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奉陪到底

更新时间:2018-04-19 17:18:07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944

前台小姐昂起下巴,很鄙视的瞄了眼楚橙,这样搭讪的女人她见过太多了,动不动就说和少爷们有瓜葛,然后像粘胶水般黏上来,甩也甩不掉。

  “前两天我在山上见到过容少。”楚橙捉急。

  女人很漂亮,有一种清丽与优雅,粉黛未施,但五官很动人。尤其是那一身束腰的紫色衣服,容子城觉得恍若在哪里见过。

  前台小姐眼角斜视,鼻子冷哼,“有些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看这次能编个什么理由?”眼神更加讥刺的盯楚橙,双臂环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她很想看到楚橙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这里。

  他很讨厌女人搭讪,容子城头一偏,欲离开这里,楚橙紧走几步,鼓足勇气上前,手臂一伸,拦住他,心平静气的解释,“我是橙花海的主人。”她亮出身份。

  薄薄的嘴角微微勾起,容子城掠过楚橙那一双清澈透亮的双眼,便身子微倾,脸上露出一股疑惑。

  穿着像,但声音却不像,上次楚橙的声音很沙哑。容子城眼睛微微咪了起来,温和的笑容下却不似春风,更像秋霜。

  “我叫楚橙,那天订货的时候见过你和龙……总。”她不得不说出事实。

  “楚小姐今天没戴面纱呢?”他显然不相信她,细长的眼光波光里有一丝促狭,他看着那一张清丽无双的小脸,像幽幽开放的橙花面,令人沉醉,怎忍面纱相掩?

  “我不擅于交际。但,如假包换。”她垂下头解释,声音略低,然后再抬头,双眼更为冷静,她的确不愿意抛头露面,只有她知道原因。

  之后,容子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又等了一会儿,容子城抬脚,细细的眼睛正视着大厅门口。

  楚橙的心咯噔的一声沉向湖底,她知道他马上会离开,心里更加焦虑。她不过是希望他能带自己上楼见到那个人……而已。

  怎么这么难?

  前台的眼神更加得意。

  楚橙眸底希冀的亮丝渐渐消散,心也沉寂到了湖底,只见一片黑暗。

  忽然,

  “跟我来!”容子城身子倏的翩然一转,直接走向电梯,步履潇洒,楚橙愣了下,立刻紧跟几步,迅速迈进电梯。

  大逆转!

  楚橙都有些不敢相信。

  前台小姐更是呆呆的伫立在大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电梯阖上的刹那,她嘴里嫉恶如仇的挤出一串字,“又一个妖艳贱,货上台了。”

  总裁室门口,几个漂亮的女秘书,一字排开坐在电脑前办公。

  她们看到容子城去而复返,而且身后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子时,个个微笑,但眼神各有深意。

  其中一个身材波,霸型的女子站起来,齐耳短发,一字眉红唇,黑色职业装,看上去很干练,“容少,还有事?”她语气很是甜腻,有些齁得慌。

  她名叫秋研,是龙啸渊的大秘,在百里花香资格很老。

  “这是找龙总的楚小姐。”容子城优雅的站在大厅,眼睛瞟过一眼楚橙。

  “龙总正在开会。”秋研不屑的看了眼楚橙,很漂亮,不施粉黛的那一种清丽,她撇撇红唇道,“估计时间还会很久。”

  “秋秘,我还有事,人就交给你了。”容子城看了眼大方站在秘书台前的楚橙,脸上没有任何紧张与不安,有的只是安静,像一汪平静的湖水,更像风平浪静下的橙花海。

  容子城转身而去,眼底意味深长。

  这个女人很奇怪。

  “楚小姐,麻烦跟我来。”秋研扭着水蛇腰向前走去,步伐出彩,就像练过模特步,咯咯的发出节奏。

  楚橙跟着她走进一间会客室,屋内陈设豪华大气。而她却不关注这些,只是礼貌的问,“龙……总,什么时候过来?”

  “哟?”秋研扭过头,撇撇鲜红的嘴唇,手轻拍在桌子上,一股妖绕的气息涌向楚橙,“楚小姐,这么迫不急待?”

  “我有急事。”楚橙淡定分辩。

  “龙总的急事是分分秒秒几亿的事情,你的急事能值一个亿?”秋研很不客气的瞟了眼楚橙,红唇艳艳。

  “稍安勿燥,楚小姐!”秋研说完便直接踩着恨天高的水晶鞋子离去。

  会客室只剩下楚橙,一度绷紧的细胞全部释放,她眼波微转,扫过四周墙壁,最后,目光便驻足在最豪华的一张棕色桌子上。

  桌上放着一串血色的手链,似是很贵重。她好奇的向前走了几步,仔细察看:手链是男式的,18颗珠子,颗颗血色漫透,像被岁月浸染。

  她俯首,鼻翼轻嗅,手链有一丝特别熟悉的味道;她再凑近桌子,仔细的闻,一抹淡淡的琥珀香卷进呼吸里,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不过,

  以前,他从不喜欢这些首饰!

