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一章 行走的荷尔蒙

更新时间:2018-10-15 08:51:11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3048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碰这篇小说,但你们的留言,我都看了。

  看到情深处,我也哭。

  你们说,小说里的故事,作者一定经历过一些。

  我笑,我指着你们的留言给卓先生看,我问他:“怎么办,被发现了?”

  “谁要你写的?那么痛。”他总是抢过我的手机,直接黑屏,甚至好几次,我发现他把我的读书软件删了。

  这个幼稚的男人,他真以为软件没了,文章就不存在了吗?留言就不存在了吗?

  他不明白,我只是害怕。

  我怕有一天,我老了,什么也不记得了,我怕有一天,天空没有飞鸟的痕迹,白茫茫的大地很寂寥。

  你们说,不要番外,要续。

  可是,你们真的要续吗?你们就那么确定我和卓先生会白头到老吗?

  “怎么办?她们要续?”我又一次问卓先生。

  “这个软件,我上次不是已经删了吗?”卓先生皱眉。

  他的发,在吃了我的芝麻丸后没有变黑,依然是银一样的白。

  他曾试图染黑,可染出来的颜色,看起来有些死板,光泽度也不好,更重要的是,长出来的发依然是白的,看起来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更更重要的是,我不许。

  频繁染发不好,我爱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黑头发,这个笨蛋!

  再后来,我威胁他,他若执意染黑的话,我就去把我的头发染白,于是,他妥协了。

  我的黑发,他的白发,夜里缠绕在一起,我觉得也很幸福,也很般配呢!

  “真的想写?”在我第N次坐在马桶盖上一边做面膜一边翻看留言时,他忽然问。

  “恩。”我可怜兮兮看着他,眼睛一个劲的眨。

  他在旁边刷牙,电动牙刷“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知道他在妥协,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直到电动牙刷声音止,他咕噜咕噜漱口,我一下站起来,从后面抱住他,双臂绕过他的腰,将手机置于他眼前:“你自己看,你呼声很高呢!她们都喜欢你!”

  “你呢?”微微扬起的语调。

  我看着镜子里,还铺着黑色面膜的自己,看着他明亮的眼睛,一下子笑了:“我不止喜欢你,我爱你。我这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

  “我若不同意你写,你还爱我吗?”他问,“我们家不缺钱,那点稿费微不足道。”

  “我知,可你若不同意我写,我对你的爱会少亿万分之一。”我很严肃,还伸出小拇指,在指甲上比划了一下亿万分之一大概的比例。

  他笑:“面膜做完了吗?”

  我忙着看时间:“做完了。”

  “快点擦面霜,我在床上等你。”他说。

  “小说续集的事呢?”我不依不饶。

  “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他笑,替我把面膜揭开,顺便在我唇角亲了一下。

  于是……

  所以……

  你们懂的,你们接下来看到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经过了一个晚上孜孜不倦,身体力行的贿赂后,这才有机会呈现出来的。

  没错,我就是在虐狗,就是在秀恩爱。

  汪汪汪。

  =================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网站编辑给我发信息,叫我看看评论区。不光云阅文学,还有喜马拉雅。

  云阅文学我能理解,毕竟在那里连载,可喜马拉雅?

  呵,我和卓先生的故事居然改编成有声小说了……

  老实说,很意外。

  更意外的是上百页的留言……

  写上一本书是意外,收获了这么多读者,(其实我更愿意将你们称为朋友),也很意外。

  我坐在办公室,指尖在手机屏幕上不断划过,时而哭,时而笑。我知道宋秘书看了我好几眼,我也知道我的行为很不妥,可就是忍不住。

  你们让我感动,让我知道在茫茫人海,原来,只要我愿意,有人愿意懂……

  原来,许多人都曾有过自己的“卓先生”……

  原来,无边无际的海水里,曾不止我一条鱼感受过绝望的冰凉……

  余光中,我看见宋秘书提着包起身,我听见敲门声起,听见宋秘书对房门里面的人说:“卓总,姜秘书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抬头,抹一把眼泪,声音里有别样的沙哑:“我哪有不对劲?”

  宋秘书耸肩,一边走,一边用指头在眼睛下方点点,出外间办公室时,他体贴的关上门,然后——

  卓先生走出来,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声音中有些许紧张:“姜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手上还抓着手机,他目光自然而然落在我的手机屏幕上。

  只短短一瞬,很快移开。

  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我和他虽足够亲密,却从来不会把对方挤压得一点空间也没有。

  他在等我告诉他。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分开那次。我写了半本书……写得差点抑郁了,就没写了……今天编辑找我,我刚在看留言,给感动了……”

  他的眸色微黯,很快恢复正常:“写了什么?”

