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那是“妖主令”!

更新时间:2017-12-26 16:31:31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09

环岛路,疾驰的双环形立交桥上。

  白子墨的劳斯莱斯幻影显得格外的出众。

  今天他按照平时的工作时间去公司——辉煌文化集团上班。

  对,他按照现在这些人的逻辑把这叫做上班。

  跟他那个大哥不同,他完全不懂他,几千年来,他似乎都为了成为一个“人”而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哼,好好的魔族不做,人有什么可羡慕的。

  又没有与天同寿的寿命,更没有强大的法力。

  就连想法也不见得比他们魔族的人高尚到哪去。

  就说最近,哼,居然异想天开,还派人来跟踪他的车直至别墅!

  要不是他那别墅本身就有法力布阵,他们估计还想对他动手吧。

  男盗女娼。

  难怪父王当初执意灭世,意图扭转这三界格局。

  可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包括无双在内,他们都为成为“人”,能与人接触而乐此不疲。

  至于他,就跟那天他和他哥的对话一样。

  他当初创立这个公司,完全就是在玩票,为了接近女孩。

  创立以后,为了不露出破绽,又得每天开工上班。

  如果不是为了她,他对这个根本毫无兴趣。

  无双,想到无双,他心底不由得再次心潮澎湃。

  这几千年来,魔族妖女无数,但能勾起他心思的只唯有她一人。

  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父王被天帝封印过后,为了避开他那个所谓的“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任自己放逐在三界之外。

  临行前,说是为了修行,其实,只有自己知道,那只是目的之一,是因为当初的自己内心是极度的狂躁不安。

  和乐潇潇对乐微微的恨不同。

  打从一开始起他其实并没有恨过他,相反,是崇拜。

  他对他哥那是样的好奇。

  自小起,他就听父亲说,他有一个哥哥,非常的了不起,年纪轻轻就得以去凡世间历劫。

  神魔要飞升就必须历劫,他哥哥居然这么早就开始历劫。在他们魔界,这被称为天赋异禀,是天生的魔主。

  他为拥有这样一个强大能力的哥哥而感到骄傲。

  那日,他听说派去为父王弄寿礼的狼妖居然被一名人族斩杀,他非常的愤怒,小小人族,居然敢对他们魔族人动手。他立即亲自下令手下妖将将这个人族拿下。

  当这名人族人带到他面前,他准备亲手将他斩杀时,那把妖刀刚刚落下。他没有等来鲜血喷溅,那人族自心脏由里到外倒居然散发出万道霞光,一朵金莲如转轮般显现在他头顶。

  那是魔族皇族的标志。

  他就是他那个自小下凡去历劫的哥哥——白熠辰。

  他很高兴,哥哥回来了,还是他找到的,他亲自去找来父亲。

  结果,他那个哥哥非但不领情,日常中反而对他多以斥责,抑或对他日常行事嗤之以鼻。

  不就是杀了几个人族吗,不就是让妖族的人在人间得以放浪几下形骸吗,不就是让幽冥的人在人间可以行事自如点吗。

  又没有说要杀光人族,只不过让他们魔族人的地位稍微高点。

  这在他回来前在他看来都是再正常的事,可在他那哥眼里就全成了他的错。

  这就罢了,连一向宠着他的父王也向着他。

  这些还罢了,好,他是太子,是他哥,他忍。

  可到最后,他连他唯一喜欢的女人都要抢!

  不,不是抢,是不珍惜!

  他明明有所爱的人卓微微,却还要占着他的乐无双,不仅如此,还一再伤害她。

  更令他忍无可忍的是,那最后一场仙魔大战,如果不是他,他的父王,那个魔族真正的统领也不会被乐千帆那老儿封印于溟海!

  让魔族在天族甚至人族的淫威下卑微了数千年。

  枉之前父王还那样信任他,册他为太子!

  他恨自己无能,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不能为魔界力挽狂澜。

  极度狂躁的修行中的他内心每每想到她那天清澈的双眸才得以平静,若干年后,当他看到天际那闪烁不定的紫微星,他笑了,他的机会终于来了。

  白子墨,这回,他会让世人记住这个名字。

  包括你们,跟踪我的“人”……

  这时候,他的眸光落在车的后视镜上,那里,隔着两辆车后,一辆货车此刻正在疾驰。

  与那晚的那辆车一样,他们已经跟了他的车足足有两公里。

  看到这里,他瞳孔微微一缩,右手狠拍了下方向盘,整个人魂魄顿时出窍——

  半空中。

  只听“啪——啪——啪——”三声皮鞭巨响。

  背后,原本在一心一意跟踪他的那两“人”的魂魄顷时也同时出现在空中。

  刚才还专心致志的开车追踪,这会突然出现在空中,虽然,那二也是妖,但这样意外的转化倒是出乎意料。

  “我是蜘蛛精小八,他的蜈蚣精小七,白子墨,你究竟是谁?!”

  半空中,那两妖有点天昏地转,但扔狂妄的挥舞着手中的斧头。

  白子墨轻蔑的道:“蜘蛛精,蜈蚣精,呵,很好!我只问你们的族长玉面罗萨,虎面修罗在哪,明日之内给我一一唤来!”

  那两妖对视了一眼,今天上午,他们得令,一路追踪这个白子墨,随时与他交手。

  本想跟到他办公室再动手不迟,这会,居然出现了这么个神转折,倒是很让他们惊讶。

  蜈蚣精先开口:“白子墨,你究竟是谁,居然知道我们的族长。就算你知道我们的族长那又如何,我们被正元子那厮关押了一百多年,现在还有禁制在身,如何能唤来族长。何况,我等不过一介小妖,如何能见到族长,并为你将它唤来?”

  白子墨冷冷的瞟了他一眼:“禁制我刚刚已为你们解除,正元子现在完全追踪不到你们。你们就带着这个去见你们的族长,唤他们速速来见我,违令者,杀!”

  说着,那蜈蚣精和蜘蛛精手心平白画上了一个符咒,正中端端正正同样写着一个诡异的“令”字。

  那是“妖主令”!

  他们认得,魔族皇家对妖王们的密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