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好好反省

更新时间:2018-03-23 20:36:20 作者:肚娘 字数:2010

大脑再次短路,陈菲菲愣在当场。

  对了,看一下自己的衣服还在不在,在的话就没事。

  她一边,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缓慢的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子。

  “天哪!”她不可思的惊呼一声。

  只见被窝底下的自己,赤裸的身体,身上的衣服全部不翼而飞。

  脑袋再次嗡的一声,直接停止运作,陈菲菲整个人仿佛被雷劈过八百次一样。

  脑袋中,许多狗血的名词飞快的闪过。

  一夜情?

  还是酒后失意,被外面的男人占了便宜了?

  这些全都不得而知,她只知道,此刻的自己,恨不得将自己杀死。

  天哪!她都做了什么?

  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过那么一瞬间,陈菲菲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拆了,重新组装过一样,酸疼不已。

  她倒抽了一口气,“好痛。”

  被子因为她的一些小动作,从她的身上滑落,昨晚的激情,还有那热辣的感觉,似乎还留在体内似的。

  导致于陈菲菲一看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就不禁一阵恶寒。

  只见她全身上下,每一块白皙的肌肤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吻痕,一大片又青又紫的。

  一个恶心的念头自心头闪过,下一秒,便看见她脸色发白。

  天,昨晚自己究竟遇到了哪个禽兽?

  就在陈菲菲即将一副要去自杀的冲动的时候,蓦然……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你这是打算自尽的表情吗??”冷冷的的声音,自前方传来,带着淡淡的嘲讽。

  惊闻声音,陈菲菲慌忙抬头,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林亦逸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袍,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完美的五官,仿佛太阳神阿波罗那样耀眼。

  他的眸中有淡淡的戏虐味道,嘴角微微上翘,带着邪恶。

  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优雅的摇着手中的红酒,整个人看起来,随性慵懒。

  陈菲菲异常的惊讶,“林亦逸?”表情就仿佛见到了鬼似的。

  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林亦逸冷笑,“有必要这么惊讶么?”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陈菲菲有些愕然。

  “这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林亦逸慵懒的挑了一下唇角,反问道。

  他的地方?

  陈菲菲疑惑的问道,“这是哪里?”

  “夜色蔷薇。”林亦逸懒懒的突出四个字,

  “夜色蔷薇?”陈菲菲细细的呢喃,目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夜色蔷薇有这样的地方么?我怎么不知道?”

  手倏然紧握,林亦逸几乎将手中的被子捏碎,声音要多冷有多冷,“你以前来过?”

  “呃……”陈菲菲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奇怪的看着他,“没有。”

  她应到,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火。

  怒容稍微缓了一下,“你真的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饶富兴致的挑了挑眉头。

  “昨晚?”陈菲菲呆了一呆。

  脑子飞快的的转了起来,偶然闪过一些画面。

  画面中,她好像看到自己,很大胆的拽着一个男人,然后被带进电梯,他们在接吻,男人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她嘤咛的接受他的侵袭,甚至在他面前大胆的脱光衣服……

  轰,陈菲菲只觉得自己的脸色蓦然涨红,羞涩难当。

  天哪,她自己都做了什么?

  “很好,看来,你好像已经想起来了。”唇邪魅的勾起,林亦逸目光充满了揶揄的在她身上扫了一下。

  陈菲菲不敢抬头去看他,只能咬着唇,仿佛一幅受气的小媳妇模样。

  “我……”她吞吞吐吐的,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只是话到嘴边,硬是卡着,出不了声。

  “你怎样样?”林亦逸更加大胆的盯着陈菲菲胸前,没被被子遮住的春光看。

  “我……”陈菲菲抬起眸,咬了咬牙,终于问出口,“我……我身上的这些是你的杰作?”

  “是。”林亦逸很大方的承认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出那个是的时候,陈菲菲竟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心里存着最后一丝侥幸,还好昨晚遇到的男人是他。否则她死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陈菲菲,我真没想到,喝醉酒后,你居然可以这么的热情似火。”将手中的红袖一饮而尽,林亦逸的语调中,满是嘲弄。

  他就是心里有气,他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一喝醉酒,就不分青红皂白的随便拽住一个男人,像橡皮糖似得黏了上去,他的心里就嫉妒的想要发疯。

  如果昨晚,她遇上的是别的男人呢?

  陈菲菲更加的羞愧难当,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面,当一只鸵鸟。

  “我又不是故意的。”

  放下手中的酒杯,林亦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地朝陈菲菲走了过来。

  “你喝醉酒,都这么疯狂的么?纠缠男人,然后跟他们上床?”他弯下身,双手撑在床上,整张脸都快贴上陈菲菲的了。

  陈菲菲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仰,一边为自己辩驳,“我没有。”

  她身体微微往后仰着,原本没被被子遮住的地方,此刻更加暴露在空气中,她俨然都没有发觉到。

  林亦逸的目光被她胸前的两团雪白吸引住,他深吸了口气,忍住被她轻易挑起的浮躁气息。

  “没有?那是谁昨晚像只小妖精似得,卖力的勾引我,在我面前大胆的做着各种姿势,缠着我要了一次又一次的?”他轻缓的吐气,嘴巴里的酒气浓浓的喷在陈菲菲的脸上。

  陈菲菲有些赦然,双手不安的抓紧被角。

  原来她喝醉酒这么恐怖么?什么事都敢做?

  “我真的记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咬着下唇,陈菲菲的目光有些羞愧。

  “你要是记得清就好了。”淡淡一笑,林亦逸的目光充满逗弄的看着陈菲菲胸前的粉红色蓓蕾,那小花朵在他的注视下,开始变得坚挺。

  “不过,我很满意你昨晚的热情。”他的笑,极度的坏。

  感觉到他异样的目光,陈菲菲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胸前一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