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很有味道

更新时间:2018-05-03 15:57:43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752

8808房间门口,安箫早已等候,等楚橙来到,便熟练的打开门,伸手一摆,邀请楚橙进去,她愣了下,目光看了眼房间里面,心里有些吃不准。

  这是一间总统套,楚橙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屋里,一眼就看到客厅里一侧的敞开式书房,正伏在案上认真看文件的龙啸渊侧影。

  灯光下,他上身着白色的衬衣,袖口微挽,身姿端正,侧睫浓浓,少了一丝工作的冷唳,却多出一丝与众不同的专注。

  屋内很静。安箫轻步离开,留下楚橙一人伫立在硕大的空间里,呼吸都不太畅通。

  很久,有一道磁质优扬的大提琴和着节奏而来,乐感很美,“坐吧!”他并没有回头,而且直接在电脑上劈里啪拉的打着文字,手速很快。

  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扫了一圈华丽的屋内装饰,干净的波斯地毯,昂贵的墙壁绘画,璀璨的水晶吊灯,没有哪一件不是价值连城,尽管只是酒店!

  她坐在客厅上的单沙发上,双手绞在一起,她还是紧张。

  心里有怨气,有不安,还有更多的怀疑,他叫自己来酒店做什么?

  侧过头,凝视着那一张专注的面孔,楚橙的心里咯噔一下,不得不说专注的男人更让女人沉迷,而龙啸渊则更属于这一类人。

  就像六年前,甚至更久前,她站在霍霆川的不远处,静静的望着他专注的绘画,他看的是画,而自己看的是霍霆川,她呆呆的凝视着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冥冥之中,就像回到了六年前。

  “你喜欢我?”忽然一道冷冽的夹着戏谑的声音响在耳边,楚橙吓了一跳,她赶紧敛回神思,收尽视线,红脸低头,然后才昂起一张平静的小脸,装作镇定自若道,“你太自恋!”

  这个男人有些张狂。

  “看我这么久?还说不喜欢?”龙啸渊似乎没有打算进入正题,而是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葡萄酒就那样斜倚在高背沙发前,样子有了几分慷懒,但这个样子却有一种成熟的美,美得就像六年前喝醉酒的霍霆川。

  难道?

  楚橙有些心神不定,眼睛在一片灯光下扑逆迷离,她也不知道谁是谁。

  如果是自己猜测的第一个想法,龙啸渊本身就是霍霆川,只不过是装出来的,那就太可怕了!

  她想起一首苏轼的词里,词的解释里曾有这样一句话,人而似鸿,鸿而似人,非鸿非人,似鸿似人。

  不不!不管他是霍霆川也好,龙啸渊也罢,哪怕是霍霆川拍戏的替身也罢!自己以前曾想过,只有一个办法驱除烦扰,那就是远离他,甚至是他的影子,他的一切都与自己统统没有任何关系!

  何况他以卑鄙的手段收购了橙花海,捆绑了自己与橙花海的自由。

  “许多人喜欢你,并不包括我。”楚橙铿锵有力的回答,惹得龙啸渊薄薄的玫色薄唇勾起,勾起的角度在灯下有些迷离,炫着一种魅惑的色彩。

  楚橙怔了下,扫过一眼墙上的钟表道,“龙总,如果有工作,我可以尽量配合,如果没有工作,我还要回家,这是下班时间。”她不惧他的财权之势,向他发出自由的挑畔。

  看到楚橙已从沙发上起身,龙啸渊搁下红酒,转身从桌上拿出一份文案,精准扔到她所坐沙发跟前的茶几上,“这是一份报告,你看看。”

  她瞥过他信任的表情,转眸低头仔细的看起报告,边缘有绝密的字眼。应该说这是一份刚出炉的新文件,而他却这样交付给自己?

  惶恐不安,还是受宠若惊?

  她内心腹诽。

  他和她之间未曾达到这一种完全相信任的默契。

  怀着一种错综复杂的心境,楚橙去看报告:

  “这是一份最近收购花海的清单,包括养护细胞液的胡萝卜籽、罗勒、月桂、洋甘菊、迷迭香、玫瑰草、天竺葵;”

  “促进胶原蛋白的印度檀香、乳香、白松香、花梨木、广霍香等;”

  “还有抗皱系列的茴香、橙花、玫瑰、百里香、胡萝卜籽、广霍香、德国洋甘菊、迷迭香、天竺葵、玫瑰草等等。以上我们有的,可以考虑扩大种植面积,没有的进行收购,让四季的花草都绽放在百里花香;还有在这里不能生长的,可以采取空运方式!”

