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转手

更新时间:2017-12-21 19:12:3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458

“行,行啊,你不错啊郑铮。”郑北咬着牙说道:“不错,看古玩的眼力一点不低,也难怪你能在这里掌盘子。”

  他今天来这里只能说是凑巧路过,想来打击一下这个平素就和自己不对付的家族旁系。但是在看到柜台上的碎片之后,郑北突然意识到一个极好的机会就在眼前。

  他可以用一些手段,让郑铮将这些碎片卖给他,然后他就用自己家族中的秘传手法,将这古董复原如初。

  但是谁想郑铮竟然将他的意图看的清清楚楚,这打的山响的算盘算是就此落空了。

  “十万……”

  郑北咬咬牙,掏出支票薄签了一张支票。他将支票狠狠的拍在柜台上,向着微笑着的郑铮咬牙说道:“十万块钱,对我还真不算是什么大钱。拿着吧,好歹也算是我照应家族旁系了。”

  郑铮一挑眉毛,皮笑肉不笑的笑笑,舒坦的吐出一口烟雾之后,将那张支票收了起来。

  俩人谁都没有发现,在香烟的烟雾涌动中,一道细微的白烟从那一堆碎片中缓缓飘出,投入了放在柜台上的青铜天平之中。

  钱货两清,郑北也不多留,将那些碎片小心的收拾了一下之后,转身便气冲冲的离开了东来阁。十万块钱对他而言并不算是特别大的数目,但是被郑铮看懂了自己想干什么,这让他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不过这也够了……”

  走出东来阁的郑北坐上自己的轿车,他将手中的包裹打开,从中取出一片碎片细细的摩挲着,低声冷笑道。

  “这可是元朝皇室玉壶春瓶啊……嘿嘿!虽然不算是一等一的秘宝,但是相比一般的元青花,这就是元青花中的极品!”

  “十万块?哼!就算是一百万买回来,我都绝不会亏了!”

  郑北点着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家族旁系毕竟是家族旁系,眼里只能看到十万块这种数字,哼……”

  “郑铮……”郑北将烟头丢出车内,冷笑了数声之后,驱车离开古董街。

  虽然想着做完了郑北的这单生意之后得好好的休息两天,但是第二天好死不死正是个艳阳天,郑铮虽然有心休息,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开了店门。

  虽然今天天气不错,但是打开店门枯坐了俩仨小时,却还没什么生意上门。左右也是无聊,郑铮就弄了一盆清水,准备收拾一下桌面上放着的那个青铜天平,把它好好涮洗涮洗。

  这架青铜天平是前些日子郑铮从一个上门卖货的顾客手里买下的,那位客人一张口就说这是一件老东西,说是能追溯到春秋时期。不过郑铮却看出来这青铜天平的问题来了,这青铜天平虽然有一些春秋时期的风格,但是上面竟然能找到古埃及的一些铸造风格的痕迹。

  这两样完全碰不上的风格撞在一起,那就证明这青铜天平绝对是一件假货。

  不过这青铜天平的做工也确实不错,就算不是古董那也能当个摆件玩,所以两人谈了半晌,郑铮用一百块钱就收到了这个青铜天平,准备当个摆件放在桌面上。

  前几天一直这天平一直放着没管,青铜天平也没被好好的收拾一遍,看上去灰头土脸的。今天正好有空,郑铮就准备将这青铜天平好好的收拾收拾。

  正洗涮着这青铜天平,店门被人推开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两位好,有什么需要的……哟。”

  正收拾着青铜天平的郑铮站起来招呼了一声,但是手上却没留神,手一滑,手里拿着的刀片就割破了另一只手的手指。

  鲜血滴落,有几滴不偏不倚的正好滴落在青铜天平上。

  有客人上门,郑铮也管不得青铜天平了。他随便撕了点纸擦了擦手指上的鲜血,然后一脸和善笑容的看着进店的一男一女。

  本以为今天终于要开市了,但是这一男一女别说买东西,连句话都没和郑铮说,只是一脸好奇的看了一遍古董店里摆放的各种古玩就离开了。

  “怎么就这么多喜欢看个稀罕的人呢。”看着两人离开了古董店,郑铮低声嘟囔了一句。这种人他见得不少,来古董店里不是买东西的,就是逛街的时候捎带着进来看个稀罕来的。

  郑铮看着自己被割破的手指头,摇头苦笑道:“这可倒好,为了这么一主儿割破了手指头,这跟谁说理去。”

  手指破了,想要再洗刷那青铜天平是不行了,不过刚才那一顿收拾这青铜天平也差不多被收拾干净了,倒也不用郑铮再动手。

  他找了一块软布将青铜天平擦干,顺带着将上面刚滴落上去的血迹擦掉,然后将它依旧放在了桌子上。

  “总算是弄完了。”郑铮点着一支烟,心满意足的看着被收拾干净的青铜天平。但是郑铮越是看这青铜天平,他就越是觉得不对劲。

  青铜天平的两个秤盘上都没有放什么东西,但是其中一个秤盘却明显的要比另一个低上不少,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砝码放在其中一个秤盘上一样。

  “难道是弄坏了?”郑铮将青铜天平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哪里出现了故障,一切零件都完好如初,没有半点的破损。

  “奇怪了……”郑铮皱眉看着手里的青铜天平,却没有看出来个所以然来。

  “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郑铮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郑铮此时也只能先将青铜天平的事情先放在一旁。

  他将手机接通,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是郑掌盘吧?我是老许啊。”

  “哦,是许哥啊,我现在在店里呢,你过来吧。”

  这个电话让郑铮想起来一件事情,那是东来阁的老板王谦之前交代给他的事情。

  那个做房地产起家的王谦前段时间参加了一个拍卖会,买了一件古玩。能上拍卖会的古玩都是经过专家反复验证的,绝无假货,所以王谦拍下来那古玩的时候也挺干脆,以十万块夺得了那件古玩。

  王谦经常全国各地乱跑,也不能让这古玩放在他身边。所以他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就跟郑铮打了个招呼,说是近段时间就让人把那个古玩送过来,先摆放在店里,有主顾买的话就让他们买了去,没人买的话等王谦回来的时候再拿回去。

  这件事都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月了,郑铮也一直没听到王谦那边传来消息,所以这件事情他也就没怎么上心。现在这个电话一打过来,郑铮就想起来这件事情了。

  这个老许跟着王谦有不少年头了,虽然现在还是王谦的司机,但是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心腹。郑铮跟这老许没什么深交,之间也没说过几句话,只能说是个过面熟的交情。

  电话挂断不到十分钟,老许就到了东来阁。

  “许哥,辛苦了。”

  看着风尘仆仆的老许,郑铮递过去一支烟,笑着打了个招呼。

  “郑掌盘天天照应着这店面才叫费心呢,我这算什么。”已经差不多四十岁的老许笑着接过了烟,一手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红木盒子,递给了郑铮:“这就是老板让我带回来的东西,郑掌盘,这东西可就交给你了啊。”

  “行。”郑铮点点头,接过了那红木盒子,顺手打开了那红木盒子看了一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