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不近女色

更新时间:2018-04-18 15:06:11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959

双手插在袋里,龙啸渊俯视着这个朝着自己怒斥的女人,脸上没有一丝温度,淡漠道,“我,欺负你哪里!”魅惑的眼底散发着无尽的嘲讽。

  女人的脾气很怪。

  “你跟踪我?”她瞪着他,一脸的憎恶,双手都气愤的在胸前晃动。

  “楚小姐未免太自作多情了?”他挑眉,声音里有着一丝戏谑,转身走向自己车子。这样的借口,他见多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苦苦相逼,为什么?”她笑了,笑得眼角有几滴泪花落下来,落在心里,疼成一片泪花的海洋,几次翻卷。还好,他已经转身,还好他没有看到自己的脆弱样子。

  迅速抹了把眼角。

  没想到:他竟然称呼自己楚小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叫了,他难道忘了?

  还是故意的?

  心像刀一遍遍的剜过,胸口一片鲜肉淋漓。

  楚橙想:六年后,她和他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完全像记忆里的陌生人。

  像时光断了层!

  他,

  不但,

  变了味道,

  变了声音,

  改了姓氏!

  可模样?还是那厢样子,六年前她熟悉的样子……

  楚橙的眼睛在那一刻有些迷茫,像是被一片细细的轻纱遮住眼,往事像花瓣朵缀落在这一片青纱之上,细细碎碎,到处都是……但哪一颗,她捡不起来。

  他的脸沉如乌云,寒霜尽染,透彻心骨,薄唇勾起一阵西北利亚的风,“楚小姐,我没有时间陪你演戏!”,不再看楚橙,他大手拉开车门,就在他的脚准备踏进车内……

  这时候,又听到她低头喃喃絮语,“我已经躲了你六年!求你放过我吧?六年前的事情,我不再计较!”她蹲在那里,双手蒙脸。

  六年?

  龙啸渊的眉头皱得很深,打开车门的手顿在那里,迈进去的脚也收回来,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此刻的停车场里人不多,他大步走向楚橙的方向,站在她的不远处,薄凉的声音响在停车场的上空,冷漠无情,

  “楚小姐,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楚橙喃喃着抬起头,仰头盯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男人,她诧异的目光追寻着这个男人的脸庞。

  怎么可能认错,这分明是他!

  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唇……哪一样认错?她难过的摇头,眼底噙满一丝淡淡的泪花。

  看到女人痴呆的眼神,龙啸渊漠然转身,迈进布加迪。

  车子扬长而去,眨眼不见踪影。

  呆呆的蹲在停车场,

  不知多久,楚橙那一颗激动澎湃的心才渐渐安宁,她起身,拖着酸痛的腿,落魄的钻进自己的敞篷车,眼底一片凄凉。

  造化弄人!

  他居然为了撇清关系,说自己认错了人!

  呵呵,真可笑!

  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令人讨厌?她反问自己,伤心间,泪花一颗又一颗的从眼角滑落。

  回到家时,夜色已深浓。

  小笼包正和安娜下围棋,安娜一片长呼短叹,“小笼包,能不能让阿姨一局?”双手揉向小笼包嫩嫩滑滑的小脸。

  “不能,我最讲原则。”小笼包一扭脸,迅速躲过安娜阿姨的咸猪手,拍拍小肉掌,“阿姨输五局了,该请我吃大餐!”

  这时门响,小笼包迅速弹起身,跑了几步,扑到刚打开门的楚橙身上,“妈咪,阿姨明天晚上请我们吃大餐。”他回头故意伸伸舌头,扒下眼皮,朝着安娜做了一个鬼脸。

  “嗯!请你吃大餐!”安娜伸出右手的小指,朝小笼包勾勾,表示同意。

  弯身抱抱儿子,楚橙感觉身心俱累,手抚过儿子的草盖头,耐心对儿子讲,“妈咪有些不舒服,你自己先玩。”

  “好吧。”机灵的小笼包看到了母亲脸上的失落,蔫头离开,乖乖的将围棋收起来,老实的钻进自己屋去看书。

  他知道妈咪有心事。

  “怎么了?”安娜来到楚橙房间,“难道沙丽夫人不肯帮忙?”

  “可能么?”楚橙软塌塌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喃喃自语,“不知,我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上次不是说给我们一周的时间,可是一周的时间,我们到哪里去找这样适合苦橙花种植的地方?”安娜捋过头发,唉声叹气的一屁股坐在楚橙旁边的沙发上。

  “他姓龙?”楚橙扭头望向安娜,眼睛闪闪发亮,充满期待。

  “嗯,是姓龙!怎么了?”安娜担忧的问她,注意到楚橙的眼圈微肿,她指指问。

  “风沙迷了眼睛。”她垂头解释,眸底的光线闪烁不停。

  可是六年前的他,根本不是这个姓?

