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死也要死个明白

更新时间:2018-03-22 15:22:02 作者:肚娘 字数:2071

陈菲菲惶然回神,“是,我马上过来。”

  话落,林亦逸已经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陈菲菲迅速的整理好资料,提起包包,便离开公司,前往凯悦集团。

  这是她第二次来此,两次来的感受都不一样,上次是紧张,这次则是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林亦逸是不是真的叫她来讨论工作上的事情,亦或者不是。

  毕竟,昨天他那个充满恨意的声音,还萦绕在耳边,“陈菲菲,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一定会。”挥之不去。

  但是她不想那么悲观的看到事情,毕竟他肯叫她来,就是一个希望。

  对于工作,她一向越挫越勇,不轻易退缩。

  所以她还是想努力看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乘着电梯一路上到顶层,里面依旧宽敞气派。

  咚咚咚……

  总经理办公室的敲门声。

  “总裁,威曼集团的陈经理到了。”林亦逸的助理夏御的声音。

  “让她进来。”低沉略带磁性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隔着一层门,陈菲菲都能够感觉到,林亦逸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冷。

  忐忑的推开门,一踏进去,陈菲菲立马看到,已经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林亦逸。

  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搭在把手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轻敲桌面。身上的黑色衬衫,衬得他优雅矜贵。

  他的目光冰冷,带着不可蔑视的威严,静静的审视着她。

  她依旧是一身干练又不失时尚的职业装,纯净中不失妩媚的俏脸,有些苍白。眼睛下方,有很浓的黑眼圈,明显的没睡好。

  陈菲菲心中没来由的一慌。

  “陈经理,请坐。”他出声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叫到。

  “嗯。”陈菲菲点了点头,缓缓踱步走到他的面前。

  她静静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很不好,冷冰冰的,看着他的眼神还隐隐泛着绿光。

  陈菲菲暗自心惊,他果然很恨她。

  “陈经理,你这是……没睡好么?”林亦逸淡淡的开口,目光有些漫不经心。

  “还好。”陈菲菲轻轻的回答,声音细的几乎听不见。

  浓眉一挑,林亦逸的表情有些好奇,“哦?是因为太兴奋了,还是因为太愧疚了?”

  心突然一紧。

  “你……昨天后来还好吗?”嗫嚅了好一会儿,出于内心的愧疚和关心,陈菲菲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亦逸不禁讪笑到,“陈经理,你这是以什么身份,又是以什么心态,来问我这个问题的?”

  “我……”陈菲菲噎住。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他们目前的关系,前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是合作关系?

  如果她说,她担心他,他会信么?

  眼神倏忽转冷,林亦逸一脸的嘲讽,“这算什么?把我送进警察局,事后在假装关心,陈经理,玩这种忽冷忽热,欲擒故众的把戏,很带感吗?”

  他不会信的。

  在心里暗暗苦笑,“我没有……”陈菲菲想反驳,眼睛里有一些受伤。

  却被林亦逸打断了,“没有?没有什么?”

  他无视她眼里的受伤,目光冰冷戏虐,有一点玩世不恭的模样。

  他绝对不能再被她玩弄。

  “我没有玩欲擒故众的把戏。”陈菲菲睁着眼睛,倔强的说道。

  并且攥紧衣角,反驳到,“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昨天本来就是你不对,我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那样。”

  林亦逸冷冷一笑,眼神有些愤恨,“你当然想不到。”

  她当然想不到,一向高高在上的他,当众被所有人联合攻击的愤怒,还有被带到警察局的羞辱。

  然而这些还不算,最让他愤怒的是,陈菲菲至始至终都没有站在他这边,这让他的尊严严重受到伤害。

  他发誓,他绝对不会原谅她。

  其实,陈菲菲能够联想的到,一向心高气傲的林亦逸,当着众人的面,被警察带走是什么滋味。也知道他心里有怒。

  “虽然我不觉得我有错,但是……对不起。”

  “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就算有,我也没打算原谅你。”林亦逸冷冷的垂下眼帘,不屑的说道。

  再抬眸,林亦逸旋即话锋一转,“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快找你来么?”

  陈菲菲直视他的目光,“林总经理请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换了个姿势,林亦逸双腿交叠,双手放在办公桌上,邪邪一笑,“陈经理真是贵人多忘事,我说过,我有公事要跟你谈的,这么快就忘了?”

  “没忘。”陈菲菲应到,她怎么会忘了今天来的目的呢?

  “是吗?那就好。”林亦逸冷冷的说道。

  她果然是因为合同的事才来的。她从来没将他放在心上。

  陈菲菲边打开包包,从里面掏出那份合同,“林总经理,经过我仔细的核算后,我觉得您提的价格完全可行。”

  她很小心的审视他的表情。

  他的目光有些深邃,宛若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嗯,所以呢?”林亦逸点头。

  “所以,您看签约的事……”陈菲菲真的没用勇气,将下面的话说下去,只能屏住呼吸,仔细的看着他的表情,有没有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真的不敢奢望,他会继续跟她合作。

  林亦逸斜睨着她,语调轻缓自在,“签约的事不急……我看我们还是谈谈,怎么解除口头上合作的关系吧?”

  “为……为什么?”尽管做好被拒绝的准备,陈菲菲还是有些错愕。

  “因为我觉得威曼集团,还没具备跟凯悦合作的资格。”林亦逸的神情果断。

  “林总经理这话怎么说?我们前期已经说好合作的,后来你单方面改掉合同,我再次核算后,觉得可行,这都是按照林总经理的意思来执行的。我觉得我们公司的诚意已经足够了。你现在却说威曼集团不具备合作的资格?”

  一讲到工作,陈菲菲就立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她就是不甘心,公司为了这个合约,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这里面还有许多同事的努力。就算被否决了,也要知道原因。

  她才会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就算死,死也要死个明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