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如果我想

更新时间:2018-04-27 15:47:59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273

一手撑门,另一只手臂撑墙,他完全将她包围,俯下身子,鼻翼轻动,阖目,留下长睫卷卷下的一抹,像素描的暗影。

  仔细嗅着她黑漆漆的发丝间的味道,他深深吸一口气,那一种婉转绵长,却微微苦涩的苦橙味道在鼻尖,肺腑绵延,最后扩充到大脑的细胞层之中,他的头俯得更低了。

  楚橙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跟着张得大大的,这一种龙啸渊主动凑上来的景象,她是从未想过的,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他和她不是对峙中的敌我双方?

  因为收购橙花海。

  前几次纯粹是意外之中的意外,根本不存在,她和他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他和她之间除了冷面相对,就是焰火不相容。

  霍霆川与他的样子她在脑海里交叠出现。

  薄唇间的热气夹着琥珀手钏间的清香开始像晨雾一般的萦绕,一缕缕的,像丝一般的将她完全包围。

  她的呼吸陷入这一团迷雾之中,有些乱,甚至像被风吹得四处凌乱,找不到一处安栖的地方。

  薄凉的唇抵上的刹那间,她的粉唇立时像受到一种热烈与冰冷的两重召唤,她僵涩的干渴似乎在那一刻犹为明显,甚至全身进入一种沙漠化的干旱之中。

  她的胸口一起一伏,像是橙花海浪涛,汹汹欲发。

  湿润,软嫩,像是沾过微雨的橙花,娇艳欲滴,他似是品尝到佳肴……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细细的高跟鞋音,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那一种风中的凌乱瞬时平静下来,她的脸像染了秋天的胭脂,格外透红盈亮。

  抬脚狠狠的踩过龙啸渊昂贵的一尘不染的意大利手工皮鞋。

  嗯!

  头顶一道闷哼传来,她以为他就要放弃的时候,没有想到,他的一只手直接从门上滑下,生生落在她的肩头,戏谑的大提琴低低响在她的耳边,似鼓如筝,“刹不住闸!”暖昧得像染了火。

  她的唇终于松了口气。但那一抹琥珀香却纠缠不清的缠上来,她恼恨。

  “那是你的事!”急得满脸通红的楚橙欲再抬脚的时候,却被龙啸渊一个利索的身子躲过,而另一只手带着娇弱的楚橙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华丽旋转,二人马上就调换了位置,龙啸渊身体贴近门口。

  带着血色琥珀手钏的左手,只是微微一捞,楚橙就那样猝不及防的倒入龙啸渊怀中。

  她被撞到鼻子,十分酸痛,他身体是钢板吗,她猛的想弹起身来,没有想到,他的手臂直接扣住她的后背,将她抵在他身体的势力范围内。

  身体完全贴在一起,楚橙隐隐感觉到男人有一种灼热正在膨胀,她骇了一跳,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刹不住闸!

  刚才只以为是那一抹吻。

  耳垂都染红了。

  她完全像一只受惊,且正在惊慌失措挣扎的小兔子,“你放开我?她喘着细气,带着一股怒气,“我不是你玩弄的对象!”

  “如果我想!”他嘲弄的下巴顶在她细软发丝的头顶。字正腔圆。流露出一副势的必得的流氓语气。

  细细的鞋跟声越来越近,她的脸更红了,感觉有一种被偷,情的感觉,她不得不压低声音道,“龙啸渊,我们只能是工作关系!当初你答应的!”

  “现在不是当初!”

  “你反悔!”楚橙气恼了,这个家伙太过份了。

  “合同未写!”龙啸渊眼睛弯下来,眼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感觉,盯着眼前这个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的女人,他有一口咬下去的冲动。

  “卑鄙!”

  “我不是某抠图明星的英文别称!”龙啸渊似乎对玩文字游戏很感兴趣,他对这个满身上刺的女人充满了兴趣,人家女人巴不得往自己床上爬。

  她可倒好,生怕和自己沾上关系,自己是洪水猛兽吗?

  肚中鼓起来的气,刹那间瘪了下去,突然间楚橙想起在厕所遭受的被伯伯吻过的事件,她的心一下子跌下泥沼,她刷的抬头,双手攥拳,“让我出去!”她咬牙道。

  绝不能再重演!

  砰砰砰!

  敲门声传来,打鼓般的响在楚橙耳边,她趁机掠过微怔一秒的龙啸渊,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噌的双手用尽全力推开他,夺门而逃。

  “吁!”她走得急,险些撞上正在敲门的秋秘。

  “哟,楚小姐,出门得看路!”秋秘不饶人的红唇盯着楚橙胀红的脸,还有匆忙的身影,眼睛都瞪圆了。

  这一次可是抓了现形!

  “什么事?”龙啸渊的脸上一片青黑,黑压压的像一黑乌云直冲脑门,秋秘感觉形势不好,后悔将手中的报告拿过来了,都是安箫说得太重要。她心头暗倒苦水。

  “这是安助理交待的报告。”秋秘低头迅速将报告搁在桌上,转身匆匆离开。

  撒丫子离开的秋秘在关上门的刹那间,纤白的手指直拍自己胸口,“吓死了,不然奖金又飞了。”这个她们都知道。

  冬哲向她招手嘘着声音问,“怎么了?看你吓得。”

  “没看到那个女人红着脸,匆匆离开的身影,八成是龙总交腿了?”秋研回到座位,若有失神道,“这个女人本事真不小,我们倒是小看了她!”

  “啊?交腿?”冬哲有一股懵圈的架势。

  “有一腿!”夏莉扔下手中的化妆品道,“这还不知道?”

  “谁发明的?”

  “我!”夏莉扑的一声笑了,惹得冬哲翻了她好几个白眼,“我说,我怎么没听过这么新奇的网络名词?”

  “行了!”秋研打断他们,若有所思的皱着眉,“我想龙总八成是玩玩,怎么可能当真,再说灰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案例可是少之又少,只是上床,又不是上宅上婚,所以排队的再慢慢熬吧!”

  “什么时候龙总多看我两眼,我死也心甘!”夏莉眨眨妖绕妩媚的大眼睛。

  “你现在死了,保证龙总多看你十眼!”秋研扑吃的一声笑了,打趣着夏莉,冬哲也跟着笑起来,这时安箫走过来,看到三个秘书正在笑,不由的故意板着脸道,“想罚款?”

  笑声嘎然而止,秋研秋波抛横,“安特助,你这么吓唬我们弱女子?”

  “你们是弱女子?唇枪舌剑,防不胜防。”安特助说罢,直接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神情变得颇为凝重。

  “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几个秘书又在八卦。

  “哪有,所有的大事,都赶不上姓楚的勾引龙总事情大!”冬哲悄声道,“若是其它人,我们倒也认了,可她明明刚来公司?不会是狐精转世吧?”

  “过了新鲜激情,男人就淡了。”秋研老成持重着,“别看她能勾引龙总,不过下场一定凄惨,我们等着看热闹,百里花香的女人个个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