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影星,就等于戏子加娼妓!

更新时间:2018-02-27 17:31:27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2120

“晓曼小姐,是这样的……”

  玉蝶想和徐晓曼解释状况。

  可是那边的徐晓曼刚从宫正浩那边窝的一肚子的火出来,又平白被玉蝶打断话,怎肯听她解释,只是一肚子的火一咕隆的全发了出来,疾声说:“你以为影星是个什么样的行当?你们见天的往里面钻营!月薪上百万?住高档的别墅?每天穿梭在上流社会?错!你以后就会明白了,影星,就等于戏子加娼妓!”

  说罢,徐晓曼重新戴上墨镜,轻哼一声,包往肩上一挥,扬长而去。

  剩下的玉蝶望着她的背影一脸的愕然。

  “不要管她,她今天吃错药了!”

  背后飘来一名男子的声音,玉蝶回头看去。

  但见来人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修长白皙的身材皮肤再配上两道浓浓的剑眉倒是好看。

  而望着转过头来的白玉蝶,男子先是一怔,而后笑咪咪的道:“哟,这位姑娘倒是在哪里见过?”

  看来是个纨绔子弟。在学校起,这样的公子哥玉蝶见多了。

  她不卑不亢的答道:“我是来这里等人的。”

  “噢,等我的吗?”男子很轻松的问道。

  事实上,玉蝶今天穿的很是朴素。一件POLO衫,一条深蓝色牛仔裤。有了昨天的经验,她还是决定出门去公众场合尽量不穿穆洋准备的名牌服装。

  “宫正浩!你这个混蛋,说好等我的,怎么现在是要跑了不是?”

  那边雨嘉气势汹汹的冲上来,一把扯住面前这个男人,喊道:“你是现在要溜了是不是?”

  看着雨嘉这个样子,玉蝶立刻明白了,想必面前这位就是她开口闭口的男朋友了,而且还是这的BOSS,宫正浩。

  “咳咳——”

  玉蝶轻咳两声提示面前两人。

  雨嘉这才注意到身边的玉蝶。

  “宫正浩,我男朋友!”雨嘉大方的说道,同时一指白玉蝶,为宫正浩介绍道,“白玉蝶,我大学同学,台新校花,就是我昨天给你提到来面试的人!”

  玉蝶一听,脚跟一踉跄,差点要倒了。

  这个雨嘉,她没说让她来面试的啊,这个要是被穆洋知道可有她好果子吃了,遂道:“雨嘉,这不行,我看我还是回去吧,这工作不适合我。”

  说着,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雨嘉一把将她拉住,生气的道:“你又要走不是?!我的面子都不给了是不是?!”

  “雨嘉,不是这个意思嘛,是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个!”雨嘉气起来手劲真大,玉蝶尽力挣脱她的手。

  “白小姐长的这么漂亮,又是名校毕业,适合不适合怕是不由得你说的算咯!”宫正浩双手一插腰,狐狸般秀美的眼睛狡黠的打量着玉蝶。

  雨嘉白了他一眼,继续道:“就是嘛,叫你去面试,不过就是找个饭碗。做的一般,赚口饭吃,要做的好了,一个月百八十万的,还怕调不到金龟婿?早晚把你那男朋友给甩了!让他在你面前装的二五九百似的!”

  雨嘉边说还边瞥宫正浩,宫正浩头上可是一阵黑线,这都是在说谁啊?

  玉蝶转念一想,也好,虽然风险是有点,但是只要努力,机会更大。

  ******

  光线不大好的面试大厅内。

  穆雨嘉一手挽着双手交叉抱胸的宫正浩认认真真的盯着前台上的白玉蝶。

  台前,除了他们两人外,另有一名身着乳白色马夹的年轻男子,一名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和一名穿着蕾丝花边的年轻女子。

  那年轻男子一手拿着表格,一手边做着笔记一边对台上的白玉蝶说:“你说你的专长是唱歌,那就唱一首看看。”

  玉蝶略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梦是唯一行李……”

  她的嗓音与孟庭苇一样空灵、清脆、收放自如,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但是从小生长在高原处,生就的声线清晰,嘹亮,这一点比孟庭苇却更胜一筹。

  那年轻男子略略点头。

  继而又道:“既然是来天娱做事,少不了要参与表演。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即兴表演,‘三十年后恋人再相会’!”

  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了玉蝶。

  她现在还没正式的男朋友呀,穆洋吗,他只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

  电影来源于生活,没有生活积累确实难出好作品。

  下面的雨嘉干着急,脚轻揣了一下宫正浩,爹声道:“啊呀,这人真是的!宫正浩,看你的属下干的好事!我叫我同学来你公司做事,你还真出题考倒她了?”

  宫正浩眉毛一挑,仍旧是双手交叉抱胸,饶有兴趣的道:“不就是‘三十年后恋人再相会’。呵,怎么,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

  “哎,你……你又想干什么你说……”突然,雨嘉火大,但是,停住了,台上,玉蝶清脆而有悲惋的声音已经将她吸引。

  “……我们曾经是恋人,如今成了路人。这样挺好,没必要去设法掩盖它。因为人海之中,便是如此,因缘而聚,因缘而散。就如同这缓缓流淌的丽江之水,在眼前,若是留意,便是记下,然后便是一生……

  而时的玉蝶,似是沉浸在久远的回忆中,语调时而高亢,时而哀愁:“……后来的我们彼此分离,天各一方,各自漂泊,沐浴在不同的阳光里——曾想过,可能永远不再相会,也可能再次相逢,但不再认识:因为,不同的大海和阳光也许已经将我们改变!”

  女孩伸出双手,虚无的时空中仿佛万千彩蝶已化就,承载着女孩对昔日恋人的怀念飞向记忆的远航。

  语调止了,女孩双手缓缓落下,她的面上写满了忧愁纠结和无奈。

  好半天,空旷的大厅内静止无声。

  啪啪啪——

  那年轻男子带头,其余人陆续鼓起了掌。

  玉蝶只记得以前看过某本书上有这么两段,书中主人公大概是对曾经发生过的往事产生大量的感慨,而写的这两段心路历程。玉蝶特意将它做为好词好句给记忆下来,也没想到今天会派上用场。

  台下的雨嘉也伸出两个大拇指,大声说着冲台上连连比画着:“好!玉蝶美眉,WELLDONE!”

  那名身着蕾丝花边的年轻女子也对这边投来微微一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