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是你顺手捡回来的?

更新时间:2018-03-23 20:36:37 作者:肚娘 字数:2071

“啊……”一声惊呼从她的嘴里叫出。

  很显然,她终于天然呆的发现了自己曝光,被人家欣赏了好久,还浑然不知的窘迫。

  她拉高被子,将自己的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

  林亦逸讪笑,“陈菲菲,你身上的哪寸地方我没见过?”

  “林亦逸,你走开。”陈菲菲慌乱的叫到。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特别讨厌他那有些嘲讽的目光。

  那样的神情就仿佛在告诉她说,她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走开?走去哪?你确定吗?你昨晚可是很享受的。”

  不堪入耳的话语,让陈菲菲直接惨白了脸。

  “林亦逸你……”她怒了。

  靠之,她还没找他算账,他倒是先发制人起来了?

  身上到处都是他种的草莓,他让她出去以后怎么见人?

  “我怎么了?”林亦逸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有说错么?昨晚你喝的烂醉,你当时看清了,你拽住的男人是谁了么?”

  他冷冷的看着她,眼神仿佛裂开的薄冰,直直射进陈菲菲的骨子里。

  陈菲菲当场哑口无言,是的,她压根不知道昨晚拽的那人是谁,更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就算我没看清好了,那又关你什么事?”她有些恼羞成怒。

  额头青筋暴跳,林亦逸咬紧牙关,冷冷的看着陈菲菲。

  “是不关我的事,你是死是活干我屁事?陈菲菲,你说,你这样究竟几次了?喝醉酒,然后耍酒疯,被男人带走?多少次了?”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他的牙缝里挤了出来,什么都无法形容他此刻心里的怒火。

  他的话也惹怒了陈菲菲。

  “林亦逸你……不要太过分!”她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双手攥着被单死紧,指骨因为她的用力微微泛白。

  他一天不羞辱她,就慎得慌是吗?

  “我怎么过分了?”缓缓撑起身子,林亦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菲菲。“还是那句话,男欢女爱讲的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更何况,昨晚是你先挑起的战火。”

  其实,他只是比较想知道究竟有几个男人,欣赏过她那么勾人的一面。

  他一定要将那些人的眼睛挖出来不可?

  看着他异常难看的表情,陈菲菲不禁有些愤然。

  “林亦逸,我不是你什么人,我没必要,更没义务向你交代这些事情吧?”陈菲菲同样冷漠的说道。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欠了他什么!

  唯一让她觉得有些歉疚的,不过是五年前跟他分手时,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交代。

  “很好!陈菲菲。”林亦逸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森然,下巴崩的死紧,“你就那么喜欢外面的男人是吗?”

  “是又怎么样?”陈菲菲倔强的抬高下巴,直接与他对抗。

  “早知道,我昨晚就不把你带回来,直接把你扔在外面,让你自生自灭。”林亦逸暴怒。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一把将面前的这个小女人捏死。

  “我没求你带我回来。”陈菲菲不甘示弱。

  林亦逸漠然的看着她,眼神深邃,脸色铁青,“陈菲菲,像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我昨晚就不该将你带回来,简直脏了我的地方。”

  他恶狠狠的说道,不留一丝余地。

  “林亦逸,你说什么?”陈菲菲难以置信的看着林亦逸问道,眼睛里面是难以掩盖的受伤。

  他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会脏了他的地方?

  林亦逸也被惹怒了,说话都开始变得尖酸刻薄,“难道我说错了么?昨晚的你,简直就像个小荡妇……”

  陈菲菲打断他的尖酸刻薄,“林亦逸,你够了!”

  她愤怒的吼道,双手握的死紧,心里有一丝隐忍。

  “你究竟要伤害我到什么时候?我并不亏欠你什么,你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她狠狠地瞪着他,用眼神表达她的愤怒。

  林亦逸不屑的冷哼,“没有亏欠我?这句话你可真说的出口啊,陈菲菲。”

  “我本来就没有亏欠你什么,就算有,我也已经全部还给你了。”她冷冷的说道,心中有一股无力感,缓缓升起。

  是不是应该将一切都说开了?她不能再让自己三番两次的让他伤害、羞辱。

  “还?你觉得这样就够了吗?陈菲菲,你可曾想过,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其中的痛与苦,你能了解吗?”林亦逸冷冷的说道,眼中有一股颓败的无奈。

  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林亦逸,你只想到你自己,那你可曾想过,我为什么当初要狠心的伤害你?你可曾想过,我是因为有苦衷的?”

  陈菲菲突然哭了,她的声音低低的,仿佛承载了无尽的悲伤似的,脸上那受伤的表情,还有藏在心里很多年的委屈,怎么也挡不住。

  一向冷静自若的她,几乎很少将自己的情绪呈现在脸上,却一次又一次的因为林亦逸,不顾形象的爆发,这得参杂多少的在乎在里面?

  看着她眼泪突然刷的冒出来,林亦逸有些错愕,只是嘴巴仍不饶人。

  “苦衷?你会有什么苦衷?你不就是为了钱,才选择跟杜昕宇的么?”他讪笑道。

  “林亦逸,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我所有的苦心,就换来今天这种结果。就是你将我说得一无四处的结果!”她双眸含泪,心中有一股悲呛的无奈。

  她的控诉,不禁让林亦逸安静了下来。

  仔细想想,五年前陈菲菲说要跟他分手的时候,确实很突然,毫无预兆的,当时她的借口是因为钱。

  当时只是大学生的他,自然无法忍受,总感觉自己被陈菲菲这样贪慕虚荣的女人侮辱了,他的自尊告诉他,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留恋。

  因此,他带着恨出国留学。

  他并不是那么莽撞的人,他刚刚会那么生气,只是因为,他一想到,陈菲菲有可能把昨晚的那一面,表现在别的男人面前,他就嫉妒的要发狂。

  他知道,那是心里的占有欲在作祟,只是每次都被他有意无意的忽略过去了。

  现在,他突然沉思起来了,感觉好像五年前的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陈菲菲,五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