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在厕窘

更新时间:2018-04-16 16:57:05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713

砰,楚橙就感觉自己生生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吓得她本能发出一道尖叫,“啊!”她没想到小隔断门里有人。

  小笼包小声道,“能不能照顾我的小心脏,他是熟人,没关系。”他知道刚才这男厕里只有刚才那位伯伯。

  应该是他!

  此时,

  隔断外传来一片嘈杂的议论声,

  “我怎么听到女人声音?”

  “听错了吧。”

  “不会有人偷吃吧!”满脸猥亵的男人竖耳倾听。

  “一定是女卫那边传过来的。”另外一个男人摇摇头。“这是男厕,哪里有女人?”

  “明明男厕有女音!”

  “一定有人在乱搞!”另一个肥胖的男人随声附和,小小的眼睛四处巡摸。

  “如果有,可以免费看个现场直播,上次XX新闻报道不是说有一个厕所门事件吗?”银荡的男人声音在男厕上空响起,极为刺耳。

  污言秽语响在耳畔,楚橙的脸更红了,但唇间的琥珀气息刺醒了她的神经,她长呼一口气,转而压低声音准备问儿子这里是什么熟人时……

  她头微微抬起,正巧,龙啸渊低头想俯视这个闯入男厕,更是生出奇葩儿子的女人。

  她抬头,

  他低头。

  两个人的唇就那样生生的抵在一起,一凉,一温。

  楚橙的心猛的一抽,对方那张唇又凉又薄,还有一点琥珀的萦香沿唇隙钻进口腔,辗转反侧,同时,这种味道充满了她所有的脑细胞,使得她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她整个人僵都在那里,一动未敢动。

  像傻了般。

  龙啸渊感觉一丝舒雅清淡的香气像雾一样,缓缓浸入口腔,然后溢满,甚至婉转而下,直接绵延到肺腑,全身一片舒爽。

  继尔,香气交混成一股热量在他胸口滋燃,直到变成一团火焰,迅速燃向小腹……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自制力第一次因为一个陌生女人的吻而无法自控。

  该死!

  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吻。

  顶多算是撞唇!

  不过,

  这个女人的唇上未施什么化妆品,属于纯天然口感,而且双唇饱满柔软,如雨后浸润过的花瓣般滋润。

  刹那间,小腹间的那一股灼热愈加浓烈,火势更加迅猛。与此同时,全身的神经产生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与主动。倏的,他想要得更多……甚至小腹已经开始燃烧成一片熊熊火海!

  “妈咪!”

  这一声极低的音量还是将楚橙从刚才的懵圈里唤醒,她身子迅速后退,感觉粉腮似乎是被一种毛扎扎的东西滑过。

  来不及多想,楚橙抬手一把攥住小笼包胳膊,准备马上离开这里,这时儿子反手扣住她手道,“等我下,妈咪!”小笼包很谨慎。

  混乱之音渐渐远去。

  小笼包将脑袋伸出隔断门外,故意扯着喉咙喊了两嗓子,“有人吗,有人吗?”

  久久没有回音,小笼包这才放心的抓着妈咪的胳膊推开隔断门,立时就冲了出去,二人一路小跑,冲出男厕。

  小笼包一想到那个伯伯下身……黑黑的头发……全身就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

  他扯着楚橙将钱扔桌上,二人就慌忙的离开了餐厅,他可不想让漂亮的妈咪给伯伯洗白白了!

  那样画面有点惊悚!

  他后悔向那个长着胡子的伯伯介绍妈咪了!

  再说,妈咪还年轻!

  他反悔了!

  直到上了敞篷车,楚橙才扭头训斥蔫下来的儿子,“知道错了吗?”她气儿子将自己拽进隔断,白白丢掉了自己的吻,而且又是在男厕里,太尴尬了!

  简直就是“人在厕窘!”

  可气!

  可恶!