  哪里出错了?

  安娜喋喋不休的声音开始了,

  “那个百里花香的总裁的确姓龙,我可是专门打听过的,本人除了冷血无情之外,还不近女色,我想以他的条件应该是周围一片花丛才对;假如他真的对女人没有一点兴趣,会不会他的取向有问题?”安娜托着腮道。

  噗的,一口血差一点喷出来。

  楚橙扭头望向黑色夜幕里的月亮,明亮的挂在天空,明亮,却有些凉。

  他的取向很正常?这个方面她比谁都心知肚明。

  她微微出神,回忆起六年前的那一天晚上。

  “你气色不好,早些休息,我去看小笼包。”安娜起身离开卧室。

  楚橙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神更加凄迷茫然,脑海里几乎都是那个男人的影子,她认为关于他收购橙花海的目的很明显,针对自己!威胁自己!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第二天,

  楚橙早早的去了红房子,

  坐在山腰。她盯着那一片白茫茫的橙花海,眼神呆滞,伤情满怀,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卖掉橙花海,她真的不甘。

  上午九点,忽然一团黑蒙蒙的东西翻卷着就俯冲过来,速度极快,并直接落在橙花海上,很快,一片白色的橙花就不见了。

  她猛然想起什么,直接从屋中拽出一件衣服,朝着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就扑打过去。

  呼呼呼!

  嗡的几声,黑乎乎的东西,四散而逃。

  当她看清这些怀蛋是蝗虫的时候,楚橙心底一片冰凉,怎么能这样?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安娜这个时候也赶到橙花海,她呼呼的喘着气问道,“那一群黑压压的东西,是不是蝗虫?”

  “是。”楚橙抬手指着被啃噬一空的橙花海,鼻子发酸。

  “是不是,我们得必须卖了橙花海?”安娜抬头看着这一大片的橙花海,像一片云雾缥缈的世界,她的眼圈都泛红了,哽咽着,“闹蝗虫他们还收购吗?”

  “这一点蝗虫对我们来说是灾难,也是他们不能收购的机会。”楚橙喜忧参半的望着橙花海一片出神。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安娜抹抹眼睛,拽了一句。

  “但愿。”她想因为蝗虫,如果能再继续守护这一片橙花海该多好!

  楚橙又补了一句道,“我们再采一点苦橙花。”一周以后,可能连采花的机会都没有了。

  “好。”安娜兴高采烈的飞奔回小红房子,提出两个花篮,花篮里搁着花剪,二人朝着橙花深处走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直到夕阳将这一片橙花染成一片金黄色,楚橙才看了眼花篮里不多的苦橙花瓣说,“我该接小笼包子。”

  “你去吧,我再采一点,晚些时候过去蹭饭。”安娜脸上露出一片笑意,小眼睛都咪成一条细缝了,她最高兴蹭饭。

  “嗯。”楚橙提着一篮纯白色的苦橙花来到红房子里,换好衣服,向山下走去。

  圣玛丽幼稚园门口,

  在路对面,楚橙将车停好,隔着车水马龙与嘈杂的人群,她一眼就看到小笼包已经走出校门口,她向儿子招手,“小笼包。”可能周围太嘈杂了,小笼包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呼唤。

  只是下一秒,楚橙突然间愣了,扬起的手也顿在半空。

  小笼包的身边,凭白多了几位身穿黑衣的男人,每个都戴着一色的墨镜,齐刷刷的将小笼包围住,一眨眼,楚橙再也看不到儿子……吓得她后背恶寒,立时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她大声的唤着儿子名字,“楚昊,楚昊!”

  可是她听不到任何回应。

  未等到红灯放停,她急得迈进涌动的车流之中,可是急驰过来的车子,一波儿又一波儿,丝毫不给她避让,她实在无法穿行到对面。

  除非她长了翅膀飞过去。

  最后,她实在等不下去了,不顾一切,像疯了般的冲进车流,结果一道刺耳的急刹车在她耳边骤响,接着是司机的粗爆谩骂,“找死啊?”

  “对不起。”楚橙道歉。走上便道,继续寻找儿子,心急如焚,像被一团火烧烤,在哪儿呢?

  那一圈黑衣人未走……

  她拨开便道的人群,继续向前走,

  心越来越凉,越来越空,她像什么也抓不住的稻草摇晃在萧瑟的秋风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