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喜欢的女孩很特别

更新时间:2018-03-16 11:38:53 作者:文心 字数:3341

钟意自那天看冰雕时遇见张雯雯,在一个与平时工作不一样的环境,似乎改变了两人的关系。从那天以后,钟意和张雯雯见面时就显得有些微妙。

  张雯雯那天与钟意一起看过冰雕,当时有感觉钟意挺会关心照顾人的,可是这与工作中的他没什么特别区别,只不过是见识了一下他生活中的一面而已,并没有什么心动的感觉。

  钟意感觉到了这一点,那就是他看张雯雯的时候自我感觉不一样,可是张雯雯一如既往,言语、行为都与原来一模一样。看来,权利、地位、金钱对于爱情只是部分筹码,并不是全部。愚公都有决心移掉挡路的山头,咱也应该有恒心追美女。

  钟意的脑海里现在时常闪现着两个女孩,一个就是在火车上遇见的刘芸,还有一个就是同事张雯雯。前者火车上偶遇,分别后再没有相见;后者差不多天天见面,不过都是工作上的合作。在夜深人静,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钟意最常想起的人就是这两个女孩。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钟意正值青春年少,自当如此。

  刘芸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时候就以才女著称,参加工作进入东阳省人民广播电台,更多地接触社会,加之阅读数十种报纸、杂志,常看电视、听节目,似乎思路更加广阔,想法就多,并且与众不同,行文颇有新意,有时,刘芸会以笔名给报纸杂志投稿。在小报小刊露脸后几回,刘芸开始琢磨着往知名刊物投稿试试。

  这天,刘芸站在邮局绿色的邮筒前,好象还有进行着沉思。两分钟后,刘芸把手中那封橙色外壳、上面印有“东阳人民广播电台”字样的信件投进了邮筒的外埠区,而后匆匆走出邮局。她不知道,她的这篇文章会有怎样的旅程。刘芸希望不管旅程多艰难,只要能够多见见阳光就好。

  喜事来得非常之快,快得让喜欢幻想的刘芸都没有预料得到。刘芸投出稿件的第七天,下了节目,时间已是11点半,她正打算去餐厅吃饭,传达室的值班老头说有她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刘芸吗?”刘芸拿起话筒,电话那头的人开始说话,声音很好听,浑厚的男中音。

  “是我。”刘芸简洁地答道。

  “我是《华南杂论》杂志编辑,我姓张。你寄到我们杂志的稿子已经收到,我初步看了一下,大体还可以。不过,如果要发表的话,还要作一定程度的修改。主要是方向问题可能要稍稍调整。”张编辑在电话中说道,停顿片刻,然后语气更加委婉,“你看可以吗?”

  “谢谢你打电话来,这样吧。我明天正好要去广州,我到你们编辑部来,你当面给我说,行吗?”刘芸的回答出乎张编辑的预料。

  刘芸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她认为这种事情一时片刻没法说清楚,而且她很想和全国著名的时评杂志建立更多联系。刘芸心想,作为一个省级电台播音员,今后的工作决定了她必须对时事、政策和民生等有高度的关注。

  这天是周末,当天晚上刘芸恰好要去广州,那里有一位重要客人需要她去陪伴。所谓重要客人,就是刘芸阴影职业的服务对象,只不过和其他男人一样,刘芸的客人都是不缺金钱和权势的达官贵人。

  张编辑不知道这些,与不会去太关心人家的私事,自然就回答道:“当然好,你到广州之后,直接来编辑部找我。”

  “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再见。”

  刘芸是七天前给《华南杂论》编辑部投稿的,那天,她在犹豫中把她的一篇杂文投寄给《华南杂论》编辑部。

  刘芸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收到《华南杂论》的电话了,他们编辑还给她打来电话谈修改的事情,刘芸感觉特别高兴。

  编辑给作者打电话,这无疑说明了杂志社对于文章的喜爱,表明对她文章的重视,这完全可以理解为,文章的被录用是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在于已,能不高兴吗,这可是全国有影响的刊物。

  刘芸心情舒畅地吃过中餐后回到宿舍,从抽屉里找出了投给《华南杂论》编辑部的文章底稿,仔细地看起来。

  文章标题“改革要有大气魄”。正文:职业是谋生的途径,无论从现实还是传统来说,三陪这个职业是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但是不可否认,有人愿意从事三陪职业,同样不可否认的是许多人在某些时候需要三陪小姐为其服务。

  有人会说三陪是堕落,是贪图享受的表现,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没有人会真正拒绝享受。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更不能有堕落之说。不偷不抢,不危害社会,也可以成为正当的执业者。满足社会中部分人群的现实需要,符合自然人性的逻辑,为何不行?

