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认识你

更新时间:2018-04-18 17:26:1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924

眨眼的功夫,黑衣人不见了,刚才那一块地方,空空如也……她的心一下子抽搐了,腿一软,她显些摔倒,多亏双手扶住身旁的梧桐树。

  喘了一口气,她张大嘴感觉还是胸闷得不行,撑着惊慌措乱的眼睛,四处不停的寻找张望,那一道肉乎乎的小身影……一遍遍的失望,心底的刺痛痛隐隐传来。

  到处都没。

  她真的吓坏了,巴掌大的小脸骇成一片惨白,像涂了干粉,煞白煞白的;胸口的气血也直冲脑门,冲得脑仁轰轰作响,紧接着,她眼前一片发黑……

  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楚橙就看到周围白茫茫一片,就像幽静的橙花海般,她激动的将眼睛睁大,才发现到处都是白白的墙壁,根本不是橙花海。

  鼻尖还能嗅到一股呛人的消毒液味。

  不是那抹熟悉的橙花香。

  突然,她想到:

  儿子似乎是不见了……

  她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猛的大呼大叫,“小笼包!小笼包!”声音嘶哑痛苦。

  “妈咪,我在这里。”奶气的童音回响在楚橙耳际,她扭头,就看到小小身子的小笼包,正乖巧的站在床头。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她像抓包般,一把抓过儿子,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双手捧过那一张肉嘟嘟的小脸,担心的盯着问,“小笼包,你没事?”

  “我很好!”小笼包去拂妈咪的双手,嚷嚷道,“妈咪,再捏就破相了!”小嘴咕嘟着不满,“妈咪,你能不能照顾一下帅哥的形象?”

  楚橙终于松了口气,儿子安全,她很欣慰。

  “目前很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她闲心调侃儿子。

  这时安娜提着水瓶走过来,安慰道,“橙橙,你赶紧躺下。”她努努嘴,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你说吧,我挺得住,无非是收购!”楚橙的眼底渐渐安定下来,就像晚空下那一片宁静的橙花海,无一丝波痕。

  “山那边一家做得不错的熏衣草精油作坊,突然被当地媒体报道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现在关门了,还听说它被百里花香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受辱的老板娘一怒之下自杀!女儿也跟着进了精神病院!”

  “啊?”楚橙一惊,他如此狠毒?

  “老板娘又被救过来了。”安娜吁了口气,摇摇头叹息,“还好,没酿成大祸!”

  “又是百里花香!”楚橙抚过额头,胸口感觉冷嗖嗖的。

  倾刻,

  她想到:在幼稚园门口那几个围着儿子的黑衣人,样子十分诡异,楚橙的心不禁再次揪起来,她又一把扯过儿子,眼睛盯着儿子肉乎乎的脸,严肃的问,“放学后,是不是有人围着你了?”他,看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熏衣草作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得提防他!

  “是啊?是叔叔找我打听园内的一个小朋友,恰好是我们班的。”小笼包奶气的回答。

  “真的?”楚橙还是不放心,双手不由自主用力的抓紧儿子双臂问。

  “嗯,妈咪,我胳膊就被你掐断了。”小笼包的五官纠结成一团,十分可爱。

  “就是。”安娜附和并调侃友爱互萌的母子俩,她瞄瞄眼墙上的钟表道,“都几点了,我得赶紧送小笼包上学。”

  “等一等,小笼包今天能不能不用上学?”楚橙还是不放心,她一想到那几个黑衣人就发怵。

  像母鹿般的眼睛水漉漉的盯着儿子。

  看到楚橙可怜巴巴的望着儿子,安娜弯身抚过小笼包的草盖头说,“看来,你妈咪需要你安慰,受内伤了!”

  “我知道。我是男子汉,我会保护妈咪!”小笼包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很认真的瞅着楚橙道,“女孩子可以撒娇,我的肩膀妈咪可以随便靠!”

  噗的,安娜笑了,抬手戳了小笼包的额头,“你不怕靠塌了。”

  “我是战无不胜的蝙蝠侠!”小笼包身子向后挪挪,举起肉肉的小拳头,仿似宣誓,并向安娜眨眨鬼灵精的黑葡萄眼睛。

  “小笼包,记得给你妈咪剥一块糖!不然她又该晕倒了!”安娜叮嘱小笼包。

  “嗯。”

  安娜刚刚离开,楚橙不经意的抬眼,就看到几名黑衣人从房门前匆匆穿过……身影像极学校门口包围小笼包的那些人……天哪……

  又来了?

