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就这么想威胁吗?

更新时间:2018-03-22 15:25:06 作者:肚娘 字数:1932

“你确定是这样么?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需要这份合约。”

  他说的每字每句都那么清晰,那么的准确!

  陈菲菲噎住,是的,她确实很需要这份合约。

  要是拿不到这份合约,肯定就要被辞退了。

  辛辛苦苦工作了五年的时间,所有的努力,全部都付诸东流,谁愿意?

  只是……

  “就算我很需要这份合约又怎么样?”她不服气的抵触。

  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林亦逸嗤笑,“不怎么样,陈菲菲,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离开杜昕宇,也许我就将这份合同给你?”

  “你不要有事没事总扯上昕宇好不好?”陈菲菲怒道。

  “昕宇?叫的真亲密呢。”林亦逸冷讽,捏着她下巴的手,蓦然松开,改换勾过陈菲菲的脖子。

  “陈菲菲,你这样跟我说,你跟杜昕宇没有半毛钱关系,谁信?”他咬牙切齿的低吼。

  她靠的他很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怒气。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跟我无关。”陈菲菲后退脚步,想要挣脱他的牵制。

  谁知林亦逸突然越过办公桌,动作利落的跳到陈菲菲那边,手腕一转,等陈菲菲回过神来,她已经背靠着桌子,整个人被林亦逸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

  “林亦逸,你想干嘛?”陈菲菲惊慌的看着他。

  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眸中,怒火烧的正旺盛,“你说我想干嘛?”他低下头靠近她。

  “林亦逸。”陈菲菲出声喝止,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身体顿住,林亦逸还是不打算轻饶她,将她的双手禁锢在身后,他的身体继续往她倾斜,直到来到他的脸颊贴着她的脸颊。

  陈菲菲整个人都定住了,就像一座雕像,除了眼睛还在转动,其它地方丝毫不敢动。

  林亦逸低低的笑开了,恶作剧一样,嘴唇贴近陈菲菲的耳边,吻了上去。

  她到抽了一口气。

  他的唇,异常温热,耳边若有似无的挑逗,让她全身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陈菲菲呼吸急促,慌乱的打断他进一步的侵犯,“不要。”

  “不要什么?”林亦逸的眼眸微微眯起,噙在嘴边的笑,极度的坏,“……不要这样?还是不要这样?”他一边说,牙齿一边不停的在陈菲菲的耳垂上啃咬。

  陈菲菲全身仿佛被电电到。

  “林亦逸,你……你别乱来。”她撇过头,不去看他。

  “要我不乱来可以,你告诉我,你平常都是怎么伺候杜昕宇的?他又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可以这么死心塌地对他?”林亦逸依旧重复同一个话题。

  陈菲菲神色僵住,“伺候?”

  “嗯?怎么伺候他的。”一层妒火缓缓地烧在林亦逸的眼睛里。

  陈菲菲牙关咬得死紧,“林亦逸,羞辱我可以让你很快乐是吗?”

  “是。”他老实的回答道。“我也想让你尝尝被伤害的味道。”

  咬住下唇,陈菲菲凝眸望着他。

  眼前的男人,身上散发着慑人的恨意,俊美的眉宇之间,被一丝残忍所替代。

  陈菲菲不禁晃神,他看起来好陌生。陌生的就好像她从来没认识过他一样。

  “别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还会心软么?”林亦逸嘲讽的笑道,声音低沉而缓慢,“你也是用这种装可怜的样子,吸引了杜昕宇么?”

  抽噎了一声,陈菲菲只觉得鼻子一酸,无数的委屈纷纷涌上心头。

  “林亦逸,你够了没?”她又气又怒,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推开他。

  谁知,他的身体只是摇晃了几下,脚步纹丝不动。

  ‘啪’一声轻响,林亦逸身体猛地向前倾,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搂住她的背,恶狠狠的说道,“这比你对我的,远远不够。”

  陈菲菲上半身是仰着的,眼泪凝满了眼眶。

  “还是不说吗?好……我会让你说的。”话落,唇再度落在陈菲菲的唇上。

  他毫不怜惜的啃咬着她的唇,脖子,锁骨。

  痛,让陈菲菲泪水再也忍不住的一颗一颗掉下。

  她几乎崩溃。

  “我说……我说还不行么?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统统告诉你。”她哭着大声喊叫,一边狠狠地推开他,情绪有些歇斯底里。

  “林亦逸,昕宇有一点比你好,那就是他懂的如何去关心我。他很温柔,细心,他做什么事都会顾虑到我的感受。但是,你不会,你永远都只顾你自己的感受,你说我自私,你才是那个最自私的人。他的这一点好,就值得我对他死心塌地一辈子。”

  陈菲菲边哭边控诉,表情是愤怒的,

  带着被他羞辱的愤怒。

  “林亦逸,直到现在,你还是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离开你。”陈菲菲满脸的失望。

  看见陈菲菲突然失控哭成一个泪人,林亦逸也有点发愣。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歇斯底里过。

  看她那满是委屈的脸庞,他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怪她了。

  陈菲菲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林亦逸,他的残忍,一点一滴刺激着她的每根神经。

  思绪不禁缓缓飘回五年前,她跟他相处的静好时光。

  …………

  T大校园,是本市的重点大学,这里聚集的着全国各地的优秀学生。

  校园内风景优美,师资丰厚,学习氛围轻松,每年的升学率几乎都百分百。

  那是某个周二的傍晚。

  天空被染成金黄色,云朵仿佛上了色的棉花糖,渲染出一道道美丽的光晕。

  学校的林荫小道上,三三两两的学生,有说有笑的结伴而行。

  陈菲菲上完最后一堂选修课后,拎着包,一瘸一拐的走出校门,打算回家。

  “陈菲菲。”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使得陈菲菲不得不停下脚步。

  “怎么了?”勉强的转回身,陈菲菲边看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