  “妈咪,我错了。”小笼包很乖的向妈咪道歉,“我不应该拽着你进男厕小门。”

  “哼!”楚橙想起在隔断里与一个陌生男人吻上的事情,心里就一阵恶寒。

  看到楚橙脸一直沉着,小笼包不得不将小身子趴在后座上,“妈咪,还是打屁屁吧,别打脸,我还要见人。”

  褪好裤子,小笼包扭头道,“妈咪,可以打了。”

  手扬在半空,楚橙看着儿子白白花花的小屁屁,唉了一声,将手轻轻落下来,然后给小笼包抻上裤子。

  小笼包手捂着嘴偷偷乐了,他知道妈咪舍不得打他呢。他的小屁屁可金贵着呢。

  饭后回到家,小笼包双手撑在沙发上,很认真的望着楚橙,“妈咪,能不能提个要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又圆又亮。

  “我以后不想穿背带裤了。”

  “为什么?”

  “撒泡泡解不开扣子,结果还打了我的小羞羞,我都不知道打坏了没有?”小笼包说到最后,神情变得沮丧起来,这可是自己的超级秘秘武器。

  “那还不是解开了。”

  “不,是伯伯帮我解开的。”

  “哪个伯伯?”

  “那个不是说了,不讲卫生的伯伯,而且羞羞长头发,脏死了……”小笼包说着说着就皱起了眉头,不过泡泡甩在人家外套上,他卖妈咪的情节可是没有说。

  一片乌鸦嘎嘎的从楚橙眼前飞过。

  “那个……熟人是谁?”楚橙还是想起在男厕尴尬的一幕,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接吻了。

  “熟人就是伯伯啊!”

  噗的一口血,差一点从楚橙喉咙里喷出来。

  楚橙怎么也没有想到,和自己接吻的人竟然是儿子口中的伯伯!还伯伯,得多老啊!而且连见都没有见过!

  冲到卫生间,她抓起牙刷就拼命的刷牙,直到将牙都刷出血了……她才双手拄在洗脸池上停下。

  “妈咪,能不能让一下?”小笼包挤进卫生间,楚橙这才放好牙刷离开。

  他将小手洗白白,洗到一半的时候,小笼包才想起伯伯记在掌心的号码,不由抬手一看,数都没了,只留两个吉利的开头18。

  他自语着,“唉,伯伯,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赔你的,这真是天意,我们有缘江湖再见,无缘就不见了!”

  一会儿,安娜的电话就打过来,“橙橙,明天沙丽夫人要举办沙龙?”安娜是楚橙的朋友兼闺蜜,也是楚橙的好搭档,她们两个一起经营橙花海六年有余。

  “嗯,她要纯露,你直接给她送过去。”楚橙知道每年的纯露,都会留给沙丽夫人一批,毕竟沙丽夫人在本地影响不小,她既是温南公爵的遗霜,更是贵族后代。

  她不但是本地时尚界的名人,经济界的领军人物,关键她还掌握着小岛上的经济命脉。

  尤其是制香产业这一块,说一不二。

  “不过,沙丽夫人今年点名要你过去。”安娜有些担心。

  “哦。”楚橙没有想到沙丽夫人会见自己。

  “我正在打包,三天后先将这批精油给瘟神送过去,听说那个最帅的男人姓龙,人们都管他叫龙总……”安娜喋喋不休,“听说他无情冷血!这回够我们喝一壶的!”

  姓龙?

  怎么会姓龙呢?

  楚橙的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可能呢?难道为了工作,他连自己的姓氏都换了?这不是他的风格?还是安娜听错了?

  到底怎么回事?

  安娜最后一句说得对,他的确无情冷血,他这一点儿她是非常清楚的。

  难道她的橙花海真的是保不住了?

  一股心痛从胸口冉冉升起,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安娜,更对不起相伴自己六年的橙花海。

  可她更不希望有人因为橙花海付出惨痛的代价,安娜,小笼包,不,哪一个她都想他们平平安安的生活。

  可,他威胁她!

  “你想什么呢?”电话那头的安娜听到她久久没有回音,问她。

  “没……没什么。”

  “那好,明天晚上八点前,你将样品外加五十瓶纯露直接送到沙丽夫人沙龙举办的香吉丽酒店1608房间。”安娜嘱咐楚橙,“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将橙花海被收购的事情说出来,这样,看看沙丽夫人能不能帮帮我们?毕竟她一直喜欢我们的纯露!”

  “安娜,靠人不如靠已,橙花海如果被收购了,沙丽夫人根本不会阻止,或许她比我们早知道这件事。”楚橙的心很静,她知道这结果不可避免。

  “那我们完了。”

  “我会试试。”楚橙听到安娜丧气的声音,不想她太难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