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你想独吞

更新时间:2018-04-29 16:53:3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261

第二天上午的百里花香公司,

  制香部主任慕可的助理琳达正在炫耀,“今天我们组派人取了不少橙花来,准备制作一些香水备用。”周围围了一些员工。

  安娜正好经过,赶紧拦住琳达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做好份内工作就好。”琳达根本不愿意再多说,只白了安娜几眼,便趾高气扬的离开走廊。

  安娜张张嘴,却没有再喊出来,她转身回了办公室,关上门,她叹了口气,“橙橙,你不是说橙花海不能用了,怎么制香部居然还去采摘橙花,想要制作香水?”

  “什么?”楚橙一下子从书中抬起头,“我不是将一份化验报告早上交给琳达了?慕可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危害性吗?”

  “其实只是一点雨,也不会影响什么?”安娜耸耸肩,“他们已经将采摘的橙花与橙花叶送进车间了。”

  “不行!”

  “什么不行?”安娜安慰楚橙道,“送往车间的花瓣,制香部主任都要签字的,说明制香室是同意的,如果我们擅自阻止,会不会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她想起和几个秘书过招的场景,她不想和楚橙将百里花香的人全部都得罪了?

  “何况,这是香水,根本不关我们的事。”安娜为自己,也为楚橙找借口,“正好,她们做错,可以杀一杀他们嚣张的气焰。”她的确是这样想的。

  “不,这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也不是公报私仇的事情,虽然慕可与我们素无往来,也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这涉及到公司名誉问题,更涉及广大消费者的权益问题,如果公司生产了劣质产品甚至是污染后的产品,将会引起一连串的效应,过敏,荨麻疹等等,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那就是蝴蝶效应!”

  “这一切,会影响公司以后的发展,这是大事,不是小事。”楚橙言辞决决,落地有音,骇得安娜有一刻都张大嘴巴盯着她的。

  她们以前不做这样的事,是因为那片橙花海是自己的,现在橙花海不是自己的,她们正好可报复一下?

  “你不是恨龙啸渊威胁我们?为什么你不报复他们?”安娜不明白楚橙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一直以为楚橙都在伺机报复,龙啸渊可是用橙花海的收购来威胁过她的儿子?

  她了解楚橙。

  “恨是私人感情,而这样的工作是涉及公众的,会损害消费者利益,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楚橙说完就走出办公室,安娜张张嘴,没有再说下去。

  制香部主任的办公室,

  “慕主任呢?”楚橙看了眼办公室里并没有慕可的影子,便问正在收拾文件的琳达。

  “主任正开会。”

  楚橙转身就走,琳达道,“主任的会,不允许打扰!”她看了眼楚橙的背影,“刚来就想翻天,可能么?”

  咚咚咚!

  小会议室的门被敲响,楚橙站在会议室的门前,门上玻璃映过她那一张焦急的脸,正好对上慕可转过来的一瞬。

  四目相对。

  很快,慕可眉间映上一丝厌烦,回头继续开会,根本就没有打算放楚橙进来的意思。

  楚橙微微一推,感觉门上了锁,她知道内部秘密会议,尤其是研发新产品,格外慎重,锁门是常有的事情。

  咚咚咚!

  她大力的敲门想引起慕可的注意,谁知道慕可根本就没有再朝这边扭头,她的心更急了。

  返身回到办公大楼,绕过走廊,来到后面大楼车间,当她看到的时候,就发现橙花瓣已经完全的倒进容器里,她伸手阻止工人,但工人根本不给予理睬。

  “如果停止,必须要看到慕可的手条或电话。”车间负责人道。

  “那劳烦等我一个小时!”楚橙无能为力的吸了口气,转身直奔刚才的会议室,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消费者就是公司的上帝,也是制香师的上帝,如果没有上帝,她们都没有出路。

  最多半个小时!

  咣咣咣!

  这次楚橙握着拳头,拼命的敲击会议室的门。

  慕可终于忍无可忍的拉开门,一双厌恶的眼睛盯着她,“楚小姐,如果你想邀功,这里不是你展示身段的舞台!”

  “慕,主任,这一批橙花不能生产!”楚橙坚定的望着站在门口,气焰正浓的慕可。

  “为什么?”慕可有些轻蔑。

  “橙花遭受了污染。”

  “你?呵呵!”慕可不屑,伸出白皙的手掌,“给我一个依据!”

  紧接着会议里哄堂大笑。

  楚橙直接拿出自己的化验报告复印件,“这是我的化验结果!还有一份已夹在琳达的文件里。”她递向慕可,希望能相信自己。

  慕可只是嘲笑的看了眼,并没有去接,侃侃而谈道,“如果人人都说有报告,我们还生产吗,再说,三天前我已经做过化验报告,橙花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程度的污染,很纯净,除非你想独吞橙花海!你要想明白,现在橙花海不是你自己的!”

  “你!”楚橙气得双手攥拳,她没有想到资深老牌的制香师慕可居然可以说出如此的话,她表示遗憾。

  还有气愤。

  “我不想独吞橙花海,况且橙花海的盛期已过,你们想要叶子,与花都可以,只是昨日清晨的小雨含有一定量的硫酸,侵蚀了花叶,如果将这批橙花与叶进行生产,容易引起香水污染,我建议必须全部销毁。”楚橙鼓起勇气。

  “你,好大的口气,谁给你这样的权利?”慕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楚橙,眼底的轻蔑丝毫未减,反而加浓,这时有一位制香师走过来,盯着楚橙道,

  “别以为上了龙总的床,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这里不光生产精油纯露,还生产香水,而制香这一块是慕主任说了算!这是公司赋予慕主任的权利!”有人故意讨好慕可。

  楚橙被气得小脸胀红,她不得不后退一步,现在眼前一片人海,咄咄逼人,她望着眼前的景象,十分失望,

  “慕可,原以为你会以大局为重,三天前的检测,与今天早上的检测根本不是一个结果,哪怕是早上与晚上的报告都可能不是一个结果,你为什么不再检测一遍,再送橙花入炉?”

  “本部门检测过了,不需再检!”慕可高傲的扭过头道,“我从事制香业已经十年,每年的产品从未出过问题,百里花香的香水精油是业内的质量保证,何况只是香水,不过只在皮肤上涂抹一两滴,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小题大做!”

  慕可说完就砰的一声关上门。

  会议室里的笑声却从未中断。

  那一种嘲笑与讥笑让楚橙的指甲陷入掌心,刺得她一阵发疼。现在,怎么办?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