  政府对社会的良好管理具有重要意义,管理应符合这样的原则:即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不侵害他人利益,如此才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所有满足这个条件的事情都应该不在法令禁止之例。

  社会对于偷盗、抢劫、强、奸犯罪要严厉打击,而性产业显然不属于这个范畴。另外,诸如开办制药厂、设立电视公司和出版社,以及快运、邮政等业务,都应当允许个人或民营资本自由进入。

  政府所需要做的是:所有个体、民营机构的工厂和公司必须提供合乎质量要求的产品,达到国内或国际标准。一个社会,限制太多就缺乏活力和创新力,具有创新能力而胆小的人更不敢有所发明创造,倒是那些只为自己谋取私利的人敢于钻社会的空子,攫取更多不当利益。

  客观地分析,目前的政策和法律显然不能有效地对上述问题进行良好的防范。法律是社会公共管理层面的事情,其基本要求就是尽可能少些这不能做、那不能做的限制,同时起到保护公民和国家、集体的合法利益。

  有些行为,需要个体自身的控制,为了实现某些目标,他会建立一个自我约束机制,对这个机制就应该给予鼓励。举个例吧,吸烟、喝酒有人会出现成瘾现象,但纵观当今中国现状,出现成瘾者的比率较之以前明显减少,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大家明白这些行为损害健康,会直接影响生活质量和未来发展。当一个事情的潜在危害为广大民众所熟知,其市场就会越来越小,管理也趋向于容易。

  法律的前提条件是保护公民的自由权。法律首先要合乎人性,其次是要具备可操作性,人人都去违反的法律就该及时废除。针对前面提到的三陪之类性产业,目前的规节制度和执行情况如何,用不着作更多说明,管理与现实之间的矛盾与尴尬客观存在、无法回避。

  必须加大力度建立全社会的信用体系。缺乏信用的市场经济出现了许多影响极大的事情:假米、假酒、假工程,甚至还有妓、女伪装处、女骗嫖客的人造处、女膜、处、女膜修补术……社会到底怎么了?

  危害生命和健康的因素随处存在,防不胜防。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社会当有更大的勇气和智慧面对现状,进行真诚的、无所畏惧改革和创新。

  刘芸看完自己的这篇文章,觉得暂时没什么需要改动之处,一切等待和张编辑见面之后再说。

  午休过后,刘芸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然后打的前往龙华国际机场。下午五时,由龙华飞往广州的航班正点起飞,冲向蓝天。

  刘芸飞到广州后,一辆豪华奔弛把她接到郊区一幢别墅。电子门在刘芸眼前骤然打开,一位男士迎向了她。男士领着刘芸漫步花团锦簇的院落,穿过富丽堂皇的客厅,当一扇房门自动开启,迎接他们进去之后自动关闭时,刘芸感受到了这个房间极尽豪华之能事,屋里的陈设装饰丝毫不亚于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配置。

  在这样一个豪华的私人别墅,刘芸又将一个男人征服,或者说她被一个男人的力量所征服。世界就是这样,各取所需。男士为这一夜所付出的是现金是人民币数万元。

  第二天早上,刘芸走出套间前十分钟,男士赠送刘芸钻石项链一条,附8800元的发票,说是留下做个纪念。人与人之间大不一样,有人日掷千金,有人衣不裹体、食不饱腹。

  迎着朝阳,刘芸知道她必须奔波她真正的阳光职业生涯了,她今天得去拜见《华南杂论》杂志社张编辑。

  这天是星期六,属于周末,学校、政府部门都休息,只有一些公共行业人员在忙碌着。从前的报刊杂志编辑部周末都休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报业竞争加剧,尤其是广告投放成为报社创收的重要一面。

  为了争取尽可能多的市场份额,报刊杂志的工作作风大为改观,因为没有发行量作为基石,广告要根本就上不去,报刊杂志随时存在倒闭关门的可能。这样一来,大家有了紧迫感,那些信誉高,质量好的报刊杂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不过,再有名气的报刊杂志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就是一种良好的竞争。人类社会的主体是人,多数人的喜好和利益所在,乃是社会法制和制度要力保之所在。

  刘芸很快就找到了位于广州市雨花路的《华南杂论》编辑部。编辑部不算宽大,但包厢式的工作间使这里的一切显得井然有序,大约一半以上的包厢有人,一进门就听见这里的主弦律,是电脑不停打字的“叭……叭”声,虽然较单调,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倒让人感受到这简单音乐中的文化和知识氛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