  “不告诉你!”我把手机一捏,贴近胸口,扬起下巴,如挑衅般看着他,“总之,我现在是有N多粉丝的人了,你以后不许欺负我!你如果欺负我,我就写你坏话,彻底把你黑化,让所有人骂你!”

  他一下就笑了,单手捏我下巴,俯身在我唇上亲一下,眸中满是笑意:“这样算不算欺负你?”

  “当然……”不算。至少要舌吻才算。

  我没说后半句话,会显得我很色,我扬了扬眉:“算不算欺负,得看我心情!”

  “那么……”他再又笑,“该下班了,我的公主,晚上赏脸一起吃饭吗?”

  “要,要,今天你下厨!我要吃海鲜菠萝饭!”

  他略略点头,目光下移,落我唇上,其意不言而喻:他下厨,我吃饭,他吃我。

  我假装看不懂,只偷笑着关电脑,收拾东西。

  我听见他咬牙切齿说了句“小妖精”,转身走进里间办公室。

  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隐忍的一面全然崩塌。

  他自己说的,注视我超过几秒,就会想……

  于是,我自封为“卓先生的行走荷尔蒙”。

  .

  公司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我们曾有一场可谓盛大的求婚,虽然中途断了;我们曾有动人心魄的分别与重逢,其他人不知内幕,却知我失踪,知他急白了头发;我们……还偶尔无意识秀个恩爱,撒个狗粮,惹得一帮小年轻嗷嗷叫……

  从办公室出来,我和卓先生一同往电梯口走去,路上有遇到其他下班的同事,有人微微鞠躬,叫“卓总,姜秘”,也有人叫“卓总,卓夫人”。

  我更喜欢他们叫我“姜秘”,无关这里是不是公司,而是当“姜秘”和“卓总”放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有种隐秘的快乐感觉,就仿佛……

  一个巨大的秘密,欲露不露。

  电梯直下负一楼。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温暖而干燥的手牵我的手。

  我们早已不是小年轻,很多夫妻结婚后不久就不再有这样的小甜蜜动作。我们不同,我们喜欢手牵手,散步的时候,下班之后。

  地下停车场空气不好,最初他也提出过,叫我在停车场出口等,可仅仅只有一次——

  .

  还记得那天,我站在出口处,刚掏出手机,打算玩一把《王者荣耀》,就看见他的车风驰电掣一般呼啸而出。

  我整个人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是停车场出口,难道不应该开慢点吗?

  我拉开车门坐进去,抱怨的话还未出口,他已紧紧把我抱住。

  那一瞬,我忽然明白他在怕什么。

  他怕他一个眨眼,我就不见了。

  开慢点注意安全一类的话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只是回抱着她,拍着他的后背,如安抚一般:“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

  他再抱了一会儿。

  我们车的后面,好几辆汽车堵在出口甬道里,一个个都在疯狂按喇叭,我心存抱歉。

  失踪绑架那事,不光我心里有伤,他也一样。

  我们只是小心翼翼,谁都不提起,仿佛那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

  卓先生的车距电梯有一段距离,往那边走的时候,远远看见罗部长和戚部长。

  罗部长比戚部长高半个头,两个男人同样手牵手,毫不顾忌人言,径直上了罗部长的车。

  我觉得他们很幸福,也曾看见他们无名指上套着一模一样的男士婚戒。

  我听卓先生说,当初我失踪的时候,罗部长曾花了大力气替他找人,听说罗部长家境显赫,为了戚部长才到的这个城市。

  用罗部长自己的话说,这叫千里追“欢”。

  对了,大家还记得他们吗?

  戚部长叫戚轩,是我们公司策划部部长,我以前的头儿;罗部长是市场部部长,叫罗布。

  我曾猜测过他们谁上谁下,就主动程度而言,我觉得罗部长肯定是上面那个,可是戚部长的桃花眼也很迷人呢,若他是受,要肯定是个女王受。

  我不排斥同.性.恋。

  在我的观念里,同性恋异性恋都一样,同样充满甜蜜与忧伤。

  生活如同剥一个巨大的洋葱,你不知道哪一片会让你掉眼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