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请马上离开

更新时间:2018-04-24 17:26:4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791

百里花香公司,

  一大早,几个女秘书扎在一起八卦:

  “看到没,那个女人被安助理直接领进新办公室了,原来我们周末加班打扫卫生都是给她干的,太晦气了,龙总对这个女人这么上心,难道真的被勾引了?”冬哲叹了口气,橙色盈盈的唇抿起。

  “以前慕可手下的精油制香师,也没有这么大的独立办公室?关键是她竟然还直接向龙总负责?太让我生气了!这又给了她勾搭龙总的大把春光!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上次,她在沙发里窝着,那种狼狈的样子你没看到?衣衫微乱,头发反正是乱了,若说和龙总没发生什么,鬼才信?”秋研狐媚的大眼睛瞥了眼楚橙新办公室的方向,眼底像是洒了很多嫉恨的火花。

  “嗯。爬上龙总的床怎么着?说不定过几天就被甩了?”冬哲插了一句。

  “我们几个哪里不如她?娇情的贱女人!贱人就是不要脸!”夏莉咬牙切齿。

  “行了!”秋研直起身子,拽拽身上的紧身衣道,“我们别聊了,估摸着安特助马上过来,我们赶紧工作吧。”

  很快,帅气的安箫走过来,目光犀利的盯着刚刚坐好的几位美女道,“以后楚小姐需要什么,由冬秘全权负责。”

  “收到啦。”冬哲懒洋洋的回复一句,有些不以为然。

  安箫说完就直接走进了隔壁龙啸渊的办公室进行汇报,“龙总,楚小姐已安排妥当。”他看着一直处理文件的龙啸渊。

  “嗯。”

  “不过……”安箫欲言又止。他已经接到集团总部的多个急电。

  “怎么?”龙啸渊专注的批复文件,始终没有抬头。

  “集团那边许多事务等您处理。”安箫杵在门口,抬眼偷看未摞下笔的龙总,他不明白龙总什么意思。

  龙总向来在这样的分公司不会驻足超过一周。

  现在貌似超时很久。

  “都是废物?”龙啸渊不紧不慢的来了一句,令安箫吸了好几口冷气,都不知道如何回复。

  不过跟在龙啸渊身边久了,他还是清楚做什么,赶紧小心道,“龙总,主要是几个对外的项目需要您亲自过目?涉及资金太大,他们做不了主儿?”

  啪的,笔摞在桌上。安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以为龙总,总算听进去了。没承想他的老大竟然来了一句。

  “下周再说。”

  “什么?”安箫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还要再待一周?这龙总怎么了?

  这里什么都好,可是那边的项目急急急!

  这时,内线响起,安箫赶紧跨了几步,风轻云淡的接过内线,“你好,哪位?”

  “龙……总在吗?”楚橙发现唇有些僵涩,她不愿意找他。可是……没办法。安箫告诉她,她的上司直接是龙总,不是制香部主任慕可。

  慕可是制香部主任,对精油、纯露、香水等都有研究。

  安箫一手捂上话筒,一边向老大示意,“龙总,是楚小姐……”

  龙啸渊直接接过话筒,什么也没有说,只听得对方的声音很低,“龙总,我要去一趟橙花海?”

  “好。”

  楚橙摞下电话,长吸了口气,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答应自己。

  坐在这个封闭的办公室,她会不安,更会窒息,因为她可以随时看到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她不想这样跟他耗下去,那样,简直是浪费生命。

  穿好衣服,一身紫衣的楚橙直接走出办公室。

  安娜在屋内喊道,“能不能带上我?”

  “你得值班。”

  “好吧。”

  披上外套,楚橙走出来办公室,经过长廊的时候,就看到秘书秋研,她准备绕过秋研的时候,没想到秋研朝她主动开口,“楚小姐,我请教一个问题?”声音带着酸意与不屑。

  “请讲。”楚橙落落大方。

  “楚小姐,这是公司,不是作坊,你的窄袖泡泡裙不适合在公司穿。”秋研毫不客气的将问题提出来。

  见到楚橙未反对,继续侃侃而谈,“土洋暂且不说,太影响公司形象,还以为百里花香是一间人多一点的手工作坊呢?”

