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欲擒故纵

更新时间:2018-04-19 18:19:32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404

“你,到底怎样才肯罢手?”楚橙瞪着龙啸渊的方向,怒目而视,开始嘶吼,一失刚才的平静,她以为自己能够平静,却在每次见到他的那一刻,瞬间土崩瓦解。

  六年了,她依然控制不住。

  龙啸渊不动声色的望着她,眸色冷冽,右手捻着右手腕上的血色琥珀珠,一颗珠子接一颗珠子的捻过……

  世界仿若一下子静下来。

  只有楚橙的心海在翻腾,波动的浪涛许久才归于安宁。

  会客室上空终于响起龙啸渊那磁哑却是冷得像西伯利寒风般的声音,“楚小姐,合同比你儿子更重要!”他逼她就范。

  “你卑鄙!”不假思索的掷出这三个字,楚橙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心海再次肆虐翻滚。

  他居然再次提及小笼包,这个混蛋!

  忽然,她想到医院门口匆匆而过的黑衣人;学校门口包围儿子问路的黑衣人,熏衣草作坊自杀的老板娘……等等,往事一幕幕浮现,一股寒意瞬间涌上脊梁。

  她不敢和他赌!

  唇瓣哆嗦着,指甲掐进细嫩的掌心,楚橙感觉心像是被人死死的钉在十字架上,而她不能挣扎,一挣扎就会被血淋淋的劈为两半!

  一把抓过桌子上的合同,指尖哆嗦着握紧笔,用尽浑身的力量签写自己的名字,每一笔,每一画,都哆嗦着成过山车的形状……

  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的名字笔画好多,好复杂,这一秒,就像过了一年般。

  “楚小姐有兴趣,可以来百里花香上班。”龙啸渊满意的收了合同,咪着眼睛盯着那一张泛白的小脸,玫瑰色的薄唇一张一合。

  “你做梦!”楚橙抓过自己的那一份合同,转身,脚步踉跄着向外走,心痛如割,甚至她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区区八十万,自己就将经营六年的橙花海交付于别人,她的心在滴血!

  她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生怕眼泪会当着这个男人的面掉下来。

  不能!

  视线一片模糊,她脚步急快的向门口冲去,甚至未来得及看清脚下的沙发,扑的一声,她的身子被沙发绊住,平衡不住的她向地上猛的扑去。

  只是瞬间。

  她一闭眼睛,感觉脑袋就要生生的磕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突然感觉后腰一紧,仿若被什么勒住,接着一股淡淡的琥珀香,沿着呼吸再次侵掠而来。

  霸道而强势。

  怔住几秒,然后她蓦的扭头,砰的,她的唇滑过他的脸,轰的,她感觉脸刹时发热,就像被热水烫了般。

  低哑好听的大提琴在耳边有节奏的响起。

  “楚小姐,你欲擒故纵的方式很特别。”

  眶中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楚橙脸更红了,她扭动身子想与他保持安全距离,结果一动,才发现腰被卡住,低头一看,是他手臂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腰。

  她有些难堪的抬头微呼,“你放开我!”

  近距离的视觉里,她发现龙啸渊更加精致灼人的五官,个个立体,件件是艺术品,完美到极致,尤其是那一对睫毛,又长又卷,一颦一动都写满风流。

  她想: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拥有么好看的睫毛,让女人看得都嫉妒呢!

  她看呆了。

  这一种痴呆的眼神正好被龙啸渊捕捉道,他薄凉戏弄的语气响起,连同唇间的热气喷洒而来,带着灼热,“楚小姐,勾引人的本事倒是不错。”

  “我不是……故意的。”她回过神,迅速敛却那一抹痴呆,心虚的小声回应,鬓角都被他唇间的热气盈绕面几缕的雾气,久久不散。

  她双手猛的推他,准备离开他的禁锢。

  却不料,她的身体扭动,正好刺激了龙啸渊身体最为敏感的神经,一团烈火在小腹燃起,愈燃愈烈。

  他不知道身体何时变得如此敏感,平时的自制力一向好的惊人。

  没推开他,反倒,她感觉自己被禁锢得更紧,甚至身体已经完全的贴向浑身滚烫的某男,灼烫了她的皮肤,灼烫了她的脸,她的心加速起来,跳动极快,快到要滚下海拔极高的山峰。

  “如果你想站着发生点什么,我不介意!”他愈加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像最低的大提琴琴涂抹上琥珀香的味道,幽烈绵长,尤为蛊惑女人芳心。

  不,应该是带着侵掠的气息而来。

  心抽了又抽。

  他的一双深遂的眸子故意瞄过她微,耸的地方……

  目光进行赤果果的挑畔!

  她抿唇咬牙,“你……流氓!”

  楚橙感觉自己的脸被他刚才那句彻底烫到沸点,这个男人想干什么……多年前,他不是不肯……她不敢再想下去,想到六年前发生的种种,她一狠心,一咬牙,脚一下子踩在龙啸渊的鞋上。

  “嗯。”他一道闷哼声传来,却丝毫没有松开手臂紧勒的小蛮腰。

  楚橙似乎快被崩溃了!

  她不能让六年前的错事再度发生,她不能!

  “六年了,能不能放开我,就当我从来没有给你说过那些话,就当我一时糊涂好不好,我求你?”她压抑的乞求他,她完全的崩溃了,身体抽搐。

  崩溃到灵魂突然间从肉,体脱壳。

  噌的,龙啸渊啪的甩开手臂,脸色沉得像乌云,黑压压一片。他丝毫不再理会重心失衡跌进沙发里的楚橙,大步走到桌前,直接按了内线,冷唳道,“把人带走!”霜冻了整条电话线。

  他堂堂的龙啸渊还没有低微到可以当一个备份的地步。

  甚至是错的备份!

  推门进来,秋研一眼就看到缩卧在沙发之中的楚橙,她迅速扫过总裁那一张杀气腾腾的脸,立即严阵以贷,像征性的伸手就要将楚橙扶起来。

  “我自己会走”!楚橙抬手捋顺一把漆黑的长发,稳稳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抬步挺胸优雅的向门外走去,看得秋研嘴角撇了又撇。

  看着楚橙走进电梯,秋研才向二秘,三秘招招手,三个人的头再次凑到一起,

  “怎么了?这个女人?”夏莉沉不住气的盯着秋研。

  “我进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倒在沙发上,头发有点乱。”秋研回想刚才的情景,她很遗憾进去的时间有点晚了。

  “难道沙发震?”冬哲双拳握了握,双眼充满期待。“姿势难度有点大!”

  “NO,NO,NO,我猜八成是这个女人想趁机揩龙总的油,被龙总以暴制暴了!直接抽在沙发上了。”夏莉直接道。

  楚橙返回的时候,耳朵里就听到这最后一句话,“八成是这个女人想揩龙总的油,被龙总以暴制暴了!直接甩垃圾甩在沙发上了。”

  她风中立时凌乱了,自己什么时候想揩他的油了?是他揩自己的油好不好?

  楚橙握握拳头,装作没有听到,继续朝会客室走去,看得秘书台的几位秘书愣了又愣,几乎是同时发声,“她怎么又回了来了,难道非要非礼了总裁才肯罢休?”

  楚橙的鼻子差一点气坏了,她们从哪一点看到自己想把龙总非礼了,真是岂有此理。这都是一群什么绯闻秘书啊!

  待楚橙就要推门而入,秋研这才反应过来,想拦已经晚了,她不由冲着楚橙背影微呼,“楚小姐,你不能进!”

  可,楚橙已推门而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