  楚橙微愕,没有想到龙啸渊居然对百花精油了解这么多。心底莫名的腾起一丝怪怪的情绪,这情绪源于这些有生命的花花草草。

  “甚至,可以推广进行温室种植,以减少花期带来的产品骤减。”龙啸渊说出自己的方案,“何况每一种花的周期不一样,或长或短,你应该想一想消费者的护妆品不应该是随着季节而逝,而是四季不败!”

  “我同意。”楚橙由衷表示自己的建议,然后道,“如果想收购这里的所有花海,这件事得和沙丽夫人进行友好的沟通,毕竟公爵遗孀的影响力还在,如果她不同意大面积收购,我们会很被动。”

  我们……她说完就后悔了,她和他之间永远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怎么可能是‘我们!’,从他收购橙花海的那一天起。

  而龙啸渊的眼底则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只是一瞬间,她没有看到。

  据楚橙所知,沙丽夫人也有几片花海,是温南公爵保留下来的,最重要的是这几片花海间隔着其它几处大面积的花海,如果统一收购,势必为难;如果不统一收购,其它的花海将分裂开来……

  夜渐渐深下来,

  窗外的灯火萦萦而上,楚橙说得有些口干舌燥,扭头,看了眼窗外,她欠欠身子,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她直接从沙发上站起,“龙总,超时了。”

  “嗯。”他犀利的眸子扫过她那一张花瓣似的干燥的唇,转身从桌边倒了一杯茶,搁在茶几上,“可以喝一点再走。”

  她犹豫一下。

  龙啸渊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他知道她担心什么。

  握起茶杯,坐下来,她啜饮一口,唇间绕着一股熟悉的味道,橙花茶?她的心渐渐安宁下来,她喝尽茶,起身离开,她有一句话压抑在胸口,很想问,你到底是不是霍霆川,但是她抬眸,触及那一双黑夜如星的瞳仁时,莫名的退缩了。

  她想知道,却又不想再知道。

  知道与否,结果却是只有一种。

  夜色美好,平安相处,待岁月绵长,何尝不是一种和谐,这不是自己六年前曾所期望的吗,不求所得,不求所占,只求远观即可。

  哪怕他真的不是!

  风不动,云不动,星河千转,人安宁。

  临出门前,龙啸渊半挽着袖子,端着一杯优雅绵香的橙香茶,倚在高背沙发上,暗哑诱惑的嗓音在寂静的空间响起,“茶很有味道!人亦然!”尾音很长,长到快要长出翅膀飞到她的发丝,脸上……

  而且他的目光渲染着炽烈,火焰,骇得脸色发红的楚橙夺门而逃,而龙啸渊则将橙花茶里的一瓣橙花一嘬而尽,缓缓咀嚼研磨。

  开着敞篷车回去的路上,楚橙心情格外轻松。

  她凭暮春的吹拂着自己的脸颊,她想,橙花谢了,来年的橙花海一定更漂亮;可是沉重的心情却随之而来,今年的橙花海一瓣也不能再用了,否则便是亵渎了这份工作。

  她忘记了说。

  另一处华丽的酒店,

  楚青寒一边在化妆柜前卸妆,一边道,“泰落以前从不多关注女人,这次竟然直接跑过去和妹妹握手,我在想,妹妹真招人喜欢!”她故意说,眼角的余光却是瞄向了侧躺在长沙发上的霍霆川。

  霍霆川未语,但脸色渐变。

  “有一件事,能不能麻烦你?”楚青寒起身来到霍霆川跟前,纤软的手指勾着他手臂道,“如果有机会,能不能劝妹妹回一趟家,上次打过电话,爸爸都气病了,再说伯母一向喜欢妹妹,我想让妹妹回去一趟也好,毕竟长辈们都牵挂她?”

  “够了!”霍霆川烦燥的打断楚青寒道,“以后不要再提她!”他一脸怒气,拂下楚青寒勾在自己臂上的手,起身离开沙发。

  楚青寒的眼角渐渐露出一丝狠意,霍霆川真的不在乎妹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