谢命运,再无其他。

  我所有的苦痛,所有的磨砺,只为遇见他。

  “你开这样快,有超速吗?”我问。

  “超10%才算超,我压着速度开的。”他说,“对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学开车?这事说了几年了,多一项技能多一份安全。再说,难道你不想和我自驾游,我们可以换着开车,汽车开在沙漠边缘的感觉很爽。”

  “有恩恩爽吗?”我这个破坏气氛的,我鄙视自己!

  “试试就知道了。”他平静答,对于我这个程度的撩拨,他早已习以为常。他双眼平视前方,如漫不经心看文件般,“到时候,漫天黄沙,穹庐笼盖四野,地为床。”

  我捂脸,论飙车,我不如他。

  我充其量是个新晋选手,可我喜欢挑衅老司机,喜欢一次次证明他愿意纵容我。

  .

  家里白天有钟点工,户口本就放在客厅桌子上。

  车还没到家,卓先生已经打电话回去,叫人把户口本拿到别墅区外,我们接过户口本,风驰电掣往民政局奔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