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旧花已落

更新时间:2018-04-27 17:06:3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135

郊外,一片空气清爽,繁花漠漠。

  橙花海像锦帐般的横铺于天地之间,白花如雪,碧叶如波,互镶其中,浑然天成,美不胜收。

  楚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上了山,看着空山新雨后的橙花,眼底一片温柔。

  忽然,清风吹来,她嗅到一丝酸涩的味道,不是甜香,更不是那一种自然的苦涩与鲜香并存的橙花香,她紧走几步,小心翼翼的穿行在橙花海,双手极谨慎的掠过花尖。

  旧花已落,新花正在摇曳;

  她不禁生出几分慨叹,新旧总要交替,就像人一样,总有一天你会老去。

  弯身捡起地上一枝橙花,她放在唇上,仔细去嗅,有一种雨水的湿润,还有一种泥土的芬芳,更是夹杂着一股隐隐的酸涩,她感觉不太妙,将花瓣搁置掌心,仔细端详:

  花瓣泛黄,不是那一种沌洁的色彩,像是被人蒙了浅黄;

  这不是她的橙花,她的气息刹那间急促起来,这真的不是她的橙花,她的橙花是那一种幽雅的香气,是空谷之中的美人,是能迷倒所有人的甘而不烈,醇而不浓的香,还是能沁入心脾的那一种清冽,这不是那一种味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橙橙,你在干什么?”安娜也跑过来,拨开花枝,她静静的注视着橙花海之中一动不动的楚橙,“你是怎么了?”

  “糟了!”楚橙一手执花,一边远望着茫茫一片的橙花海,心里五味翻腾,她不相信一夜后怎么会这样。

  “到底怎么了?”急脾气的安娜着了。

  “这花不能用了。”楚橙极为肯定的声音,却掺杂着更多的伤心与无奈,眼角一片水雾轻轻盈起,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可是!这花儿明明好好的,到底怎么了?”安娜的嗓门大了起来,声音迎风飞出去老远。

  “花受到污染,不能再制作任何精油纯露,甚至香水。”楚橙的神色有些悲凉,这么一大片,包括叶子都能制作很多东西,不过今年的一切白废了。

  “哪里受到污染?”安娜不相信,左瞧右瞧,指着橙花瓣,“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闻闻!”

  安娜折了一支放在鼻尖上轻嗅,“是有一点酸酸的味道,不过也差不多,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如果是,我们可以向公司申请可以采取人工降雨去除这一种味道。”

  “我担心去不了。”

  “啊?这几年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安娜无措的抱憾着,“怎么会这样呢?”她还是不太相信眼前的事情,“几十亩的橙花海,说不行,就不行了,这得多大的损失?”

  正在这时,

  碧绿的草地上,迎来两道颇为熟悉的身影,楚橙一看,握着手中的橙花转身就走出橙花海,然后准备进红房子以躲片刻。

  一身白衣的楚青寒缓缓向前,脸上露出殷殷的笑意,让人看起来很纯净,安娜抬手捂嘴尖叫了一声,“啊!你是不是我家楚楚?”

  “你是?”楚青寒本来想冲进红房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挡住她。她不得笑着停下脚步,温和的问安娜。

  “我……我……是楚楚,粉!真粉!”安娜激动的语无伦次,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纯版偶像。

  “我还有事。”楚青寒想去找楚橙。

  下一秒,安娜上前一步,“楚楚,能不能签个字,合一张影?”

  “好。”楚青寒略有一点不耐烦,但不想影响自己的形象,只得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拿起笔替安娜签名,然后又笑着让安娜自拍了一张合照。

  霍霆川赶到的时候,山上起了一点风,他急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上来,给楚青寒披上,而楚青寒则故意含情脉脉的一笑,惹得安娜感觉这个时刻都是幸福的。

  幸福的CP!还是真实版的!

  红房子里,楚橙看着窗外这一切,微阖眸,感觉已经平静了许多,多少年的山盟海誓早已化成一片过眼云烟。

  手指掐着门板,指甲都不由的掐进木屑里。

  这是自己的错误。

  “青葙!”楚青寒站在门口,一副苦口婆心的劝道,“有时间给爸妈去个电话。”

  楚橙没有吭声,只是指甲陷入木屑更深了。

  霍霆川一把拽过柔弱不堪风的楚青寒,“家里的事情别再管了,心若野了,想召也召不回来。”他咪着眼睛看了眼红房子,扶着楚青寒向着那一片白茫茫的橙花海走去,与橙花海相接的地方涌起一片淡淡的晨雾,而映着阳光,一片浅色的薄纱笼下来。

  “一会儿影帝就到了。”霍霆川看着这一片洁白素雅的橙花海,恍似有一点失神。

  “好。”楚青寒随着霍霆川的搀扶来到橙花海的另一端,那里有一道华丽的男人身影,正完全的笼在阳光下,身材瘦长,临花而立,却是一身桔色小套装,头上顶着一顶拉风的绅士帽,身后跟着两名助理。

  他就是泰落,时代小鲜肉里的鼻祖,万能偶像。

  “我自己能走。”楚青寒松开霍霆川缓缓朝着影帝的方向走去,一名助理也跟上来,扶起楚青寒,“楚小姐,慢一点,水露沾湿了衣服?”

  “没有备用的吗?”她责怨的看了眼助理,眼底有恼火。这是她和影帝第一次合作。助理这么不上心?

  “没来及……”助理眼神慌乱的垂下去。

  “算了!”楚青寒甩开助理的胳膊,上前几步迎上泰落,“泰先生你好。”她伸出白皙的手。

  “楚小姐好!”泰落晃晃头顶的帽子,却没有将手伸出来,扬眉看了眼薄雾浓浓的方向道,“如果你从那片薄雾里走来更好一些?是不是导演?”泰落身后陆陆续续的跟上许多人。

  “差不多,这里色差上镜不会太差。”

  “好。”楚青寒忍着气双手提裙离开,助理后边也提着裙子,二人向着那一片晨雾初现的远方走去,这时楚橙打开红房子,站在红色的窗棂前,望了眼远处的橙花,她还是不放心的想看看橙花有没有可用的。

  于是她穿着白裙子走出来,穿的是自然束腰的那一套旧式的白裙子,适合采摘花的,她提着花篮像仙女般行走在花海之间。

  她恰巧被拿着望远镜的泰落看到,他惊叹,“这世间还有如此美逸的女子!”周围人都以为说的是楚青寒。

  吩吩附和,“青寒小姐太迷人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