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以老欺新

更新时间:2018-04-24 10:51:32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402

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楚橙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怪异事情,双眉紧锁。

  她现在对两件事有些迷惑:第一件就是龙啸渊,霍霆川难道……到底谁是谁?一定是科幻片看多了……她害怕的没有敢再想下去,;还有一件就是龙啸渊在红房子呆着做什么,呆了多久?

  最后,她想到自己竟然胡语,说屋中的男人是自己男人。他没有听到吧?她很想诅咒龙啸渊那时变成一个聋子!什么也听不到,么么哒。

  消逝在时间遂道。

  “妈咪?”小笼包被安娜接过来,放下书包,一眼就看到客厅背着身子站在窗前的妈咪,肃静的像一尊雕像,还染了一层斜阳的光芒,有些像颓丧的女神范儿。

  感觉儿子拽自己衣襟,楚橙扭过脸,一眼就看到草盖头的小笼包,她蹲下身子,抬手抚过儿子的小头道,“赶紧去洗白白,然后我们吃饭。”

  洗白白!小笼包脸上露出一股惊悚,然后很快低头扭着小肉腿走开,内心一个恐怖啊,他想到自己曾想让妈咪给那个厕所伯伯洗白白……

  多亏前两天在超市遇到的伯伯变得又年轻又帅,又多金,这样妈咪给他洗白白也不亏。

  看着儿子一脸蔫蔫的神情,楚橙赶紧走几步,拽住儿子肉肉的小胳膊道,“在幼稚园不乖?”

  “没!”小笼包晃晃头。

  “打架?”楚橙担心。

  “没!”

  “到底怎么回事?”楚橙感觉头发快要燃烧了,儿子真让自己捉急。

  “没事,我失恋了!”小笼包长吁了口气。

  噗的,楚橙一下子笑出来,“小小年纪失什么恋?”

  “我暗恋的洋娃娃同桌调走了,来了一个流鼻涕的小家伙,我不喜欢!”小笼包躲开妈咪伸过来抚摸自己的头,直接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他就偷偷的笑了,妈咪有时犯呆萌蠢!

  他总不能跟妈咪说,自己让她给伯伯洗白白的事情吧!

  或许是恐怖,惊悚片!

  叹了口气,小笼包洗了脸,想到另外一件关于厕所伯伯的事情,他不禁对着镜子笑了,然后迈着小肉腿走出来。

  “妈咪第一天上班,开心吗?”

  “还行!”楚橙感觉一天不顺心,不过,她觉得自己要适应公司的工作。为了儿子,为了生存,即便是恨龙啸渊,她也不能跟薪水过不去。

  谁让她,要养家糊口。

  小笼头昂头小脑袋,带着十分好奇的眼神问,“妈咪,今天有没有特别的人给你电话?”特别的人四字他咬得又重拉得又长。

  “特别的人?”楚橙正端餐盘,咀嚼反问。

  这时门开了,安娜推门走进来,耳朵立刻就听到这一句,不禁一边换鞋,一边问,“什么特别的人?”

  “我有一个棋友,我们约好,他这两天给我打电话。”小笼包灵机一动,这个给妈咪介绍厕所伯伯的事情,可不能漏馅了。

  “没有人打电话。”楚橙接着又去了厨房。

  安娜问,“你不是有手表电话吗,能加好几个人。”

  “我用妈咪的方便。”小笼包赶紧别过脸,不再看安娜,他心里祷告:宝宝撒谎不是故意的。

  “嗯,如果有打给你,记得告诉我。”小笼肉坐在椅子上,瞄了妈咪一眼,很快注意集中到餐桌上,看着香喷喷的鸡腿,立刻用叉子叉了一只放到自己碗中,“妈咪赶紧吃,一会凉了就不好了。”

  吃起鸡腿,小笼包似乎忘记了刚才‘特别的人’事情。

  冲完手,安娜坐在一旁,有些垂头丧气着,“今天真倒霉!”

  “怎么了?”楚橙一边盛饭,一边问安娜。

  “我今天不是大姨妈来了,然后就下楼,去趟超市,买了姨妈巾,其实也没有多久吗,二十分钟,结果回来,就看到那个水蛇腰的妖精秋秘书,她说我没有请假,私自外出,属于旷工,立刻罚了我五百块!”安娜好一顿倒苦水。

  “什么?”楚橙愣了,“这么多?”

  “可不是,秋秘书还说,要我买一套职业装,说我穿的这身像是大街上上卖破烂的,气得我鼻子差点歪了!”安娜一脸怨气的嘟嚷着。

  “安娜阿姨,你的鼻子没歪!”小笼包啃完一只鸡腿,咂咂嘴巴道。

  “当然!不然我早把秋秘的鼻子打歪了!哼!”安娜长长的呼了口气,然后低下头,她问楚橙,“你说,是不是百里花香的员工针对我们?以老欺新?”

  “不是。”楚橙将饭放到安娜身前,也坐下来,一本正经道,“首先,我们着装确实不符合公司制度,主要是我这两天生气收购的事情,而忽略了这件事;还有,以后外出要跟上级打招呼,我若不在就告诉慕可制香师一声。”

  “她毕竟是整个公司的制香部主任,打一声招呼也表示我们尊重她。”楚橙重复道。

  “我知道啦!”安娜不满意的晃晃拳头,“再有下次,我一定给她们好看。”

  “我们按制度办事,他们不会给我们找事。”

  “这次就算了。”安娜尽管有些不乐意。

  小笼包听到大人聊公司的事情,吃饱就离开了餐厅,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去下棋,安吟天下没在线,他有些遗憾的关上围棋,然后打开了游戏。

  后来,小笼包查找安吟天下的资料,仔细的查看:

  男30岁,

  喜欢吸烟,爬山等。

  空间里有各种名牌的打火机,有的像古董,有的像新款,甚至限量版……

  身高,185。

  背影很潇洒!可惜看不到正面……

  小笼包小肉手按着鼠标看了又看,备注了一个名字备胎,如果厕所伯伯真的不行,这个安吟天下当妈咪的二次备胎也不错,看样子,不是有钱人收集不起这么多名贵的打火机。

  这个人以后应该不会让妈咪受太多的苦。

  屋外传来推门的声音。

  他似乎听到是妈咪的脚步声,小笼包扭着小肉腿跑出来,冲到门口,“妈咪,这么晚,去哪儿?”

  “我落了一些东西在红房子,我马上去取。”

  “哦。”

  “在家听安娜阿姨的话,要乖乖的,记得哦?”楚橙抬手按抚过小笼包的头,耐心的解释。

  “嗯。”小笼包肉肉的小身体挪到自己的卧室,打开安吟天下,他居然在。

  “下棋?”小笼包问。

  “开始……”

  砰的一声,门终于关上了,小笼包知道妈妈离开了家。

  楚橙钻进车子,踩油门,敞篷车向着郊外疾驰而去,今天晚上有月亮,周围一片明亮。她想晚上的橙花海应该别有一番风景吧。

  很快,她爬到小红房子,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四处寻找,明明是丢在这个地方,怎么没有?楚橙低头仔细的扒开草丛,一寸一寸排查似的搜索,一个小时过去了,可是她什么也没有找到。

  她垂头丧气的站在月光下,望着这一片静谧的橙花海,她叹了口气,橙花耳坠当初是妈妈送给自己的礼物,而且是耳夹,小时自己一直带着,直到有一天被姐姐抢去……

  望着清浅的月色,楚橙想起:白茫茫的橙花海周围,各色蝴蝶翩跹飞舞的场景。

  寂静的红房子里,一双冷冽的眼睛凝视着窗外的一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