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那女孩的双面人生

更新时间:2018-03-16 11:38:38 作者:文心 字数:2355

钟意正式上班了,他的工作就是局长秘书,直接在马为民局长领导下工作。

  这个岗位对钟意来说可谓得心应手,也就是说能够轻松应对。在工作之余,钟意偶尔会想起那个在火车上一起度过了两天两晚的美丽女孩刘芸,但是,刘芸并没有与他联系,而他想过去找她,也并没有付诸于行动。

  刘芸踏着晨曦,走在东阳省人民广播电台花园般的院子里。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自由而放松。

  林荫道上,一些男女老少各色人等正在进行晨练,打羽毛球、太极拳、剑术、健美操等,全都怡然自乐。刘芸向认识的几位同事问好,另有几个中年男人则极为主动地向她微笑着招手示意,她似有似无地回复着浅浅的微笑,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熟悉这几个人。虽然刘芸只是电台刚来不久的播音员,但以她在电台的高知名度,料想那几个中年男人一定清楚她是谁。

  刘芸轻轻地拧动钥匙,走进宿舍,却发现里面静悄悄的。刘芸这才想起,同屋友的未婚夫从外地来看望她,情侣俩去滨海搞2日游了。

  刘芸想洗漱后休息,以弥补头一天晚上睡眠的严重不足,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对刘芸来讲尤其如此。她陪客的任务很是繁重,她不知道为何要选择这条路,选择这样一个与她的职业完全不匹配的风尘之路。

  刘芸脱衣躺在床上,半小时过去却依然毫无睡意,于是她干脆披衣起床。站在床前想了几分钟,而后在书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抽出了那本带锁的日记本。让她自己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写成了一篇长长的日记。

  日记是自己生活的记录,刘芸用流畅的笔调真实的记录所思所想,所接触的人与事。在日记里,可以畅所欲言,文为心声。这样的日记,就是给自己看的。

  ×月×日,天气晴。

  今天是长假的第二天,但对我来说,放假不放假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在电台播音员,这是阳光下的青春生活;可我的兼职,却使我生活在社会的暗处,谈不上假期,也不会有什么法律法规来保护与我一样人群的所谓权益。

  从目前的情况看,有不少的人在从事着这个职业,可以说,这中间的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的权益可言。

  我选择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并非生活所迫,可说是人各有志吧。说到底,我的性不一定与感情发生联系。有时的性,就是逢场作戏。一男一女两个演员,自导自演,兼做观众,表演得好与坏就两人清楚,旁人无法评判,没有裁判的比赛,没有规则的游戏,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昨晚,陪了一宿一个外省来的领导。这个领导长得一副大圆脸,胖墩墩的,一举手一抬足的气质倒不错,给我的第一印象与我平时所接触过的其他高级领导有些不同。大凡这样级别的人物,都喜欢指挥人,陪的时候只要按他的旨意(语言或肢体的)去做,他就会很高兴,小费自然是不会少的。他们图的是什么,就是两个“舒服”。

  昨晚的这领导,让我感觉到意外。在我走进他的房间后,他正在看电视,是一档关于公关与经济的节目,本省省长正畅谈如何建设经济开发区。我想眼前的这位外省领导或许与电视上的本省省长认识呢。

  外省领导住的是宾馆高级套间,也就是我常出台的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包房。一般外面来的省部级领导都住这里。当然这家酒店只有一套,谁的级别最高,谁就住这。

  我在行业里有些小名气,不少住这包房的男人会多方联系找我前去,让我陪着度过一个心乱的夜晚。当然,我在这个行业的出名,是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圈子,准确地说,是在副省部级领导这一层面,在同学与朋友中间,在老师中间,并没有人对我私下里的这些行为有着什么了解。

  当然,在阳光下,在省广播电台,在龙华市,在我的朋友圈子里,我是很有名气。我的出名缘于我的美貌和播音才华。记得有一个记者为我写过这么一段,有点意思,也很八卦。他是这样写的:刘芸这个女子,聪明脑袋,魔鬼身材,眼睛梦幻,双唇性感,我想只要是见过她的男人都会有这样一种冲动,那就是:做我的女人吧,哪怕就是一刻钟我也愿意付出我的所有,哪怕是生命。

  我想,很多人喜欢发誓,尤其是男人,但发誓后并没有太多人会去理会这个誓言的真假。

  我站在门口打量他的时候,他站起身来,走近我,和蔼地伸出手来,和我握手,一连叠地说:“你好,你好!”。我同样礼貌的回敬他问候。

  “你坐,需要喝点什么吗?”他带我进入会客室后很客气地对我说。

  “你坐下休息,我来弄就好了。”让客人高兴和满意是我们的服务宗旨,所以我就抓紧时间进入工作程序。

  我给他斟上一杯青岛红葡萄酒,也给我自己来上一小杯。我之所以喝酒,一是使脸色更红润更自然,再者就是喝了酒后容易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忘我了,就是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了。

  他喝了点酒后,似乎很想和我说话。不停地问我,你家在哪?多大了?在哪读书?我一一作了回答,对于这样身份的领导,我根本不想隐瞒什么,我想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我知道,他们不可能会记住一个风月女子,不会记住与这样一个晚上要干的事情没有多大关系的细枝末节。

  在风月场所,男人的目的是要抓住眼前的实际,抓住黄金般的春宵,不论是谁,大抵都差不多。男人见了女人,尤其是这种本就心知肚明的情况,在美酒、美女的双重夹击和强烈刺激下,都会立即将我拥入卧室,但是他没有,他和我聊了很多,聊专业,聊经济发展的问题(我渐渐地知道,他是外省主管经济的副省长)。我隐约觉得,如果单从行政方面来说,他应该是一个很有责任心、很有能力的领导。

  其实风花雪月这种事情,和个人的行政管理能力并不矛盾,但是不幸的是生活作风问题依然毁掉了很多有才华的领导。和他聊天,使我明白:人生是需要不懈追求的,但是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自己来决定,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才能走上成功之路。

  也不知是深夜几点,很自然地我们就相拥在一起,不象是完全的商业性,说起来,嗨,怎么说呢,好象多多少少带了点情感的因素,这对我来说,也是极为罕见的。

  一阵急风聚雨之后,他轻轻地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那种神态,显然是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极度兴奋和满足。

  古话说“戏子无情,婊子无意”,我想最终的结果也就是逢场作戏,如此而已,我和他的关系也立即就结束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