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记住你了,子墨

更新时间:2017-12-13 16:18:01 作者:安若溪 字数:2176

夜,京都一都度假别墅。

  乐微微扶着钱多多躺下,自己也重重的坐到床上。

  太累了。

  白子墨的车技确实不赖,看来自己之前冤枉人家了,他带着她们左绕右拐的,好容易甩开了后面那辆车,却说她们这样再回京都大学小区实在危险,不如今晚先到他家里。

  反正他家没有别人,她们又是两个女生也有个伴,比较方便。

  嗯,确实……比较方便。

  当乐微微扶着钱多多到了白子墨家也承认了这个事实。

  那白子墨家不但没有女主人,连一样代表着雌性的东西都没有。

  偌大的别墅,居然只住着这么一个男人。

  现在再加上她们两,你说方便不方便?

  休息了会,乐微微自己也困了,本来今天也喝了四瓶伏特加,虽然她的酒量不错,在帝豪也曾喝过十瓶,但那是生气的时候,现在还不至于撑到足足十二点多都不用睡觉的,于是,也倒头就睡。

  今夜的月色仿佛特别的朦胧,照耀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那少女洁净的脸庞上,甜甜的微笑袭来,宛如月下仙娥。

  随着白皙的手指缓缓的划过面颊。

  男子轻轻蹲下,仔细打量对方的面庞。

  这世上真有这样一张脸,历经千年,还是那样姣好,那样清澈。

  时光飞逝,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日的时光。

  那时的他奉父王旨意参与仙界大会。

  初登上界,匝入天庭。

  一切都觉着新鲜。

  “唉,树下的,帮我接着呗。”

  他打一处园子经过,听得园子内一娇俏的女声高高的传来。

  他抬眼看去,但见那一树的蟠桃红艳艳的,花叶间,钻出一名同样粉色衣裙的少女。

  那少女云鬓花颜,梳着一对双丫髻,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清澈的仿佛能顷刻间洗净这世上所有的尘垢。

  此刻见他望着她不动,有些生气了正大声叫嚷,颇有些愠怒:“你没听见么,让你帮我接着呗。”

  “接什么?”他问。

  少女白了他一眼:“当然是蟠桃!”

  毕竟,来到天庭他是客,他不过乘着那边仙界大会中场休息,出来逛了一圈,如果随便把这天庭哪个人惹火了,若传到父王耳中就是他办事不力了。

  于是,他真就打开衣据——

  一个,两个,三个……

  直到他那衣据满满,那少女方才停歇,打从那树上飞了下来。

  仙衣袅袅,仙雾灼灼。

  少女立定,随手不知哪的变出一块硕大的帕子,将他怀中那些蟠桃全都收尽入囊中。

  “哈,谢啦。”少女眉开眼笑,一把抓起包袱,从中掏出一个开口就啃了起来,看他在侧,也不忘从中再掏出一个蟠桃递给他,“哦,这个给你,做我的谢礼。”

  他瞪大了眼:“这个可是蟠桃,天帝知道了要治罪的。”

  少女也瞪大了眼,再啃了口蟠桃,用含糊不清的语音:“治罪?我最好他来治我的罪,这样我就好去凡间了。”

  他有些不可思议:“你就这么想去凡间?那里可是人族住的地方。”

  从来,在父王口中,人族,那可是这世上最低等的种群之一。

  少女拍了拍他肩膀,忽的笑了:“我就是想去凡间嘛,这天上都快呆腻了。你看,所有人都死板板的,就知道炼丹的炼丹,练功的练功,要不就是什么仙界魔界大事,整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摇摇头,无奈的样子,许是注意到他审视的目光,又拍了拍他胸,笑道,“不是说你啦,我看你就很好,还肯陪我吃蟠桃。”

  “你……是公主吧?”他陡然冒出这一句大胆的推测。

  他知道,这天界天帝爷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除了她敢做出如此大胆的想法,其他仙人还不都想抱紧了仙位谁敢轻易的说下凡啊。

  嗯,这个,就跟他们魔界一样。

  不过,在他那魔界,他可不敢轻易跟父王提什么要求。

  倒不是说他分量不重,而是,在父王眼中,他有一个比他更重要的哥哥,他才是他钦定的魔族接班人——太子白熠辰。

  那女孩再次瞪圆了眼看向他,而后,“噗”的声笑了,“咯咯”的笑声犹如银铃,好容易镇定了:“我叫无双,你叫什么?”

  果然是公主乐无双,他答:“我叫白子墨!”

  “记住你了,子墨——”乐无双挥动着衣珏翩然而去。

  这是他们的初见。

  第二次听到她的名字是从父王那里。

  那天,父王兴冲冲的回来,一回来就找来他的大哥白熠辰,当时他也在旁边。他听父王跟他哥说天帝爷居然准备把女儿乐无双嫁给他。

  父王很高兴,那可是天帝唯一的女儿啊,娶了她,就等于娶了整个天庭。

  可他那一向冷面无常的哥哥,居然为这种事驳斥了父王,甚至和他说乐无双就那么亟不可待的想嫁人了?还说,要娶他们去娶去!

  无双,无双……

  你怎么会……选他?

  他的脑海中再次出现那阵银铃般的笑声。

  “记住你了,子墨——”

  这句话再次响彻在他脑海。

  他拼着一口气追了上去,在三生石边追上了哥哥,他对他说,他没有错,他喜欢卓微微在前,他愿代替他去娶乐无双。

  那是他们哥俩第一次心有灵犀。

  现在看来,也是最后一次……

  再然后,仙魔两界的嫁娶那自然是几千年来三界的头等大事。

  那日的嫁娶办的异常的盛大,就连凡间都能看到天际边久久不能散去的那抹红霞和漫天飞舞花朵的圣景。

  甚至是至今,他都依然陶醉于当时无双即将成为他新娘的喜悦中。

  可当他掀开女孩的红盖头。

  却见女孩那张甜美的面庞由羞涩转为震惊,顷刻间,又骤然转冷:“你……你不是阿辰?!”

  女孩在羞恼和愤恨中不等他解释就拂袖离去,飞身直上天庭。

  当他追出去找白熠辰问明缘由他却不再见到踪影,与此同时,九幽中的他却听那混沌之中,女人的话音徐徐传来:白熠辰,我知道,我都知道……既然仙魔不能相恋,那……也好,愿我们来世永无交集!

  白熠辰,果然是他,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微微……我的新娘……”

  月色下,男子缓缓开口,当他再次俯下身,就要吻上女孩的双唇,只听“啪”的一声,另一双娇俏可爱的手掌从另一头盖了上去。

  睡梦中,钱多多嘟喃着嘴:“……啊,哈哈,子墨,我知道是你……”

  男子满头黑线。

  钱多多,我今天就不该把你安排在这张床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