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六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更新时间:2018-10-15 08:52:12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117

宋姨跟在我身后,迫不及待问:“小珂这次带了多少回来?”

  “余下所有。”我答。

  “真有本事!”宋姨赞,“宋姨在你这个年纪,可不如你!我们家安安说不定以后还要靠你!”

  我笑。

  呵……姜安……

  我和你们都断绝关系了,哪来的弟弟?

  这么多年,他姜安眼里,我就是吃了你们用了你们欠了你们的外人。我又不是圣母,凭什么要无止境忍让?

  我从坤包里拿出五叠钱放在茶几上,每一叠都是1万,头天才从银行取出。

  “爸,宋姨,你们数数,数好了就给开个收据。”

  我爸看宋姨一眼,宋姨喜滋滋拿过一叠钱,食指在舌头上蘸一下口水,数一会儿再蘸一下口水,继续数。

  我想提醒她,蘸口水多不卫生啊,还不如用碟子装点冷水。

  忍了忍,毕竟不关我事。

  “钱从哪儿来?”我爸问,“是不是学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做鸡了?”

  做鸡……?

  我忽然想笑,当年读大学,我一没有交学费的钱,二没有生活费,那时的我才真的在做鸡……家里谁关心过我怎么过的。

  如今,我勤勤恳恳工作。

  就我现在的薪酬,就算没有卓先生这个未婚夫,我省吃俭用同样拿得出5万块钱。

  我爸却依然认定我只能做鸡!

  “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你就这样回报我?”我爸“啪”的一巴掌打在茶几上,几叠钱跟着跳了一跳。

  宋姨怪嗔的看过我爸,继续数钱。

  我沉默了片刻,平静问了两个问题:“这些钱若不干净,是不是你们就不要了?我若真的做鸡,有辱门风,你们是不是不要钱也要和我断绝关系?”

  答案是否定的。

  我爸起身,找了白纸和笔,唰唰写下收据,签上大名,再把收据“啪”到我面前:“和你妈一样没出息!”

  我妈……我笑了。

  我不打算告诉他们我妈现在境况,省得他们去打秋风,只把纸笔推到宋姨面前:“麻烦数完后签个字吧!”我顿了一下,“钱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不会错。”

  “数数才踏实。”宋姨头也不抬头。

  我“恩”了一声,等她数完签完字后,这才继续:“既然断绝关系了,把户口本拿出来吧,我把户口迁走。”

  “迁到哪里?”我爸站在客厅中间,双手叉在腰上。

  “公司集体户上,等以后买了房,再继续迁。”我说。

  我爸没说什么,转身去寝室拿户口本,宋姨坐在我身边不远处,再次上下打量我,然后缓缓:“说起来,这5万应是去年给我们,你多拖了半年。”

  “是。”我说。

  “半年的利息你打算怎么算?”宋姨问。

  “我去年出了点事,实在没办法。”我长呼了一口气,深感卓先生料事如神,“说实话,10万块钱真的不少了,你们别逼人太甚!”

  没有人问我去年出了什么事,宋姨用明显不符她年龄的轻盈身姿站起来,一把夺过我爸手上户口本,嚣张叫:“想要迁户口?把利息拿出来!”

  我苦笑,自嘲一般:“当真人心不足蛇吞象,宋姨,您真当我是印钞机吗?”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一身上上下下,少说也要2000!我不要多,你再拿一万出来!”宋姨道,“若身上现金不够,就去取!你把钱取出来,我就把户口本给你!”

  我低头,看看身上衣服,这条裙子8000多,鞋子3000多,包10000多……亏得宋姨眼光虽毒,最多看出价值不菲,对品牌溢价一窍不懂。

  否则,这次开口,怕就是还要2万了!

  “这5万已是我所有,我只给自己留了一千多,要生活到下个月发工资。”我平静将收据叠好,装入坤包,“反正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会把户口迁走,宋姨要实在不给我户口本,我就只能去找镇长了。”

  我起身:“我会一五一十告诉所有人,你们如何坐地起价,如何榨干我身上每一分钱!”

  在我的认知中,宋姨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她必定不敢把这事闹大。

  岂料——

  钱,某些时候比面子重要。

  “那你就去说啊!一个大学毕业才三年的人,竟能拿出10万!你还要不要你名声了?”宋姨丝毫不惧。

  “第一年的1.7万和第二年的3.3万是我销售提成,在公司财务那里一查就查到了,至于这次这五万……”我笑,“我去年出过一次车祸,关键时刻连给我签字做手术的人都没有!最后还是公司领导跑到医院给我签的字。”

  “这5万是我出院后,肇事司机给赔的。”我顿了一下,“这件事,我本来不想说,毕竟你们不在乎,可你们还想要!要不,我待会儿就在这镇上碰几个瓷,专门找镇领导碰,看看能不能凑够1万?”

  “我跟你们住了这么久,你们应该知道,我说得出做得到!”我用最为凶残的目光盯着宋姨。

  大概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目光,宋姨有点怂了:“你是不是不想给了?

  “是不想给,也没钱给!超过这10万的每一分钱,我都不会给!你们若实在要,我就去县里法院起诉,我倒要看看,我花了10万块钱,到底买不买得断父女关系!”我语气强硬。

  “届时,我会邀请我们曾经的左邻右舍,请他们给说说我是怎么受虐待长大的!一个酗酒的父亲,动不动就拳打脚踢!”

  “会邀请我小学初中高中的老师,请他们说说我们这个家到底在学业上给我过什么?有没有开过一次家长会?!班上要求买的教辅书,我有没有买过一本?”

  “还有住在这个小区的人,请他们给说说姜安过的什么日子,我过的什么日子?那个喝完饮料用饮料瓶子打我,叫我‘臭捡破烂’的小子,究竟是不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些年,你们养我究竟花了多少钱,多少精力?你们开口问一个大四学生要10万,究竟是想逼她死?还是想逼她做婊.子?!”

  “我用车祸赔偿金给你们付清最后5万,你们还嫌不够,还问我要!我倒想问问法官,他们接过那么多案子,究竟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而你这个后妈,当真比童话故事里最恶毒的后妈还要恶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