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知她有男朋友吗

更新时间:2018-03-16 11:37:54 作者:文心 字数:1244

钟意在火车上一直想问刘芸关于她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到底感觉不是那么妥当,所以一直憋着没有问出来。与刘芸本身一起的时间过得特别地快,这四十几个小时坐下来,都好象只好了一两个小时似的。

  当火车在龙华车站稳稳地停下来,列车播音员用标准的普通话——可以听出来带着龙华市的尾音——欢迎各位旅客到达龙华市时,钟意都觉得似乎还刚刚从北京站发车不久。

  “钟意,你到家了。”刘芸听到广播里的话,调皮地对他说,“我离家是越来越远了。”

  “你都要在这工作了,这也就是你的家了。”

  “希望是这样,一个地方熟悉了就会有感情。”

  “人也一样。”钟意有些不舍,“但愿能有机会再见。”

  刘芸笑道:“同在一个城市,肯定会有再见的机会。况且,我们不是互留了地址吗?欢迎你有空来我们电台指导工作,我还要向你请教诗歌呢。”

  钟意从这话却没有听出具体的含意来,因为没有弄清楚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她的这话就不能太当真。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有男朋友又怎么样,也不是终生制吗。

  就象自己,和师姐轰轰烈烈爱了一年,散起来也很快,好比茂密的芦苇,当冬天来临时,变枯了,一把火能在很短的时间烧个精光。

  师姐终究是个好人,她的离去给钟意淡淡的忧伤与想念,并没有伤到他的心灵深处,不知是爱得不够深,还是爱得足够深,象歌里所唱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

  钟意帮刘芸拿下她大大的旅行箱。

  “谢谢。”刘芸时刻礼貌有加。

  “我帮你提出去。”钟意当仁不让,这个时候,他是不二的护花使者人选。

  “辛苦你了。”刘芸还是很客气,这客气让钟意明白,他和她还只是火车上投缘的聊客,此次一别,难言将来。

  “有人接站吗?”钟意问道,他想要是没有人接站,他会一直把她送到她想去的地方,单位或者是她姑妈家,在龙华市,钟意是主人,他有能力让刘芸迅速平安地到达目的地,“没有的话,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谢谢你。我表妹和姑妈都会来的。”刘芸向车窗外张望着,看见了她的姑妈和表妹,“她们来了,就在那里。”

  钟意顺着刘芸的视线往外看去,有一个中年妇女与一个年轻女孩在那边朝火车上张望,她们显然没有看见刘芸。

  “把旅行箱给我吧。”刘芸在车上看见了接站的姑妈与表妹,心里踏实了,她对钟意说,“谢谢你一路的照顾。”说罢对他莞尔一笑,“以后见。”

  这一笑,钟意浑身发酥,真美呀——刘芸的笑,既便不能与她终生相守,倘能偶尔相聚,也足以三月不知肉味。

  钟意让刘芸走在前面,在客套之时,他们被、插队的两个人给冲断了。刘芸先下车,她的姑妈和表妹立即迎上来,把她接走了。刘芸没有再回头看钟意,她忙于和姑妈、表妹热情寒暄。

  钟意没有要爸爸妈妈来车站接他,他一直特独立,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放寒假时他从北京坐火车回来,爸妈到车站接过他一次。后来,他就坚决不要他们来车站了,他说一个大男孩,又是回到熟悉的家乡,在北京都没有事,到了龙华市就更不用担心了。

  反正不急,钟意站在队伍的后排,用眼睛搜索着走远了的刘芸。刘芸没有把他介绍给她的姑妈和表妹,所以他没有上前去打招呼。缘聚缘散,有缘注定会重逢。钟意在心里为自己与刘芸的未来作注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