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你无耻!

更新时间:2018-02-27 17:30:39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1965

玉蝶看了看他,再看了看那名唤作轩辕少的男子。

  “喝了吧!喝了轩辕少就放过你!”人群再次起哄。

  不知何时,已经有一张玻璃圆桌摆放到了二人中间。那轩辕少就这么翘着二郎腿坐在圆桌一头旁边的靠背椅子上,想是对宫正浩的‘提议’没什么异议,所以,就这么看着宫正浩将那杯酒递给了玉蝶。

  好!我喝!

  玉蝶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现在和他争辩应是没用,毕竟是自己‘撞人’在先。碰上这样不讲理的人,也只能这样了。

  她接过宫正浩的酒杯,一口气就喝下一杯。

  宫正浩道:“来,再来两杯!这样才能让轩辕少看出你的诚意!”

  说着,还冲那轩辕少使了个眼色。

  玉蝶是没注意到了,若是注意到她一定不会喝。

  只是,玉蝶的酒量还是可以的,以前和秋梦和白杨一起也喝过,所以,面对宫正浩的劝酒她也没多想。

  她接连两杯酒下肚,空空的酒杯在那男子面前一晃,往地上一甩,然后欲推开众人往前走去。

  然而,她才往前没走十步就感觉脑袋一阵的晕眩,脚下再一软,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宽宽大大的床上,一扇巨大的飘着紫绒色窗帘的落地窗映入眼帘,两侧是古色古香的豪华家具。

  还好,衣服还穿在身上!

  只是,估计是酒精的作用,脑袋还是一阵的晕眩,身体还是阵阵的发软。她奋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容易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好像之前来找雨嘉的,然后撞到一个人,就给人家赔酒道歉,再然后……

  玉蝶摇了摇头,好像哪里透着股不对劲。

  自己的酒量从没这么差过,那酒自己也喝了,不算烈酒,那么就是那酒的问题,可是,那酒是宫正浩递给自己的啊。

  难道是他……

  可是他是雨嘉的男朋友啊!

  她和他不都是来找雨嘉的么?

  如果,这些都不成立,那么,自己现在是在哪?

  床的尾处是一阵‘哗哗’的水声,从不时升腾起的蒸汽判断,那里,应该是间浴室。

  很快,水声停止了,能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玉蝶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终究,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

  那上身赤裸,只在下身围着块白色浴巾出来的男子不是宫正浩还能是谁?!

  “宫正浩,你带我到这个地方来是要做什么?!”玉蝶大声质问道。

  她的身子实在是动不了,原来这个宫正浩不单是个纨绔子弟还是这样一个无耻之徒。

  “白小姐应该会知道来英皇的人都是干什么的?”宫正浩敛声道,却是踱到了玉蝶的床边。

  霎时,一阵沐浴露的清香就扑鼻而来。

  玉蝶尽力让自己往床另一边靠,可是,基本无力的她只能挪动一点点。

  “宫正浩,我是雨嘉的朋友,你就不怕我把你今天做的事告诉雨嘉吗?!”玉蝶只得抛出穆雨嘉。

  “呵,你告去!”宫正浩冷笑一声,道,“谁都看到你是自愿喝酒的,她要是不怕韩玲让穆氏与韩氏和天娱的联姻完蛋,你就尽管让她来找我!”

  “韩玲?穆氏?”

  玉蝶好像想起了什么。

  对的,上次面试自己就是在韩氏。

  可是,穆氏,自己好像只听说台新的四大名企,从没听过穆氏。

  像是猜到了玉蝶的心思,宫正浩徐徐道:“穆氏集团是东南亚一家背景神秘的公司,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经营的业务,但是它的财力远在台新四企之上。雨嘉就是穆氏集团的总BOSS穆洋的女儿。”

  宫正浩声音虽平静,玉蝶却如同脑袋受到重重一击。

  穆洋……

  原来雨嘉竟是穆洋的女儿!

  自己居然真是她口中口口声声咒骂的小三!

  一时间,百感交集,竟迟迟未作出反应。

  而,见玉蝶不动,宫正浩还以为自己的话奏效了,俯下头,对着玉蝶柔声道:“白小姐也不用太担心,只要白小姐不说,雨嘉自然是不会知道的,我是天娱的负责人,白小姐今后要在天娱发展我自然会多多关照的……”

  说着,在玉蝶精致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

  ‘啪——’

  随之而来的就是硬声声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宫正浩捂着脸,望着面前这个面色已经被怒气涨的通红的女人很是恼火。

  在天娱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敢扇他巴掌,何况他还用她今后的发展做条件!

  “你是在留恋那个男人吧?!”愤怒之下宫正浩终于脱口而出。

  扇宫正浩耳光玉蝶也是意外,她当然知道这些人谁都是轻易得罪不了的主,可她实在是动不了,现如今又被宫正浩一阵反问,她也噤声,除了婶婶,还没有人知道她和穆洋的关系。

  想到这,玉蝶也脱口而出:“没有!”

  潜意识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外人知道她和穆洋的关系,尤其是宫正浩,她不知道让雨嘉知道了这些会有什么可怕后果。

  “没有?你今天中午看到他和那个女人走出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都直了。”宫正浩很是轻佻的回道。

  今天中午……

  玉蝶再次陷入回忆。

  今天中午她是和白杨秋梦他们一起……

  “……是你在跟踪我!”玉蝶脑袋一抬便看到宫正浩已经坐到了床边,离她只有一拳之隔。

  这个暧昧的距离确实另人担心,还好知道了宫正浩知道的人不是穆洋,心里又有点小小的安心,可是,一想起今天中午的一幕当然还是愤怒!

  而,宫正浩只是嘴角一扬,算是回答。

  “雨嘉的短信也是你发的……”玉蝶试探性的问道。

  “电话和短信当然是我打我发,那个笨丫头的手机就在我车上!”宫正浩断然回答。

  “……你无耻!”

  “是了,我就是无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无耻的!”

  宫正浩扑了过来。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