  十指蜷起,楚橙露出一丝僵硬的微笑,“谢谢提醒。”

  秋研踩着极脆的高跟鞋离开。她想:这个女人虽然很漂亮,但毕竟是乡野间的灰麻雀,怎么能配得上深渊里的蛟龙?哼!

  冬哲正好从另一边拿文件过来,听到了秋研秘书与楚橙的对话,不禁笑得合不拢嘴。

  赶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秘书台,对着正处理文件的夏莉说,“原来这个楚小姐是一只漂亮的剪花纸老虎,只被秋姐修理一次,就这么的老实,我看她被龙总甩也是指日可待了。”

  “是吗?太好了。”夏莉立刻转头,眉飞色舞,然后恨恨着,“我最讨厌不择手段爬上龙总床的女人,也不想着好好工作,只想床上卖力,不要脸!”

  走出百里花香大楼,楚橙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了眼门口镜子里的自己,一身泡泡裙,淑女温婉,不过在公司穿这样的泡泡裙确实不妥,虽然那个女人说话口气难听了一点。

  不过这些都是浮云,最让自己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工作为什么要直接向龙啸渊负责?

  她不想和他过多的接触,不仅是因为姐姐,而是害怕徒生烦恼。

  何况让他无情的收购了自己的橙花海。

  本想逃离他,却未想过她与他愈来愈近!

  心中一片柳絮纷飞。

  开上敞篷车,楚橙脚踩油门,直奔郊外的那一片橙花海,头发被风吹起,像飘过一朵乌云漠漠,飘逸极了。

  车子停在山脚,

  她提裙子向山上走去,橙花海绿色盎然,白色花逾日递减,因为花期即将过去,她不禁发出一声婉惜,‘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明年自己还能看到这一片橙花海吗?

  清新似百合花香的味道飘过来,还有一丝淡淡的苦涩在口腔里百啭绵长,是她熟悉的苦橙花味道,她真的不想离开这里,更不想坐在办公室与这里遥隔相思。

  闭上眼睛,允吸这里的空气良久,她才提花篮缓缓向着橙花深处走去。

  一束橙花,两种相思,难上眉头,却落心头。

  先是剪了一篮白色的橙花,又剪了一篮苦橙花叶,分别放进红房里有孔的架子上,然后封闭容器,再启动液体溶剂。

  一道急促的沉重脚步声愈来愈近,她不禁走出操作室,来到客厅,正要推门而出,没想到门被推开了。

  她的心一紧,像是被人倏尔给勒住,她呆呆的望着眼前高大俊朗的男人,不知所措,甚至忘记了转身躲避,等到她想要转身躲避的时候,男人冷冷的质问却迎面扑来,“你怎么在这里?”

  像是她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抬头,楚橙望着这个熟悉了多年的面孔,还是那样的白皙儒雅,面容干净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瑕疵,甚至精致的就像画中走出来的人。

  现在的他更像六年前的他!

  双手握拳,内心澎湃的她强装平静,她淡淡启唇,“我一直在这里。”不是给他打过招呼说自己要来橙花海?

  “你真是工于心计!”霍霆川面容冷静,而且眼睛里藏匿着一股莫名的嫌弃与憎恶。

  “呵呵。”楚橙只是轻轻冷笑,他从来不曾了解她,在他眼中,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下作?

  她笑自己可笑,竟然喜欢上这样的男人?

  “你笑什么?你是不是跟踪我?”看到她笑,笑得很轻,笑得霍霆川莫名的胸口发胀发堵,他抬手指着楚橙的方向,大声的质问,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有点狂燥。

  “我为什么要跟踪你?”楚橙敛住笑容,她轻蔑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就像不认识他般,似乎有什么变了?

  双拳渐渐舒展,可是掌心却是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她知道是自己掐痛了自己。

  “嫉妒你姐姐!”霍霆川轻蔑的语气脱口而出,甚至都未经思考。

  胸口一片冰凉。

  在他的眼中,自己就像一个无恶不作的小人,嫉妒成狂的坏人,就像缠腿的破布,不堪一扔,她转身,眸底一片湿润,六年了,她终未狠不下心。

  强按下内心的波动,她轻轻道,“霍霆川,请你马上离开!”

  她不想和他再说一句话。

  怕自己的眼泪控制不住。

  砰的,一道有力的手臂伸过来,一把扼住她纤细的手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