  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楚橙有一种可怕的想法在心头油然而生,难道……他们想对小笼包下手……她不禁联想到自己与那个男人激烈的争执:

  “你会毁了橙花海!”

  “总比毁了你儿子强……”

  还有安娜提到的熏衣草精油作坊事件。

  “老板娘自杀了,女儿也进了精神病院……”

  太可怕了!

  她额头泛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心中响起几道剧烈质问:

  “难道他要对儿子下手?”

  “绝对不行!”

  “……”

  第二天早上,安娜送小笼包上学后,便来医院看望楚橙,当她推门而入,就发现床上空空如也。

  被子整齐,人没了。

  输液架上还挂着一组未输完的液体,输液管的针头还有一点殷红的血迹……

  安娜呆了几秒,清醒后,她第一时间奔出房门,冲向护士站,大喊,“人呐?”

  “你说哪床?”值班的护士问惊慌的安娜。

  “27床的病号。”安娜的声音夹着颤抖,她担心好友出事。

  护士疑惑的看了眼安娜,合上病房记录本,起身离开护士站,向着27床的房间走去,一边说,“早上查房的时候还在。”

  病房。

  “人呢?”当护士看到27床上只悬着一组液体时,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转身又打开卫生间的门……哪里都没有楚橙。

  安娜的脸吓得有些白,一直嚷嚷,“好好的人,怎么就没了?”

  护士直接返回护理站,在护理站,她立刻打开了电脑监控系统,很快护士对安娜一耸肩道,“病人擅自离开!这不关医院的事。”

  “怎么可能?”安娜望了护士一眼,立刻掏出手机拨打楚橙电话,结果无人接听。

  “是不是出事了?”

  安娜更担心了,于是又拨通了小笼包幼稚园的电话,老师甜美的声音道,“楚昊小朋友很乖哦……”

  摞了电话,安娜的心七上八下,她双手急得抓着头发,唉的叹了口气,“橙橙,你到底去哪里了?别吓我!”

  “橙花海?”这是安娜最后想到的地方,她转身离开了医院。

  山腰上还是一片橙花如雪,

  沿着山路爬到小红房子,累得安娜双手叉腰喘了几口气,定睛观看,门上铜锁完好无损,她傻了。

  “没有回橙花海,那橙橙去了哪里?”安娜不禁将手扩在唇边,冲着橙花海大声的喊,“橙橙,你在哪儿?”山上传来一遍遍轰轰鸣鸣的回声,就是没有楚橙的回应。

  “橙橙,你在哪儿?”

  “橙橙,你在哪儿?”

  喊得嗓子有些干哑,安娜不再呼喊楚橙,而是皱眉坐在山腰上,想着楚橙可能去了哪里?

  而此时,拨了针头的楚橙正开着自己的敞篷车行驶在香槟大道上,她远远的能看到那一幢耸立的摩天大楼。

  本市的标致性建筑,没有之一。

  大楼前台,

  有人拦下她,留下一抹温柔的微笑,“请问,小姐,你找哪位?”

  “我找……龙总。”她握握拳头,沉住气。

  “有预约吗?”

  “我没有。”

  “对不起,没有预约你不能见龙总。”前台小姐露出公式化的微笑,拒绝得也很温柔。

  “我真的找他有急事。”

  “每个女人都说找龙总有急事,我若是都答应了,这总裁办不得被踩塌了?”前台小姐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就像楚橙是那一种居心叵测的女人般。

  楚橙什么也没带,她只能压下心头的怒火问,“能借下电话吗?”

  “可以。”

  她手指按在键上,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他的号码,扭头问前台,“能告诉我一下龙……龙总的电话吗?”

  前台小姐的脸完全失去了耐性,笑容尽敛,“这样骗龙总电话的招数早过时了。”语气变得讽刺至极,“以后想个新鲜的借口。”她抢回电话下逐客令。

  “你!”楚橙没有想到小小前台,竟然如此势利。

  正在这时,

  一道瘦削的身影从电梯里走出来,身材笔直,横眉星目,脸色白皙,气质高贵,前台小姐一见,立刻保持姿势端正,笑容可掬的向来者问好,“容少,您好。”

  “嗯。”容子城迈着从容的步子准备离开。

  楚橙知道他是容子城,出身本地名门,几天前,此人也上过山,和姓龙的是一伙的。于是她转身道,“容少,我想见龙……总。”

  “我不认识你。”容子城顿住脚步,扭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楚橙,只说了五个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