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女人到底都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3-27 17:55:17 作者:肚娘 字数:2347

“是什么?”林亦逸轻轻的问。

  “你最让我失望的是,至始至终,你连最基本的解释都没有,一回国,就跑来质问我,甚至到了最后,连一丝挽留都没有。”她明媚的双眸,被泪水浸湿,楚楚可怜。

  “不是这样的。”林亦逸摇头,否决了陈菲菲的控诉。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你敢说,你没和秦小萌在一起过吗?”陈菲菲看起来异常的生气,气他的不诚实。

  烦躁的爬了一下头发,林亦逸着急的解释着,“是,我跟秦小萌有那么一段过去,但是那是在跟你分手之后的事。其它事情,我完全不知道。”

  “林亦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秦小萌没有怀上你的孩子吗?”陈菲菲真个人都蒙了,满脸的错愕。

  “当然没有,我甚至都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哪来的怀孕?”林亦逸一脸的火大。

  “什……什么?”陈菲菲彻底怔住。

  “该死的,秦小萌那个女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林亦逸怒火中烧的咒骂。

  ……

  当初,林亦逸受邀去秦小萌的生日晚宴,当晚,原本他以为陈菲菲也会去,结果得知陈菲菲去不了,便兴致缺缺的打算早点回去。

  可是,秦小萌一直缠着他,让他当她的舞伴,还说是陈菲菲允许的,林亦逸无奈之下,只能陪着秦小萌一起跳舞,切蛋糕,甚至在秦小萌要求他喂她吃蛋糕的时候,他都配合的做了。

  那天晚上,秦小萌几乎拽着林亦逸,以女朋友身份自居,将林亦逸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说那是她的男朋友。

  林亦逸原本不打算跟秦小萌计较,因为她是陈菲菲的朋友,加上她是今晚的寿星,所以,他就一再忍耐。

  只是秦小萌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在这期间,时不时的拉着林亦逸做一些异常亲密的举动。

  久而久之,他也忍无可忍,正打算甩手走人之际。

  生日宴会上突然出状况了。

  当时林亦逸正站在,由许多杯子一层一层叠高的香槟酒塔旁边。

  当时秦小萌正端着一盘甜点过来。

  结果走到林亦逸身边的时候,脚忽然不小心崴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手在空中一划,一下子就碰到了香槟酒塔。

  眼看着那些杯子全部往林亦逸的方向倒去。

  “学长小心啊。”说时迟那时快,秦小萌猛地冲了过去,将林亦逸推开。

  向前冲出了几步,林亦逸勉强的稳住脚步,回过身,便看见‘哗啦’一声巨响,无数的杯子全部在秦小萌的脚边碎开,玻璃碎片溅了一地。

  “秦小萌。”林亦逸惊呼。

  “啊~”秦小萌一声尖叫。只见她身上的的白色礼服,不仅被香槟染湿了,连脚裸处都被碎玻璃刮到,然后,血丝就开始往外冒。

  林亦逸慌忙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破碎的玻璃,一把抱起秦小萌,就往楼上的休息室跑去。

  一到休息室,林亦逸小心翼翼的将秦小萌放到床上,一边问她,“怎么样?很疼么?”

  秦小萌疼得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了。

  林亦逸飞快的拿起医药箱,开始给她做一些紧急的措施,消毒,上药,包扎。直到一系列的措施做完,这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学长。”秦小萌的脸颊有些绯红,模样有些娇羞。

  林亦逸不在意的笑笑,“是我谢谢你才对,你这样,看来也没办法继续开生日晚宴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

  “好。”秦小萌同意的点了点头。

  “好,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说完,林亦逸转身打算离开。

  见状,秦小萌急急的叫住了他,“唉,你去哪里?”

  林亦逸转回身,“我下去跟你那些朋友说一声,然后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可以别走吗?”秦小萌看着林亦逸,大胆的要求到,目光有一些期盼。

  林亦逸有意思诧异,“为什么?”

  双手不安的绞紧已经湿透的裙摆,秦小萌的表情有些羞怯,“可以陪着我把生日过完吗?等到十二点过后再回去,可以吗?”

  林亦逸不禁眉头微蹙,样子有些为难,“这个……不太好吧?”

  秦小萌继续请求,表情异常的诚恳,“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和菲菲是好朋友,她没能来参加我的生日,我觉得挺可惜的,你是菲菲的男朋友,就当代替她陪我喝喝酒,聊聊天,弥补我的遗憾,到十二点就可以回去了,可以吗?”

  思索了一下,林亦逸才点了点头,“好吧。”

  结果,跟秦小萌喝酒喝着喝着,没多久后,林亦逸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依然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酒店,林亦逸从床上坐起来,目光搜寻了房间一圈,发现只有他一个人。

  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他发现自己竟想不起来,昨晚喝了多少酒。

  看来是真的喝醉了。

  看了一眼时间,刚好是早上十点,摸了摸口袋,他想找手机,给陈菲菲打电话。

  不知道陈菲菲那边怎么样了,她妈妈有没有好一点。

  只是,原本放在口袋上的手机,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正在他一脸郁闷的时候。

  房间门被推开了。

  秦小萌正推着餐车走了进来,“你醒啦?”

  林亦逸有些惊讶,“你还没走?”

  秦小萌温柔的笑了笑,“没啊,你昨晚喝醉了,睡得很沉,我没敢叫醒你,怎么样?好点儿了么?”

  林亦逸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

  秦小萌缓缓地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来,把这个醒酒茶喝了吧?”

  “谢谢。”接过秦小萌手中的醒酒茶,他一饮而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感觉怪怪的,但就是说不上来。

  应该是他多想了吧。

  将杯子放到桌上,林亦逸对着秦小萌说道,“对了,可以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吗?我想给菲菲打个电话。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经他这么一说,秦小萌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刚刚菲菲来电话了,她说她妈妈的身体很虚弱,她已经向学校请了好几天假,要在家里照顾妈妈了,她让我带话给你,可能这几天会暂时不能联系,让你别担心,好好学习就行。”

  话落,林亦逸就将眉头皱得更紧了,眼中有浓浓的担忧,“怎么会这样?你知道她家在哪里么?我去看她。”

  “这个……”秦小萌顿了一下,“我也没去过耶!学长,你不用担心,既然菲菲都这样说了,那么你就在学校好好的等她回来就好了。我了解她,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才会找人帮忙,如果没有,那就证明没什么大事,所以,你不用担心了。”

  听到这里,林亦逸也不禁莞尔,“也对。”他赞同的点了点头。

  陈菲菲确实是这样的人,既然她不想让他担心,那他就安心的在学校等她回来。

  只是,当时他却忽略了秦小萌眼中,那一抹计谋得逞的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