  他的嗜好变了?远山眉凝结成一簇小小的山峰,曲折连绵。

  楚橙对待香味特别敏感,自从六年前栽种橙花之时,她的呼吸就像是渡了仙。凡香过面,无所不辩。

  手不由自主的向前够了够,想够着那一条血色的琥珀手串之时,一道沉稳的脚步由远及近传来,噔,噔,噔,一声声走在楚橙的心里。

  待她扭头,就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蓦然站在会客室门口,周身冷冽,像冰封着千里的寒气。

  那眼神更是犀利。

  心脏漏掉一拍,整个人被他的冷冰冻僵了几秒,甚至她想去够血色琥珀手链的手都没有来得及收回,只能保持刚才的尴尬动作。

  “楚小姐,对血色琥珀有研究?”他发现了端倪,大提琴音在空旷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沉重,又像是远山里的慕鼓沉钟。

  “没有。”缩回手,五指微蜷,楚橙的脸突然泛起一丝红色,然后害羞的垂下头,就像自己觊觎这一件价值连城的手链似的。

  一阵冷气卷过身旁,龙啸渊安然的坐在桌后,熟练的将血色琥珀手链套在腕上,然后目光锐利的盯着桌前的楚橙,几乎是近距离,“楚小姐,有事?”

  “我答应卖掉橙花海。”说完,楚橙感觉自己的心被生生的撕裂开了,脸色都浮上一丝苍白与无奈。

  龙啸渊直接按了内线,“拿合同!”

  “好。”

  楚橙气得攥了又攥拳头,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很快,秋秘扭着水蛇腰,风情万种的走进会客室,放下文件,她瞟了楚橙一眼,便扭身离开,高跟鞋踩得地板极响。

  楚橙接过合同,低头细看,看着看着,她的小脸渐渐变得更加苍白,最后她将合同放回桌上,生硬的责问,“龙总,这不是之前的价格。”她说话的气息有些不稳。

  急了。

  “它是现在的价格。”

  “为何降价?”楚橙掩不住内心的狂怒,脸色气得通红,厉声质问,之前明明谈好的一百万,怎么现在只有八十万?

  “蝗虫,花期将过!”

  “你。”

  “这个价格很公道。”

  “你这是趁火打劫!”楚橙的声音抬高,甚至她不知道这间会客室的门没有关严,对话就这样完全飘到了外面,几个俏丽的秘书面面相觑。

  这时作为三秘书之末的夏莉不禁问,“大秘,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不想混了?”

  “这么大声和龙总说话,找死!”三秘之二的冬哲稳稳的坐在那里,嘴角却是翘了起来。

  秋研作为大秘凑近她们两个道,“我还以为龙总不会见这个女人呢?”

  “不过,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夏莉瞄了眼会客室的方向,“清若水,淡芙蓉。”

  冬哲甩甩自己的头发道,“咱们公司最不缺美女!”

  “那倒是。”夏莉附和。

  “对了,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冬哲瞪大眼睛问秋研。

  “还不是为收购,多要几个钱?”秋研似乎看透了这件事。

  夏莉皱眉道,“按说,她这个态度,早被龙总轰出来了。怎么还不出来?”

  “八成被龙总的眼神杀吓瘫了。”夏莉不以为然道,“这样的女人见多了,就算她想爬上龙总的床,估计也得排几里的队吧?”

  “龙总,可不近女色。”冬哲幽幽道。

  “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天天八卦什么?”安箫作为龙啸渊的助理,大步而来,脸色极冷,这几个凑在一起的女人立刻坐回原位,马上做事,而安箫则是将会客室的门关严,然后离开。

  会客室里气氛依然僵滞。

  “楚小姐,如果不签,橙花海每天的价格都会下跌!花和叶也会天天凋落,直到落尽最后一花一叶!”冰冷肆虐的声音像寒风般的袭卷了会客室上的上空。

  楚橙瑟瑟肩膀,感到凉意浓浓。这一切,他都是算计好的!

  步步等着自己跳坑!

  “你!”她知道他在威胁她,但她不想重蹈那个熏衣草作坊老板娘自杀,女儿疯掉的命运。

  “如果楚小姐有时间耗,龙某可以奉陪到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