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千金大小姐

更新时间:2018-03-22 15:21:15 作者:肚娘 字数:2176

听到这,坐在一旁的杜昕宇眉宇微蹙,放下手中的刀叉,一脸的不赞同。“李娜,没这个必要吧?”

  李娜马上反驳,“为什么没有必要?这损失的是公司的钱。”

  “李娜,这两年公司发展的这么迅速,菲菲同样功不可没。即便没签约成功,也没必要解雇她,她在我们公司五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她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杜昕宇还打算为陈菲菲说话。却被李娜打断了,“昕宇。”

  她有些恼怒,“这不是我在刻意为难陈经理,我不质疑她的能力,关键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今晚的事,我大可花钱把新闻给压下来,但是,要是有个万一呢?”

  “没有什么万一,要是跟凯悦集团合作不成功,我们大可找其他的合作商。”

  杜昕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想法很全面。他不会打那种毫无退路的战争,他更喜欢为自己留条后路。

  “你……”李娜整张脸都快扭曲了,“是其他股东执意要跟凯悦集团合作的,到时候,你怎么跟其他股东交代?”

  “我自然会跟他们交代清楚,而且我们也不是非凯悦集团不可。”杜昕宇固执的说道。

  李娜突然沉默了,她静静睨着杜昕宇。

  他似乎没了以往的冷静,不仅不顾公司的利益,而且还极力的想要撇清跟凯悦集团的牵扯。

  为什么?

  他以前都不会这样,什么事都是公私分明,什么事都是以工作为重心的。

  现在会这么反常,是因为陈菲菲么?

  一抹怒火自李娜的眼中燃起,她双手交叉于胸前,“要是我不同意呢?”眸中满是挑衅。

  “我也不会让菲菲离开公司的。”杜昕宇也毫不退让。

  眼看着李娜和杜昕宇,又要因为她起争执了,陈菲菲连忙打断他们。

  “陈总,你别帮我说话了。李董说得对,本来,签约事宜就是我在负责,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将合约拿到手的,要是不行,我会自动辞职。”

  她一向不是那种容易退缩的人。

  “菲菲……”杜昕宇阻止都来不及。

  闻言,一抹计谋得逞的笑,闪现在李娜的脸上。“陈经理,你最好说到做到。尽快把合约拿到手,不管用什么手段。”

  她就不信,适时的施加压力,陈菲菲会不接受,她一定要让她连反悔都来不及。

  “是,李董。”陈菲菲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陈菲菲他们三人并肩走出餐厅。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夜风徐徐,城市的霓虹灯不停闪烁,街上人来人往。马路两旁,路灯宛若一条彩带,无限延伸,看不到尽头。

  “昕宇,你送我回去吧?我从英国带回了几瓶好酒,要不要尝尝?”李娜媚眼如丝,暧昧的语调,像是某种暗示。

  陈菲菲装作没听见的左顾右盼。

  “不用了,我先送你回去,顺便也送菲菲回去。”杜昕宇毫不迟疑的拒绝。

  脸上的媚笑很明显的僵了一下,李娜却依旧不死心,“你已经好久没去过我那儿了吧?晚上我们好好谈谈。”

  话落,手还旁若无人的挽上杜昕宇的手臂,暗示更加明显。

  陈菲菲继续装傻。

  她知道李娜一向豪放。但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豪放,居然当街调起情来了。

  谈?

  谈什么?

  人体器官的结合,还是怎么生孩子?

  傻子都知道她在暗示什么。

  将李娜的手拉开,杜昕宇的脸色有些怪异,“李娜,别闹了。”

  旋即又转过头朝陈菲菲招呼到,“菲菲,我们走吧。”

  陈菲菲回过神,摇头,“你送李董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她婉拒了杜昕宇送她回去的好意,坚持一个人回去。

  眉头微皱,杜昕宇看着陈菲菲,只见灯光下的陈菲菲,身影显得有些朦胧,娇俏的小脸挂着淡淡的笑,只是眉眼间,却有一丝掩不掉的焦虑。

  见陈菲菲还算识相,李娜不在废话,很干脆的拖着杜昕宇直接往车的方向走去。

  “昕宇,陈经理都说要自己回去了,我们就先走吧。”

  “可是……”杜昕宇还在犹豫,人已经被李娜半推半就的推上车。

  临走前,李娜还不忘得意的向陈菲菲示威,“陈经理,路上小心。”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目送着杜昕宇驱车离开后,陈菲菲这才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车。

  “师傅,到警察局。”

  …………

  与此同时,警察局里——

  林亦逸坐在警察局里面,正在接受一个警察的盘问。“叫什么名字?”

  “林亦逸。”林亦逸老实的回答,目光异常的冰冷。

  “林亦逸?”警察先生显得有些惊诧,“那个凯悦集团的总经理,林亦逸?”

  眼神又冷上几分,“是,有问题吗?”

  “你为什么上人家公司去闹事?”警察更加好奇了,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为什么会跟人家打架?

  林亦逸更加冷了,眼神蹦出的寒光,几乎将那位警察秒杀,“我没有闹事,只是因为某些事起冲突了,你听不懂么?”

  被他的眼神看的发寒,那位警察大哥不禁打了个冷颤,“你不用那样看我,又不是我将你抓进来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走?”林亦逸继续发挥他那足以冻结一切的神功,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被抓进警察局,从来没有这么耻辱过,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人生的一大污点。

  警察慢条斯理看了他一眼,“不急,至少要让我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事情的轻重,才能决定。”

  额头青筋暴跳,林亦逸强忍着心中的沉怒,“没有人受伤,何来的轻重之说?就算要构成伤害罪,也得我动手打人的再说吧?”

  “你别激动,就算你没有动手,也要录完笔录啊,这是我的职责。还有一点,就是你也要等人来保你才可以走。”警察耐心的解释道。

  对于林亦逸这种有背景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强迫自己沉下怒气,林亦逸往背后一靠,“这些,你等我的律师来了,在跟他谈。”

  即使在警察局,林亦逸仍然可以把他那蔑视一切的震慑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警察不禁在心里直犯嘀咕,“那就等你的律师来。”

  大约十分钟后,警察局的大门被推开了。

  “逸……”一个动听的声音,焦急的从门口传来。

  听到声音,林亦逸转过头,只见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正不顾形象的朝着他小跑了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