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九章 心里住着小猫

更新时间:2018-10-15 08:54:00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133

销售人员适时离开,卓先生一手搂我腰上,一手拍我后背,轻声哄:“乖,别哭!”

  “谁哭了?”我使劲吸鼻子,声音中满是辩驳,下巴离开他的肩膀,“我只是有一点感动。”

  “乖,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他的指腹擦过我眼角下方,双手捧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郑重的表情,如誓言一般。

  我点头,我喜欢他,他说什么我都信。

  “你昨天还叫我考虑清楚,没想到戒指都订好了!”昨天那一问,我暗伤许久,现在想来,有点莫名得意。

  “那是想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他笑,大掌揉我脑袋,“以后没机会了。”

  “恩了。”我语气愉悦,望着他脸上每一寸时光雕琢的痕迹,“我想,我不会遇见比你更好的男人。”

  “傻瓜!”他笑,宠溺表情一如往常。

  销售人员将装好的对戒送来,卓先生把包装袋推到我面前,我拎到手上。

  “如果我选的和你订的不一样怎么办?”我问。

  “能怎么办?再买一对就是了。”卓先生答,仿佛我问了个多么傻的问题。

  “那订的这一对?”我再问。

  “早付了全款,只是今日才来取。你若没看上,我就另找时间拿回家塞抽屉。”他再答,早想过的处理方式。

  “浪费!”我甜蜜抱怨,每个女人都希望被男人捧在手心宠。

  “谈不上浪费,不过赌一把,你若喜欢,必定惊喜。”他顿一下,“事实证明,我了解你,一如你了解我。”

  “你真喜欢那枚男士戒指?”

  “当然。”

  .

  第二个店是个婚纱店,订制婚纱。

  若说第一个店在意料之中,第二个店则完全意料之外。

  “我们……”我踟蹰在门外。

  我和他,我最大的奢望不过一张结婚证,钻戒是我隐秘的快乐。

  可婚纱,婚纱是婚礼才穿的!

  我和他,我不认为我们必须得有个婚礼,必须接受亲朋好友祝福。

  他的亲友非富即贵,若看见小小的我……

  卓先生娶年轻女子正常,毕竟这世上,成功男士娶粉嫩嫩的妻子挺正常,可他们会如何看我?会认为我是为了钱才嫁给卓先生!

  还有卓航的事……

  卓先生所在的大家族,那个远在帝都的时家,所有人应该都知道那事……

  像我这样有着黑历史的女子,怕是得不到时家的承认,何况祝福。

  与其让卓先生领着我走到台前,不如隐婚。

  时家睁只眼闭只眼,我和卓先生则偷偷幸福着。

  “怎?”卓先生侧头,不解看我。

  “我不需要婚礼!”我看着橱窗里的婚纱,如看仇人,“我觉得现在这样已经很好。”

  “女孩子不都想要个盛大的婚礼吗?”他问。

  我一听“盛大”二字,头皮一阵发麻,想想千夫所指的场面,再次果断拒绝:“我不需要!”

  “不遗憾?”他问。

  “不遗憾!”我答。

  “那走吧!”他拉着我跨进婚纱店。

  我一头雾水看他,不都说了不需要吗?

  “婚礼还是要办,大小而已。”卓先生解释,“你若不想有人参加,我们就去国外,请神父给我们证婚。”

  这家婚纱店他同样之前来过,工作人员见他带我来,开口就是“卓先生好,设计师已等候多时”。

  卓先生徐徐点头,随即,工作人员引我们去店内一间单独的房间。

  白纱装点窗户和桌子,桌上也有小花瓶,花瓶内有娇艳欲滴的新鲜玫瑰,旁边是一叠厚厚的婚纱款式图,接待我们的是这家店的首席设计师。

  从名片上看,这位并不常住A市,而是刚从某沿海城市飞来,专门为我而来。

  我望着卓先生,有了刚才那两枚婚戒的先例,我想问他:你有没有已经订好款式,叫我来只是为了再次证明心有灵犀?

  “没有订,婚纱有太多细节,我不擅长。”他看懂我眸中疑问,笑,“设计师是专业的,你的喜好更重要。”

  设计师果然很专业,没有直接问我喜欢什么款,而是很随意和我聊了起来,内容包括最喜欢的电影,最喜欢的书,对最近最热门事件的看法,最喜欢自己的某个部位以及我认为卓先生最喜欢我什么……

  前几个问题我还能应付很好,到最后一个问题,我望着他。

  他站在窗前,也正看着我,光线从他身后打下,他的整个轮廓仿佛镀上一层金边,我笑了。

  以前总不明白“神邸”二字什么意思,这一刻,了然如斯。

  这个男人,无论初见还是现在,无论黑发还是白发,都好看得一塌糊涂。

  我听见设计师轻笑。

  “你在笑什么?”我转头问她。

  “我做这一行许久,见过许多新人,却很少见你们这般情意绵绵的眼神。”她顿了一下,“恕我冒昧,你们让我有点意外。”

  我笑笑没接这个话题,却回答了她之前的问题:“大概,我身上所有部位,他都喜欢吧……”

  余光中,我看见卓先生低头抿嘴,笑容一寸寸扩大,朝窗外看去。

  窗外车水马龙。

  窗内,年轻设计师大呼虐狗。

  窗内,我心里想,刚那句话,卓先生肯定又不纯洁了!

  大概聊了一个小时后,设计师一手持画板,一手握铅笔,在白纸上“唰唰唰”画了起来。

  小露肩设计,后背大片镂空,下摆是层层叠叠的纱,前面短,后面长。

  画面上,女子纤细的长腿在层叠的白纱中影影绰绰。

  头上白纱却很简单,只淡淡一抹。

  如梦如幻,隐约透着野性。

  我忍住大叫“喜欢”的冲动,假装皱眉,很克制对设计师说:“这不适合我吧?”

  我明明应该更适合简洁风,像职业装那种,上面下面皆中规中矩,腰上盈盈一握。

  “那你喜欢吗?”设计师问,目光朝窗户方向瞟一眼,“他会喜欢。”

  我扬眉,不以为意,心想:露这么多,男人都喜欢!

  “你喜欢哪种?”设计师低头,指尖转动铅笔。

  “我喜欢禁欲系。”我很认真答。

  铅笔在画纸上再次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婚纱女子旁边,男子卓然而立。

  衬衣纽扣扣至脖颈,男子下巴微微扬起,一手扯着领带,袖口扣子闭合。

  她转过画板,让画面对着我:“感觉怎么样?你喜欢禁欲系,是因为你家那位是禁欲系,而不是你。”

  她顿了一下:“你的心里住着一只小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