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他们都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7-12-18 09:20:56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62

乐氏娱乐掌门人乐元枫在家中忽然昏厥的消息如旋风般席卷了京都每一个角落。

  当时,乐微微正陪同钱多多赶往片场,第一天上班,钱多多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中途接到导演郑任的通知电话。说是老爷子昏倒,全剧组的重要人员都要前往探望,所以暂时停拍一天。

  而乐元枫病倒也是乐微微始料未及的。

  虽然因那天的不愉快经历她不再踏入乐家门槛,可是,乐氏毕竟养了她二十年。

  何况,现在的乐氏还是钱多多的东家。

  于是,她们半道的又去花店买了束花转去了京都医院。

  京都医院。

  最豪华的病房内,此刻的乐元枫浑身插着管子,手臂上还在挂着点滴,整个人依旧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乐微微和钱多多好容易问到病房,见里面空无一人,直接推门进去,将鲜花插入床头柜上的花瓶中。

  这床上的老人,前几天还在和自己拼酒,现在就躺在这个病床上,得承认,那天酒桌上,他要愤起而揭发自己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论实力,他虽说不一定能胜过白子墨,但在京都的影响力也并不差,却还撑着仅存的那丝面子和她“装陌生人”。

  呵呵,她不知该怨他还是原谅……

  刚转身,就看到迎面而来的王素珍。

  张了张口,乐微微终究是换成:“乐夫人,你好啊。”

  钱多多瞄了瞄王素珍那脸,本想喊对方‘干妈’的,却终究也是有些怯生生的开口:“乐阿姨……”

  她话音未落,却听王素珍不耐烦的声音:“这里没什么‘阿姨’,记住,以后在乐氏你要喊我乐夫人。不要真以为自己认了干爹,就成了干女儿了。”

  钱多多显然是哽住,一时说不出话来。

  因了乐微微的关系,中学时代,她不知来乐家多少次,每次都是“阿姨阿姨”的叫,对方都是热情无比的回应,还拿出不少零食。现在,虽说乐微微和对方闹成那样她也知道,可是终究不肯相信能生分成怎样。

  乐微微看出钱多多的心情,背后拉了拉她的衣服,小声:“多多,别管她!”

  许是听到了她们的对白,也许是见她们还处在那,王素珍干脆板起了脸:“你们还在那干什么?是要我这送客是吧。唉,护士,护士在不在,”她猛的回头打开门,大声叫嚷,“护士在不在,怎么什么人都给我放进门啊!”

  “多多,我们走!”乐微微拉着多多,生拉硬扯的把她拉到门外。

  总算摆脱了王素珍,为了避开更多人,两个女孩直接走消防通道。

  连下了好几层楼梯后才在某层休息通道停住。

  暂时歇了口气,还在喘气间忽闻白子墨的声音:“这不是微微和多多吗?来看乐老爷子的?”

  那天晚上的事,钱多多再蠢也能察觉到自己酒醉迷糊间分明吻的是白子墨,和乐微微在一起这么久,怎么会连她的气息都不熟悉?

  这会子见了白子墨耳根子还有些发烧,她低声有些羞怯的喊道:“子墨……”

  没出息的东西,一见人就犯傻。

  乐微微瞪了瞪眼,拍了下她,冲白子墨道:“你怎么也来了,来看乐老爷子的?”

  白子墨看了眼乐微微又看了眼钱多多:“多多,我有几句话要跟微微说,能方便一下吗?”

  还不待钱多多开口,白子墨直接就拉了乐微微闪到通道大门后面。

  “白子墨,有什么事不能在里面说,非要出来。”乐微微被白子墨拉的手有些生疼。到了门后才发现外面已然是热闹的金融大街。

  一手抵着乐微微在墙壁上,一手却插着口袋,白子墨镇定若常,拿着惯有的微笑:“乐小姐,你可知道这次乐老爷子病重的状况吗?”

  废话,知道你还会这样反问?

  白子墨继续笑:“这次是乐潇潇和那王素珍狗急跳墙,乐潇潇分明已经怀了那段少天的孩子,却被乐老爷子终止了和段氏的婚礼。这下老爷子病危,整个乐氏能说的上话的也没几个人了。你认为乐氏往后会怎么发展?”

  乐微微反问:“你呢,你不是乐氏股东嘛。”

  白子墨:“是,我是乐氏股东,可是占的股份还没王总和辛总大。王总,那可是王素珍的亲弟弟。”

  乐微微:“那你……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就算他们说了算又怎么样,你认为,我能拿出这么多钱去收购乐氏?”

  白子墨食指覆上乐微微的唇:“当然不是,我是说你要担心段氏,你谁都不怕,可是,钱多多现在就在乐氏,另外,”他俯下身,在乐微微的耳边轻声道,“乐老爷子恐怕命不久咯……”说完这句,直接吻上乐微微的耳畔。

  直到白子墨直起身,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震的满脑子空白的乐微微分明看到了对面扑面而来的凛冽。

  白熠辰,居然是白熠辰——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脑洞一片空白。

  下一秒,已经被来人生拉硬扯的拖到了身后,直接打开门连推带踢的塞进那辆足可以震撼全京都的座驾银魅里。

  看着那辆车疾驰而去,半晌,白子墨这才抹了抹口,又对着那手闻了闻,不禁长吸口气,陶醉状。

  方才,少女的清香依然是那样的扑鼻和美妙。

  唇齿留香,他想,也不过就是这种。

  而同时密切望着这一切的还有就立在对面高高的商业大楼二十七层上的两人——段少天和正元子。

  看着正元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段少天不动声色的开口:“看清楚了吧?”

  正元子:“看清楚了。”

  段少天轻蔑:“京都这地头的商业大佬我知道,也不过是那么几个。商业上要怎么对付他们我清楚。可是,既然我已经请了你,当然就更想得到你的帮助。”

  正元子一字一句,仿佛是震慑,又仿佛是提醒:“他们和她不一样,他们,都,不,是,人!”

  段少天微微一怔,而后,忽然又笑了:“笑话!我不信连正元大仙成百年的功力都对付不了?那,岂不辱没了终南门派这几千年来的声誉。”

  正元子正色看向段少天:“请容老夫一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