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这么直接

更新时间:2018-04-30 09:46:53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364

秋研预定客商住房,一眼就扫到酒店门口的楚橙,她漂亮的狐眼睛立刻瞪到老大。

  起初,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抬手揉揉才发现真的是楚橙,而且她已经走进了龙总的房间,更甚至龙总衣衫不整……

  天哪,果然她勾引龙总上床了!她差一点惊叫出声。

  多么惊爆眼球的第一手资料。

  她掏出手机卡卡的就拍了几张,直到8808关门,她才意犹未尽的握紧手机准备离开,脖间一丝凉意袭来,蓦的,她扭头一看,原来是安箫。

  “安……特助。”秋研将握着的手机悄悄藏到背后,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拿来!”安箫伸出手,面带冰冷,像是自动吸收了龙啸渊身上的冷气似的,令人脸上寒意阵阵。

  “那,个什么意思?”秋研继续保持微笑,露出一副无辜的小模样,她装。

  “1、2……”

  “我删还不行吗!”说完秋研无奈的掏出背后的手机道,一边埋怨,“你和龙总越来越像了,动不动就报数字,然后接下来是无限止的扣钱扣钱再扣钱!”

  尽管秋研不满,但她还是准备主动删掉刚才拍的那些照片。

  机敏的安箫倒是疾速的一把夺过秋研掌心的手机,一个利索的恢复出厂设置,然后直接塞到秋研的手机……转身就走。

  “安特助……公司的信息?”秋研气得干瞪眼,“怎么能这样?”

  “公司有档案,若是被龙总发现,你手机根本就没有恢复出厂设置的机会!”

  “啊……我的个人信息……”秋研大叫,气得水晶高跟鞋跺在花纹布满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响声,她的红唇也撅得老高,像鳗鱼嘴。“安特助,你够狠!”

  “如果你想查你哪天的个人聊天信息,直接打我电话。”安箫扬长而去。

  秋研的整张脸像茄子一样的蔫下来,原来安箫才是龙总身边的狠角色,自己都排不上号,唉!

  本来以为弄一个大号资料,八卦一番,没想到失之桑榆。

  盯了眼8808房间的金色对开门,秋研嫉妒的望了又望,几秒后,才不甘的离开,高跟鞋在大理石踩出清脆的声音,只不过比刚才弱了一些。

  走进8808房间,门啪的自动带上。

  楚橙看着一室的狼藉,后脊梁渐渐冒出一层冷汗。

  台灯摔碎了,半恍着光躺在地毯上;桌腿断了,椅子也残疾了;还有天花板上的吊灯缺了一串葡萄水晶;墙上的名贵壁画,也是横七竖八的挂着,有的已是开膛破肚……

  方式得多激烈……她都不敢想下去。

  他是不是变态?一想到此处,楚橙吓了一跳,她僵直的伫立在门口,一点儿也不敢朝屋中迈去。

  她的眼睛闪出一丝慌乱,她想要离开,转身的功夫,龙啸渊的手臂直接伸过来,大掌像吸盘式直接抵在门上,将她壁咚在门与他的胸膛中间。

  她像一只被囚禁的迷鹿。

  浓烈的荷尔蒙气息扑天盖地的袭来,像袭卷的龙卷风暴,热烈张狂,张狂到楚橙刹那间呼吸都乱了节奏,像被风吹得纷纷扬扬的柳絮。

  她张开粉唇,保持呼吸畅通,却发现龙啸渊的头渐渐低下来,然后她一惊,双手就要推开龙啸渊身体,“你让开!”

  “你主动来,不就是为了上,床!”他纹丝不动。

  “我不应该来!”楚橙猛的抬起头,眼睛坚定固执的盯着他,没有一丝害羞,没有一丝畏惧,若不是担心他公司的产品有问题,她才不会来找他,更不会想和他单独见面。

  一个自作多情的,自以为是的家伙。

  他深遂的目光像是染了黑夜的墨色,染遍无尽苍帘,瞬间就能将人吸噬殆尽,还像一种是无休止的探究利剑,就像要把她完全看穿。

  她的瞳仁害怕的剧缩,然后迅速躲闪,她再也不敢正视他,甚至她不得不垂下眼帘,逃避他的挑畔和各种眼眸深处的威胁。

  她还看到他眼中的缕缕血丝?这些血丝携上他瞳仁的犀利,组合成一副十分狰狞恐怖的截图,

  “后悔?”戏谑的声音和着节奏,缓缓传在耳畔,低沉而有力,磁哑而质感,她垂下眼帘双手握着小包,平视着前面,想逃离他的势力范围。

  “是。”她想傲娇的抬起头,“我说过,我们之间只是工作关系。”她重申她的立场,“如果龙总没有尽兴,那请您继续,恕不打扰。”

  “尽兴?”他玩味的垂眸,鼻尖低嗅着她的秀发,“不上床,怎么尽兴?”一丝淡雅的香味随之而来,吸进他肺腑,在胸口微漾,像春风拂过细细的水波,春兴盎然。

  原来她以为自己和女人在这里翻云覆雨。

  他一改上次的认真,一改上次的信任与合作,对她尽显风流与挑逗,浮夸,这让楚橙一度不相信他就是传说之中不近女色的龙啸渊。

  变态!

  要么,那他真的是霍霆川,还是霍霆川的拍戏替身?

  她的思索,徘徊在他到底是谁之际,目光却无意识的流连在他蜜色的肌肤纹理之中。

  衬衣扣子一共五颗,而他已经分崩离析四颗,还有一颗摇摇欲坠的悬挂着,两边衬衣未合笼,露出一大片果露的蜜色,

  视线的蜜色越来越清晰。

  她有一种错觉,难道他真的不是霍霆川?

  霍霆川肤白俊雅,从来不是蜜色,他游泳的时候,她见过……

  就算是撞脸,也不可能撞得如此之像?在错觉的带领下,楚橙的感官全部陷于那一片纯纯的蜜色里。

  一起一伏的胸口,

  很顺畅的纹理肌纹,让她联想到大理石雕刻的绝美花纹;

  还有他的人鱼线,在半敞的衬衣下若隐若现……自然美到像是神笔之作,毫无凶悍之言,给人一种强硬的曲线美。

  发达,强硬,霸道的感觉一股脑儿的充盈在楚橙脑海,除了六年前与那个男人进行亲密接触之后,恐怕就是眼前的男人,不,好像还有在男厕所那个误失的吻……

  “有心也得有胆?”居高临下的男人再次挑畔,听到耳畔,她就能感觉到他嘴角那一种轻嘲的笑意。

  “你有闲心泡女人?我怎么就能没有胆子!”楚橙被他的语言激得刹时清醒,她扔掉手中的小包,双手分别落在他两边的衬衣上,猛的向外一扒,衬衣被扒至龙啸渊的手腕处……

  一股烈烈而燃的气息,刹那从胸口腾起,然后上窜下跳至脑海、小腹,像集满了火山岩的度口,急剧燃烧,他身体的温度骤然提高数度。

  他唇角一勾,果然还是一个想爬上自己床的女人,自己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不管她是谁?双臂垂下,任她扯掉衬衣袖子……

  眼底的光越来越冷,他倒要看看她有多么渴望与男人上,床?

  随着他的故意配合,被扯的破烂衬衣顺势掉到地上,像雪片般,他露出上身全,裸,的肌肉,而楚橙此时却转身迫不及待的冲向卧室的方向……连看也未看他一眼?

  他想:这个女人连上,床的前奏都不懂吗?这么直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