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自作自受

更新时间:2018-04-25 16:40:0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429

一座豪华酒店的经典套间,

  霍霆川扶着半躺在沙发上的楚青寒,低头俯视着她脚踝道,“要不,我们去医院?”

  “不用,用冰柜里的冰棒敷敷就好了,你陪着我,我就哪里也不疼。”楚青寒一只雪白的手臂勾着霍霆川的手,一边晃着身子撒娇。

  尤其是那浅粉色的绸质无痕睡衣,肩膀吊带都垂下来,隐隐的露出一片波涛汹涌,令人想入非非。

  霍霆川自然是看到,他深浓吸了口气,抬起另外一只手将垮下去的睡衣替她拽好,一边责怨,“以后别乱跑!”

  “我知道啦!”

  “不过,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楚青寒小心侧着头,眉眼仔细的观察着霍霆川的脸色,“说好,你可不准生气。”

  “怎么?”坐在软榻上的他温柔的将她脚抬在自己腿上,指腹轻轻的按摩她的脚踝。

  “那一只玉质的橙花耳坠,妹妹自小一直喜欢,这次再遇到妹妹实属不易,我将耳坠送给她,希望她能理解我的苦心?去看望爸妈,然后一家和美?”眼角的余光静静的注视着霍霆川的动作,他一直听着,中间只是微顿了下按摩的指腹,

  “你不许再生气了!”楚青寒故意撅了红色的樱唇。

  “那是我们相遇……”霍霆川只说了几个字,却被楚青寒白嫩的手一下子捂上嘴,她不许他说下去,娇嗔着说,“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们彼此拥有,最重要的是精神与灵魂,所以这件东西就算我未经你同意,擅自作主了,好吗?别再生气了!”

  她开始用江南软软的吴语发娇。

  他吻过她那带着香气红润白嫩的掌心,长臂一揽将她拥入怀中,抬头望着窗外的月光道,“天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来看你。”

  “好。”楚青寒撒娇的吻过霍霆川的脸,然后小脸迅速扑红。

  霍霆川一离开,在听到关上门刹那,她立刻站起来,将房门反锁,然后拿起沙发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长途,

  “爸!”楚青寒恢复到一种冷静的状态,声音很沉重。

  “怎么了?青寒?”楚柏年担忧的问女儿,“是不是水土不服,有没有生病?”

  “我很好,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们。”楚青寒的眼睛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凶光,夹着窗外的月光,尤为的寒冷。

  “说吧。”

  “我看到妹妹青葙了。”

  “啊?”楚柏年只是啊了一声,然后好久都没有回音,楚青寒只能电话这头听到父亲的唉声叹气。

  “爸!”楚青寒提醒父亲。

  “青葙还好吗?”

  “她……”楚青寒似不忍出口。

  “怎么样,你到底是说话啊!咳咳咳!”楚柏年急得气息起伏不定,声音发粗。

  “她和以前一样,不知检点,和别的男人鬼混,霆川也看到了……”不等楚青寒说完,楚柏年气得一巴掌啪在桌子上,震得这头的楚青寒耳朵里传来轰轰的嗡鸣。

  “爸,您别生气。”

  楚柏年嘶吼着,“把她带回来!”

  “她不会跟我走!”

  “绑也要绑她回来,要不,我亲自去绑!”楚柏年的气息喘得更粗了。

  “爸,我会劝劝妹妹,您别生气了,不过妹妹说,她恨你们将他赶走,如果要她回去,她说……除非让尸体回去!”楚青寒无可奈何着,

  “我给她说准备将霆川让给妹妹!结果妹妹却说,男人的身体天生都是一样的!她不差这一个!”

  “楚家没有这样的女儿,以后她的事不要再提,我死了也不会让她送终!孽子!”楚青寒再没听到任何回音,她摞下电话,仰面躺在床上,眼底的阴冷越来越浓,“楚青葙,跟我抢男人,你还嫩点!”

  第二天早上,听到霍霆川过来敲门,楚青寒迅速用纸巾沾了许多水渍,然后扑在脸上,她感觉很像了,才缩卧在沙发拿着手帕低泣。

  她提前已经将门内锁打开,只要霍霆川输入密码能进屋,当他冲进房内,看到的景象就是不停抽泣的楚青寒。

  他一把捞起沙发上的弱小身子,“青寒,你怎么了?”

  “我告诉我爸妹妹的下落,爸爸生气了。”

  “哦。”霍霆川叹了口气,“本来,我想告诉母亲,让其代为转告,这样稍微妥当,既然你告诉了伯父,那我就不再费周折了。”

  “我爸还说死了,也不让妹妹送终,我很伤心!”楚青寒哭得更加伤心,最后眼圈都揉红了。“以后,我们暂时别提妹妹的事情了,以免我父母年事高,受不了!”

  “好,看你,不要伤心了,青葙是自作自受,看看你的样子,今天还怎么拍戏,我还想给你画一幅画儿,等到下次展览的时候,是我的首作。”霍霆川温柔的劝她。

  “霆川,我只是想帮妹妹回家!可是……”楚青寒哇的一声哭出来,哭得撕心裂肺,令人动容。

  “回不回家是她的自由,若她不想回,我们也不劝了,各人自有天命!”霍霆川安慰着她,然后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道,“走,我们去吃早餐,今天请假,不拍戏,我带去你去一个浪漫的地方,对了,戴上墨镜!”

  “好。”楚青寒终于止住了哭泣。

  上午八点钟,

  楚橙准时赶到了办公室,安娜比自己先到一步,因为自己又送了一趟小笼包,一进门就听到安娜的微呼,“橙橙,看看你?”

  “我怎么了?”

  “一双超级熊猫眼!昨天晚上出去你泡猛男了?”安娜故意取笑她。

  “哪有。”楚橙眨眨眼睛。

  “对了,”安娜道,“糟了,我们昨天没有买职业装,今天不会又要扣钱吧,挣个钱比啃石头还难,罚钱就像刮大风。”

  “这是你的,这是我的小一码,看看合适不?”楚橙示意二人反锁门,然后换衣服。

  刚换完衣服,门就敲响了。

  琳达是百里花香制香师主任慕可的助理,一身正装的她看了眼楚橙道,“楚小姐,慕主任开会,请马上过去。”说完,她上上下下扫了眼楚橙他们,一副倒是比第一天上班来的时候规矩多了。

  “好。”楚橙点头。

  安娜不理解了,“昨天安特助不是说,我们部门直接对龙总负责吗,这个姓慕的是哪里冒出来的葱花?”

  “好了,我们先过去看看。”楚橙不知道慕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慕可是百里花香的头牌制香师,管理着公司的所有制香师。

  不过自己是新人,也不好太扎眼。

  制香师的会议室,

  一身黑色职业装的慕可端坐在会议桌的最显眼位置,两旁是各位制香师,左边主打精油,右边主打香水。

  楚橙与安娜走进来,刚要坐下去的时候,这时刚才通告开会的琳达道,“安娜,你是制香师吗?”

  “我还没有拿到证件。”安娜有些没底气。

  “既然不是,请马上离开会议室!”琳达嚣张的盯着安娜道。

  “你!”安娜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她甩甩头,“不是制香师,公司给我们每个制香师发工牌做什么?”

  “那是行政部门的事!”琳达向着安娜走过来,继续撵她,“马上开会,你想耽搁大家的时间与生命?”

  “你!”安娜咬牙,楚橙朝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安娜才忿忿离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