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给他留着

更新时间:2018-04-16 23:43:39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159

是我爸。

  我爸从饭桌那边扑了过来,一脚踢在我坐的板凳腿上,我跟着凳子,一个踉跄,朝侧后方倒去。

  我爸一个跨步过来,再一个拳头朝我的脸揍来。

  那一刻,我觉得时光仿佛倒流了,从前那个一喝醉就揍人的爸又回来了。

  只可惜,从前,我爸是揍两个人,现在是揍一个。

  拳头和脚如雨水般落下,我两个胳膊挡在脑袋两侧,身体蜷得像个虾米一样。

  拳打脚踢。

  我承受暴力的地方大多是胳膊,背脊和双腿,可纵然如此,我依然感觉到鼻子里在流血,嘴巴里也一股血腥。

  “贱人,贱人……”我听见他一直在骂,踢一腿,骂一句。

  我想爬起来吼回去,我想说,我就算是贱人,那也是你生的。

  那个时候的我,对贱人这个词语并没有太深的了解。

  我还想吼回去,你今儿最好打死我,我要今天不死的话,以后也不会认你这个爸了!

  只可惜,当时的我除了蜷成一团,默默承受暴力外,没有丝毫办法。

  我觉得我要死了,特别是踢到腰侧的某一脚,痛得我一阵晕眩。

  那天晚上,他揍了多久,我不大记得,只记得我是被隔壁几家人联合起来,踢开门救走的。

  “姜松麟,你看清楚,这是你闺女!你这是要打死她吗?”

  有个男的朝我爸吼,听声音好像是隔壁的邓叔叔。

  我被人抱起来,我听见旁边有人哭。

  应该是我看起来太惨了,脸上全是血,头发沾得到处都是,手背上全是淤青。

  那天晚上,我睡在隔壁张阿姨家里。

  大概是因为我经常挨揍的缘故,那么多人救我,却没一人提出要送我去医院。

  很多年后,我第一次做全身体检时,B超室的医生问我:右边的肝是不是受过伤?

  我茫然。

  她说:应该是受过伤,你不记得了,上面很大一块钙化点。

  我这才想起,肯定是那次,就是右边,痛了好多天。

  后来我又想,幸亏当时是冬天,穿得多,否则,说不定我那次就被打死了……

  便是这样一个出身的女生,和其他女生怎会一样?

  我每次看见其他女生笑那样灿烂,都忍不住嫉妒。

  我知道老师说我孤僻,我知道同学们有人说我是怪胎,有人说我清高……

  .

  清高。

  这真是个好词语啊!若我不是小姐的话。

  (瞧我,讲起事情来总是东拉西扯,我们继续讲那天晚上之后接下来的事。)

  第一次和卓老板之后,我在学校呆了一周,一周后,我才又去的夜.总.会。

  还是在梅姐那个小房间。

  大多数人都在抽烟,房间里烟雾缭绕。

  “小柔,你好久没来了?我们还以为你被人包了呢!”

  “哪有?今天上午还考试呢,我在学校复习呢!”我说。

  “考得怎么样?”

  “谁知道呢,我抄旁边的,他要对了,我就对了,他要错了,我就完了。”

  “你不复习了一周吗?”

  “古代汉语言文学,这么厚六本书,一学期学了两本,一共有29篇古文要求背。”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吗?”

  “《离骚》《春江花月夜》……哎,给我来一根……”

  “你抽什么烟,一个抽假烟的,烟就在嘴巴鼻子里过一遍,抽烟就是浪费!”

  “你们不都在抽吗?我要不抽的话,多格格不入啊!”

  “对了,卓老板前几天找过你。”梅姐忽的开口,“还说今儿你若来的话,就给他留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