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还不嫌累

更新时间:2018-04-23 15:10:05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322

他霍霆川,和她相识这么多年,她总是一直锲而不舍的缠着自己,从来都是乞求能不能给她一次机会,甚至一见到自己,脸上就出盈出像花儿一样的微笑。

  哪像今天她的决绝!

  竟然还让自己离开。

  霍霆川莫名的发火,自己的骄傲绝不允许她来践踏,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大声的唳喝,“楚青葙,你玩了这么多年的暧昧游戏,难道还不嫌累?”

  “是的,我累了,请你放开。”楚橙冷静的回头,扫过一眼自己被扼住的手腕,眸底像平静的湖水般安静,没有一丝波澜;她更像伫立于橙花海之中的一枝橙花,随风安逸枝头,无欲无求,平静到世界都淹没了声音。

  此刻的霍霆川胸口更是一片烦燥。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如此安静的样子,他只记得原来,“霍川哥哥,我们玩游戏好不好,霆川哥哥,背我好不好……”她那时就像一块甩不掉的橡皮糖。

  他大手用力。

  楚橙的骨节被迫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脸色也跟着一片发白,她却没有喊痛,只是定定的望着眼前的霍霆川,她诧异了许多。

  浮想联翩。

  他刚才不是在办公室?

  刚才的脸膛不是蜜色的?

  可,

  现在,他的声音分明就是霍霆川,不像是办公室的那一位龙总?

  到底发生了什么?

  脑海里像突然涌起一片看不到前方的迷雾,重重叠叠,像幕影,她绕不过去。

  忽然,她想起一件事:龙啸渊的左手上一直戴着一串手钏,是血色琥珀,她猛的低头朝着霍霆川的左腕看去,没有手链,只有一只表!

  咚咚咚,

  心加速跳动。

  难道玄幻了?

  明明是一个人,怎么眨眼间有这么多不同?

  而且自己唤霍霆川时,他也承认了。

  以前为什么不承认?

  盯着这一张熟悉的白皙面孔,她想:这个才是自己记忆里的他!

  看她痴愣的望着自己的眼神,霍霆川眼底嫌弃更甚,“楚青葙,识趣一点,离你姐姐和我远一点!”他不丁的在她的头上怒吼。

  吼声惊得楚橙一下子从刚才的幻觉里清醒过来,腕上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少,她试着拽回自己的胳膊,疼。

  “霍霆川,你放手!霍霆川,你放手!”

  “咳,楚小姐!”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楚橙知道这是安特助,她更着急想从霍霆川的手中抽出,可是奈何自己力气太小,怎么也挣脱不出来。

  扭头间,霍霆川就看到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男人,上下一身黑色,穿着极为考究,看来此人来头不太小。

  “你是谁?”他冷冷质问。

  安箫一看到霍霆川问自己,不禁也愣了,这一张脸怎么这么像自家的龙总,他呆了一刻,方才静下来,看到那个男人抓着楚橙的腕子,而楚橙仿若正在挣脱,他淡淡的口吻道,“这位先生,请放手!”他带着一丝冷唳,好歹是百里花香公司的员工,不能这么被人欺负。

  而且安箫的口吻偏硬!

  看到安箫出口不善,霍霆川扭头盯着楚橙冷笑,“楚青葙,勾搭男人的本事倒是不小,眨眼就找了一个!不过,我倒想算算前天的帐!你为什么咄咄逼人的推倒青寒!”

  “我没有!”楚橙否定,她保证没有动过姐姐一根手指!

  二人完全将赶来的安箫晾在一边无法插话。

  “装,装,你只会装可怜,可是我不会可怜你!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放过你,青寒不欠你的!”霍霆川歇斯底里的吼道。

  震得楚橙耳朵轰轰直响。

  眼泪打着旋,差一点从她的眶中坠落,她真的没有推姐姐。可,他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她的心很凉,像被泼了一瓢冷水。

  “霆川!你们!”娇柔的声音从尴尬里漫进。

  二人均是一愣,首先是霍霆川迅速扭头,一眼就看到楚楚动人的楚青寒,着一身白衣站在门外不远处,双眸像是滴了水般的委屈与温柔。

  楚青寒静静的凝着霍霆川紧握着楚橙的手腕。

  松开大手,倏的一甩楚橙,霍霆川转身毫不动摇的就朝着楚青寒的方向走过去,一把抱住她,温柔的询问,“脚还疼吗?”他与刚才的冷漠嘶扯判若两人,就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般。

  被甩的楚橙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多亏安特助上前一步,扶住她,她表示感谢,然后目光望向不远处:门外不远处的男女亲密呢喃……

  楚橙的心还是被人狠狠的撕扯过,抬手抹了把眼角,转身直接去了机器房,看看萃取时间有没有到。

  “楚小姐,您没事吧?”安箫不放心的走进屋子。

  “我很好,多谢。”

  无聊的安箫很快又走出红房子,在山后一片肃静的灌木丛中,他看到一袭黑色西装的龙啸渊,赶紧道,“龙总?我去开车。”他看到老大侧脸一抹的黑青,所以很小心。

  一片安静之中,只能听到橙花海在风中发出沙沙相撞的声响。

  几秒后,龙啸渊道,“去山那边看看?”他指指另一处的洋甘菊花海。

  “好。”安箫抹了把额头的汗,貌似老大又看上这边的洋甘菊花海了,这一片不错,黄白相间,像一片应季的毯子横铺在地面上。

  天然!

  他要不要说,自己刚才看到一个与老大撞脸的男人。

  对了,老大不是和自己一起上山的,难道他没看到撞脸男,还是听见了什么……没听到什么倒是不可能吧!安箫的心里好一片腹诽。

  “天竺葵、玫瑰、茉莉,檀花……给你一个月时间!”龙啸渊指着山脚下的那一片五颜六色的花海,像是凌指天下的气势,无所不摧,势不可挡。

  “天哪!”安箫内心一片叫屈与不平,一个月时间,怎样才能收购这么多花海,不被人家拍死,就得被人家骂死。

  “收到。”安箫咧着一张苦瓜脸接下任务。

  “你下去吧。”龙啸渊站在山顶,俯睁着山下的那一片橙花,渐渐出神,橙花海已经快要变成一片碧绿的海,白花正在渐渐消散。

  他皱眉,点燃了一只琥珀餙烟,然后向着山腰处走去,浓而甘烈的琥珀香淡化了那迎风而过的花香。

  一道紫色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紫色伫立正在橙花之中,静静的注视着山下,龙啸渊不觉也跟着她的视线望了眼山下:一对和谐亲呢的背影远远的印进瞳孔,男的一身浅色衣衫,时尚个性,女的白色素雅……

  不大一会儿,龙啸渊来到红房子处,推门而入,里面静悄悄,偶尔传来机器运转的声音,坐在客厅,手指搁在桌上,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子,忽然他感觉指尖发潮,低头一看,指尖有水,而且桌上还有一个陈旧的本子已被几圈凌乱的水印打湿!

  他愣了。然后无聊的翻开本子,是一本日记……

  这时,一道强硬的声音传过来,“别动我东西!”似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