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公交车上勇斗小偷

更新时间:2018-03-16 11:38:08 作者:文心 字数:1497

钟意属于节省型的男孩,不会轻易浪费手里的钱,不该花的他不会花出去,该花的他也会慎重考虑再花。从火车站出来,他没有理会拉客的出租车,而是径直走到公交汽车站去乘公交。上帝给了他强壮的体魄,他在中学与大学都坚持体育锻炼,所以对于体力方面,他比一般人要强大的多。

  公交车里人还真不少,尽管开了空调,但依然有些闷热。大家都显得没有精神。车到一个站,下去了几个人,但上来了更多人。车厢里显得更拥挤起来。

  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我的钱包不见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钟意循着声音望过去,见一个中年妇女,拽着她身旁的一个年轻人嚷道,“你还我的钱包。”

  “咦,你这人真怪呀,凭什么说我拿了你的钱包。”年轻人讥讽道,“不要随便诬陷好人。”

  “我刚才看见你拿的。”女人似乎有足够的证据,可是又好象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我亲眼看见的。”

  “哦,你自己丢了钱包,你说看见谁拿了,就是谁拿了。”年轻人一幅歪理走天下的模样,“那我说我的钱包也丢了,一定是你拿了。”

  女人听年轻人这么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哑口无言,颇为尴尬。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没有依据就不要乱说。”年轻人气焰嚣张,“松开你的手,不然我告你非礼了。”

  女人气得流下眼泪,钱包没有,还受这小年轻一顿奚落。

  这时,旁边的一个老大爷指着离他们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钱包在他身上。”

  原来,刚才老大爷正好在女人和这两个年轻人的身旁,因为他个儿高,就全部看见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偷包、转移的全过程。本来,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而女人也是破财消灾之类的,他没有打算站出来指证两个小偷。然而,看着小偷偷人钱包还这么狂妄嚣张,而女人泪流不止,他决心割出去了。在那一刻,他想正义终究战胜邪恶,同时车上有这么多人,还怕两个小偷吗。

  那个身上放了偷来的钱包的年轻人一时慌了手脚,他没有想到行事麻利的他们,转移了的钱包还会被人看见。

  一不做,二不休,这个小偷瞪起他的眼睛,饱含凶光,这凶光还真吓退了几个胆子稍小的人。

  老人没有向邪恶低头,“你把钱包还给人家。”他的用词还是相当客气,对小偷以礼相待。

  “还什么还?我没有拿他的钱包。”这个年轻人同样地张狂嚣张,“老不死的,你少管闲事。”

  钟意一直在注视着事情的进展,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省会城市,居然还发生这种事情,还有王法没有。

  他挤上前去,站在年轻人的面前,严厉警告道:“你把东西拿出来,否则我们把你送到派出所去,让警察和你说说清楚。”

  “你是什么人?我干吗要听你的。小白脸,白眼狼。”这年轻人纯粹是乱骂人,口不择言,他看钟意长得白,就骂成小白脸,还来一个白眼狼。

  周围的人看老大爷和钟意都在出头,胆子大了起来,听小偷说这样没有文化的话来,冷不住对他讥讽地一笑。

  小偷恼羞成怒,他把怒气发泄到老大爷身上。他突然收肘,出拳,重重地打在了老人的眼匡上。

  老人的眼眶立即肿了起来,还流出血来。

  众人见这个场面,重新害怕起来,大家纷纷往两边退。那边被偷钱包的女人也收住泪水,她意识到今天遇见很歹毒的小偷,她的钱可能找不回来了。

  这样正好,大家的散开让钟意有了施展拳脚的空间。钟意果断出击,他一个螳螂腿,扫向打人的小偷膝盖后窝,小偷立即跌倒在地。钟意再用手将小偷的两只胳膊反转起来,并且用力地往上提。

  小偷痛得求饶:“大爷饶命,饶命!”

  另外一个小偷原本想出手相救,可是看到钟意这么厉害,打消了主意,乖乖地从倒地小偷的身上掏出钱包,交给了那位女人。

  见此,钟意稍稍放松了反转小偷胳膊的力度。“师傅,请你把车开到派出所去。”钟意对司机说道,他觉得小偷打伤老大爷,构成对正义人士的严重伤害,已经不能放了算。

  全车人对钟意投以敬佩的目光,司机自然也很配合地把车开往了最近的派出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