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阎熠,你出来!(2)

更新时间:2018-02-26 13:44:12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1510

而穆洋,这个近五十岁,年纪大的能做她父亲的男子的名字从那一刻起便映入她的脑海,围绕着它的除了她的满腔恨意,更无其他。

  想到这里,玉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眉望了望手中那一簇还带着幽香的白菊,俯下身将他们放在了父亲的墓前。

  左边的墓是玉蝶的奶奶。墓碑上,奶、奶、的照片还在望着她,露着她熟悉的笑容。那往日慈祥的笑容现下却如同冬日的寒冰刺透玉蝶的心扉。

  奶奶,玉蝶不是你的好孙女,玉蝶到现在还是赚不了钱,还不了爸爸的债,还要靠那一纸契约!

  旁边一个黑影划过。

  谁?!

  玉蝶警觉起来。

  自从立下这契约,她时不时的感觉到一股子的窒息感。

  尽管他经常出差,尽管不是一直在身边,但是他的身影总是如影随行。

  契约一:契约人乙白玉蝶不能去没有事先汇报的地方,如果被发现,减扣白泉的住院治疗费用。

  所有的契约中,玉蝶最恨这条,这样,就等于将她的人身自由来换伯父的生命!

  没有人身自由,对一名正处花季的少女来说,谁人忍受?

  “谁在那里?!”直起了身子,玉蝶终于吼了出来。

  他们的墓碑选在最尽头,旁边种植着一片柏树。

  这片柏林是墓园绿化用的,墓园早有规定,不许扫墓者随便进入这片柏林,以免践踏树木。再加上这里是墓园的角落,人烟现在主要集中在墓园的前面。所以玉蝶知道,如果仅仅是扫墓者是不太可能出现在柏树林里的。

  她往前疾走了几步,便见右手处一只乌鹊平地飞起,嘴角边的青草随着它的飞起纷纷飘落。

  是乌鹊?

  玉蝶没法信!

  她又快速往前走了几步,一脚跨进那片柏林,一抬眼便见一衣黑色的裤脚隐入最后几棵柏树后面。

  玉蝶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现在,不见到人,她也知道是谁了。

  “阎熠,你出来!”扶着左手边的柏树,冲着那个方向,玉蝶冷冷的道。

  听见这话,那个裤脚的主人顿了顿,想是思考斟酌了下,最后还是走了出来。

  “白小姐现在是越发的精明了!连我在这里也能被你发现!”

  玉蝶看向他,果然是她!她心下暗暗捏紧了拳头。

  阎熠,这个穆洋最忠实的管家兼保镖,在玉蝶眼里他也是他的走狗!自第一次见面起,他就号称奉穆洋的御命‘保护’她!

  呵!保护?

  她宁可他直接说是监视!

  此时,来人的唇边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在玉蝶眼里却是厌恶的很。

  “阎熠,你主人的命令你现在是执行的很好啊!看来我回去可以告诉穆先生好好嘉奖你!”扬着头,玉蝶对对面的人投去不屑的一撇。

  穆洋,现在,玉蝶已经基本摸透了他的脾气,只要自己不无故触怒他,他对自己言听计从。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必须支走他,等会儿她还有一个面试约定,这个约定她没告诉穆洋的。她必须找到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这是以后离开穆洋的砝码。而穆洋,仿佛知道她这个心思,从一开始就否定她出外找工作的要求。

  阎熠听了玉蝶的话也不气恼,只是双手一插裤子口袋,道:“那就谢谢白小姐了!不过呢,白小姐现在祭奠完了没有?属下应该可以送您回去了?”

  “阎熠,我在这里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好像不在你家主人的约定列条里吧?现在马上就午间,墓园是没有提供午餐的,我已经准备在这里陪自己的家人到傍晚,我想您要准备陪我就请便!”

  玉蝶话里带刺的看着阎熠,这个人,据她了解,和其他保镖不同,是随穆洋出生入死过的,穆洋给他的待遇特别的很,专门为他在她的住处附近拨了一处豪宅,再由于他自己的洁癖,外面的外卖他随便是不碰的,一餐饭,非是高档西式餐点他无法进食。

  所以,这里‘简陋’墓园周边的餐厅在她看来是入不了这人的‘法眼’吧。

  果然,阎熠缓缓的道:“既然白小姐这么说,那属下就不方便在这里继续打扰白小姐了。”

  阎熠走了,临走还打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直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小径的尽头,玉蝶才稍微收拾了下随带的物品,转身,准备从后门溜走。

  这场面试对她很重要,是台新市的名企韩氏企业。韩氏企业,高薪的代名词。刚才和阎熠磨菇了这么久,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