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辰微——

更新时间:2017-12-27 08:56:54 作者:安若溪 字数:1959

就在这半空中做这场交易的同时。

  立交桥上。

  以白子墨那辆小车为首,后面,数十辆小车“嗖嗖嗖”的撞到了一起。

  刚才还在吵吵嚷嚷,寻找责任,骂骂咧咧的人群当看到车内伤员的惨状瞬间哭成了一片。

  这样一场连环交通事故死伤不下二十人,足以令整个环岛路立交桥瞬间交通阻塞。

  数十名警察不断在其中来往穿梭疏通人流。

  看到这个场面时,乐微微已经到家,正在和白熠辰一起应对民政局的工作人员。

  她很是佩服自己这个,嗯,准老公的手腕,连民政局工作人员都给请来了。

  一系列的填表格,贴照片,盖印章,有条不紊的进行完后,看着那两张红彤彤的结婚证上的名字:白熠辰,乐微微。

  辰微——

  她顿时笑了。

  顾岩匆匆忙忙的走进来,看到白熠辰和乐微微正在配合民政局官员办理手续,走到白熠辰旁边,喊了声:“白总。”犹豫了下,见他还在忙,不敢上前。

  是白熠辰让他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白总,你看。”顾岩将他刚收到的直播的平板转给白熠辰,放到他们的桌面上。

  看到白熠辰拧紧了眉头。

  乐微微连同两名工作人员同时好奇的瞄去,就看到这一场面。

  她吓得率先缩回了头。

  其中那名男的民政官员还在扼腕叹息:“好可惜,现在的人啊,就是不顾交通秩序。二十多条人命啊。”

  那名女的民政官员也附和道:“又是二十几个家庭啊。唉,上次我的一个亲戚也是刚前一天办好的结婚手续,第二天就出车祸。啧啧,好可惜。”

  “什么时候的事情?”白熠辰将那平板还给顾岩,人也立了起来。

  顾岩答:“今天上午十点把钟。”

  看到他们有事情了,那两民民政官员也知趣的说:“那白先生你忙,不打扰你了,我们先走了。”

  白熠辰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向乐微微道:“微微,我和顾岩先去商量下事情,你送下他们。”

  事情?

  想到刚才他们交流的内容。

  难道白熠辰的公司每天还忙这个?

  呃……

  乐微微是多美好阳光向上的女孩,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这个意识领域上的错误立即自我打住,马上露出乖乖女的笑容:“嗯,好。”

  白熠辰又看向那两民政官员:“今天就麻烦二位上门了,我夫人这就会送两位下楼。”

  夫人……

  他这算已经兑现了承诺,她真是他的妻子了吗?

  那么以后呢……

  乐微微极力控制自己心下的某种不安。

  书房内。

  ……

  顾岩还在陈述:“白总,事情就是这样,判官大人已经派了两名使者前去查看,根据其中几名逝者所述,他们亲眼见到当时,半空中云层形态诡异。初步结果是造成那些伤者和某些逝者状况的这场事故不像是人为,应是有魔界的人作祟。”

  见白熠辰扔簇着眉,顾岩继续:“要不……通知判官大人让在医院工作的使者注意下这几天余下伤员的伤情动向?”

  白熠辰这才缓缓点头:“……也好。”

  ……

  乐微微这边,她刚送那两名民政局的官员下楼现在已经折回,站在主卧中,环顾着这间这两天一直属于白熠辰的房间,正在考虑一个大问题:今天晚上该睡哪。

  往前,她都是睡在客房,那是因为他们还没办证,她有理由。可现在,他们已经办证……

  嗯,他的床果然比她的舒服,她一屁股坐下,心下感慨,兴隆地产真会办事,连主卧的床都装修的比客卧豪华而柔软适度。

  ……

  于是,下个场景中,白熠辰刚回主卧,打开门准备洗澡休息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乐微微躺在他那张大床上,蜷缩着身体窝在被窝里,一双俏丽的眼眸忽闪忽闪的,却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微微,你怎么了?”他开口,有些错愕。

  乐微微回答,仍旧保持那个姿势:“我……我想我已经是你妻子了,该陪你睡觉了……”

  后面两个字说出后,特意压低了声音,好在人包在被窝里,对方看不出自己红了的耳根。

  看来今天自己请民政官员来还是对的,敢情这丫头还蛮自觉的,知道自己身份转变了。

  白熠辰这才转身悠然的打开衣柜门取出睡衣,瞟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那等我,我洗洗就来……”

  洗洗……

  妈啊,干嘛自己脑袋里就无端冒出一连串的限制性镜头。

  乐微微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脑袋里默念紧箍咒,嘱咐自己千万别继续想下去,千万别再想,可是,当白熠辰打开那扇浴室门走出来时,她还是看的眼都直了——

  他从弥漫着水汽的浴室内走出,连面部的轮廓都因为雾气而柔和许多。白色的浴袍松软的自然下垂,恰到好处的遮到小腿,挡住了他那足以令无数少女惊叫的完美身材。

  他缓缓走到她床前,低头柔情的看向她,几滴晶莹的水珠顺着发梢自然滴落,天哪,这男人就是一处行走的风景。

  直到他清唤了声:“微微——”

  “你……你别过来……”乐微微这才从怔愣中反应过来,整个人条件反射的往他对边蜷了蜷。

  见他怔了下,她解释:“我……我今天肚子疼,估计明天要来例假了,所以……所以你今天晚上不能碰我。”

  对,反正算算时间也是这几天了,还不如直接跟他说要来例假,哼哼,好歹熬过去了这几天再说。

  看那女孩涨红的小脸,听着她那振振有词的解释,白熠辰直视着她的瞳孔不禁微微紧了紧,似在分析,又似在审视。

  而后坐上床,冲她莞尔一笑:“好,我不碰你,但是你记得以后要加倍补偿我。”说着,俯下身,挨到她耳畔,声线低哑,“微微,你勾起了我的食欲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