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不如,你再忍忍?

更新时间:2017-12-18 09:23:08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98

终于洗完澡,乐微微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随手抓过睡衣,双眼瞬间瞪大。

  这……刘妈她都干了些啥?

  这分明是一件淡紫色的,蕾丝的,胸口开的低低的,裙摆都开到大腿的——性感睡衣。

  她那件萌萌兔睡衣呢?

  苍天啊,大地啊,穿这样的睡衣出去让她怎么面对白熠辰啊。

  乐微微简直欲哭无泪。

  她打开浴室门的时候,不知她还会有什么事的白熠辰正为了等她出来干脆坐在沙发上继续在平板上回复公司内部邮件。

  见她打开门,也抬眼看去,但见她穿着件极为暴露的睡衣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边走还边怯怯的望着他。

  那睡衣的确是太……暴露了。

  嗯,就连这些年见惯了各种轻佻女性的他都这么认为……

  看着女孩胸口露出的大片雪白,大腿根部的那片一览无余,没来由的,白熠辰喉结忍不住滑了滑。

  终究,还是强压住了心底某处的悸动……

  乐微微哭散着脸直奔二楼卧室,进了卧室门就“啪”的关上大门,倒在床上呜呜大哭。

  今天的她过的实在是太黑暗了。

  还没领证,就要一起住的主卧,她穿性感睡衣……

  曾经以为搬到自己房子就能扬眉吐气的她居然还能混成这样。

  门外,响起了白熠辰的敲门声:“微微……”

  她听到他的声音,反立了起来,起身干脆将门把反锁住,放声哭喊着:“你出去,别进来,不准你进来!”

  敲门声又响了几下终于止住,乐微微这才返回床上,继续哭。

  翌日,乐微微醒来时已不知是几点,迷迷糊糊的透过窗帘看去,太阳已是高照。

  许是昨晚哭的太久,又许是其他什么,脑袋昏昏的,显得异常的沉重,挣扎着起来,额头上滑下一块湿冷的毛巾。

  看到毛巾,想到一整晚折腾着身上的热度,她才明白自己发烧了。

  “你起来了?”门口传来白熠辰的声音。她注意到大开的大门。

  这门她明明就是反锁了,什么时候开的来着?

  白熠辰走了过来,手上托着个茶杯,随手递给她,“昨晚你发烧了,刚让史密斯医生来看过,烧已经退的差不多,现在就主要喝点冲剂强化下,今天不要再去洗澡吹冷风。”

  捧着他递过来的茶杯,看着里面晃动的冲剂,她有些犹豫:“昨晚,你都在这里?”

  “可不是,你哭到大半夜发烧,白总昨晚一宿没睡。”

  顾岩走了进来,刚刚立定就感受到来自白熠辰的凌厉的目光:“史密斯医生送走了?”

  顾岩赶紧转换了恭谨的态度:“送走了。白总你今天的日程安排我该如何回复?”

  白熠辰道:“上午的先暂时缓缓,下午再说。”

  人家昨天忙了一天,还让堂堂白大BOSS放下工作处这陪自己个病号,是觉得总裁大人有多闲吗,她可干不出来这种事。

  见状,乐微微赶紧懂事的回答:“你不用管我的,医生都说了我现在退烧了,只要躺在床上休息就好了。”说着说着,又红了脸——嗯,好在还未完全退烧,人家看不出来,小声说,“你再这样下去,我会折寿的。”

  “夫人,你放心,”顾岩马上郑重回答,“有白总在,你是不会折寿的……”

  “咳咳……”白熠辰轻咳了声,瞟了他一眼,顾岩赶忙打住,他又看向乐微微语气近乎命令,“喝下去!”

  乐微微顿了顿,看看这杯里的药水,红红的,闻起来酸酸的,往前,在乐宅的时候喝这种药都一向是偷偷让吴妈装一小碗糖水过来。

  现在嘛……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己的目光,白熠辰蠕动了下唇,而后干脆眉梢一挑:“要我喂你喝?”

  乐微微如临大敌:“我喝,我喝!”说完,抱着茶杯一饮而尽。

  白熠辰说的很对,她已经退烧了,喝了那杯药以后她整个人有里到外,仿佛早上那股子头晕开始渐渐一扫而空。

  她已经可以开始披着衣服在屋内走动,等到快中午时分,白熠辰又返回书房继续他的会议后,她总算又盼到了刘妈。

  看到她,她仿佛看到了救星:“刘妈,你总算来了。”

  刘妈是来给她送饭的,手上的托盘里托着大碗大碗她爱吃的菜肴,关键这些菜肴做的好,还照顾她这生病人的肠胃,不油腻,还好吃。

  好久没吃到白宅做的菜式了,老实说,在那边住了这许多天,还是他们做的好,至少,可比昨天晚上自己做的好看多了。

  唉,也只有白熠辰那家伙会喜欢自己做的。

  看到她耳畔有些发红,刘妈颇慈爱的问:“夫人,你身体可好些了?”

  乐微微含着菜,吃都来不及但也不忘了礼貌:“好多了,谢谢刘妈。”说完,想起什么,又开始撒娇,“刘妈,我的睡衣你能再给我换换呗,这样的睡衣我穿着……很不习惯,而且……有点冷……你看,都冷感冒了……”说完,她特意“阿嚏”了声,然后,掀了掀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露出昨晚穿的那身性感睡衣。

  她在想,嗯,虽然昨天八成是抹白花油的时候着凉的,但这会决不能认定是那个,这睡衣,今天一定得换。

  望着她,刘妈收了收笑容,叹了口气,很是理解的耐心的开导:“夫人,你年纪还小,有些事啊毕竟第一次经历,不习惯也是常事。你看,我们女人嘛,哪个男人其实还不是一样。也就那么一两个晚上,忍忍过去,很快就没事了。您没事呢也顺着点先生,其实顺着点反而好了,先生可是难得的人啊……”

  “咳咳……”门外传来顾岩的咳嗽声。

  刘妈和乐微微同时望了过去,见那白熠辰正阴沉着脸站在门边。

  “夫人,那老身先走了。”

  刘妈赶紧拿起托盘,转身退到门口,再冲白熠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很不义气的撤了出去,留下乐微微仍旧是那个含了菜的姿势坐在床边。

  她赶紧调换了下表情,死命吞下饭菜,露出甜甜的笑容打招呼:“那个……啊,你什么时候来了?”

  瞟了眼她,白熠辰的面色缓和了不少:“刘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如,你再忍忍?”

  乐微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