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果然是凶悍无比

更新时间:2017-12-13 16:17:06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13

乐元枫抽了抽嘴角。

  这个白子墨和他接触以来就知道为人从不按常理出牌。

  这回说话可是犀利了,可是又不好当面驳斥,于是也郁郁举杯:“嗯……是,我……确实有这么个女儿在伦敦……不过……”

  乐元枫想说不过对方近来没怎么回家好在这圆场,却被白子墨一拍肩膀:“这就对了!乐老爷子,什么亲闺女,干闺女的,还不都是闺女,叫法都一样。你看看,这都姓乐的,也巧了。别这么一家人不认一家门的。我做主,你们这就互相先干为敬,认个亲,也免被外人说不体面。”

  听到这,旁边众老总也起哄:“是啊,干闺女亲闺女还不都是闺女。我说乐老爷子,您别在这里杵着不动啊。”

  钱多多看出乐微微面上不快,低声提醒:“微微,以茶代酒,以茶代酒。”

  谁料,这话被白子墨听见,故意似的抬高嗓门看向钱多多:“什么?你说什么?以茶代酒?我白子默请客从不缺钱。要什么以茶代酒?不行!一定得酒,这认亲哪里能茶,而且还得是烈酒。”说着转头冲门外店员道,“店家,给我来十二瓶伏特加!”

  “什么?伏特加?!”这下连乐老爷子都要坐不住了,哆嗦下,猛的站起来,“不行不行不行,不能伏特加。”

  又被白子墨狠狠摁了下去:“哎哎哎,你坐下,你给我坐下!一定得伏特加!”

  乐微微也吓了一跳,拉了拉白子墨衣角,低声道:“白子墨,我喝不了伏特加。”

  却被白子墨狠狠的握住那只手也是低声回:“不想尴尬的就喝,拿出你喝酒的本事来。”

  乐微微:……

  转眼,那侍者也进来,陆陆续续的托来十几瓶酒。

  白子墨亲自取来启瓶器,砰砰砰的一一打开瓶盖。

  “白先生,白先生,”见这阵势,钱多多吓的面如土色,“我……我就不用了吧……喝不了那么多……也不是我认亲……”

  拿起酒水晃荡的瓶子直接递给钱多多,白子墨收起笑容,严肃道:“得喝,十二瓶,每个人四瓶,乐女士是认的亲父女,钱女士是认的干闺女。”说着看向乐元枫,“是吧,乐老爷子?”

  乐元枫:……

  乐微微:……

  钱多多:……

  拼酒开始,从乐微微开始,首先咕噜咕噜的喝下一瓶,接着轮到乐元枫。

  毕竟“酒精”沙场,即使七十也宝刀不老,竟也一饮而下一大瓶。

  然后是钱多多。

  ……

  到最后,就是乐微微看着已经摊到在酒桌上的乐元枫和钱多多,考虑她今晚要怎么回去这个很现实的问题。

  恰好这时宾客也看热闹完毕,困的困,起身的起身,时间渐渐指向十一点,开始在白子墨的招待下渐渐散了。

  乐微微将钱多多扶好趴在桌面上,自己迅速跟上白子墨的脚步:“白子墨!你干的好事,现在你看怎么收场?”

  白子墨扫了眼桌上的钱多多,一双桃花眼在灯下尤显得璀璨:“不如我再送你们回去?”

  夜色撩人。

  白子墨那架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里。

  此时的乐微微自架着钱多多进去后已然昏昏欲睡。

  直到冷风灌进车窗那刻,她不知怎么的才打了个激灵醒来,扫了眼前车窗,一眼落在后事镜上,突然,瞪圆了眼珠子:她分明看到一辆黑色小车牢牢跟在他们这辆车后面。

  看着那辆车跟着他们连着开过了两条街区,才开口:“白子墨,你确定你平日没什么仇家?”

  “哟,微微,怎么醒来了?”

  白子墨开着车,星苑和乐氏一样,处在开发区中,本来就离市区远,就是现在也离京都大学小区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这七拐八弯的,也难免碰上一些同行的,可白子墨会这么说吗,他开口下句就是:“别是遇上劫匪了吧?”

  乐微微心下一颤,一拍对方肩膀,大声道:“白子墨,你别吓人!”

  白子墨:“谁吓你了?呵,这一带本身就比较偏,现在还深更半夜的。你不记得?前些日子,就有个女孩子在这段路上遇上一个刚从监狱里逃出的杀人犯,唉,那个杀人犯也是,早遇上晚遇不好,偏在那个时候给她碰上,也是深夜十二点,周围十里八村的又没什么人,女孩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最后,女孩家人去找,才在一个荒村小屋里找到……”

  “……找到女孩?”乐微微听的有些害怕,但是这样刑侦剧样的情节还是勾起了她的兴趣。

  白子墨瞟了眼她,做了个“咔擦”的手势。

  “死了?”乐微微猜,“女孩被人给杀了?”

  这是她能想到最恐怖的结果。

  白子墨呵呵一笑:“当然是直接被人给分尸啦……”

  乐微微缩了缩脖子,好像确有这么件事。

  为这,前些日子,她还专门和钱多多同进同出。

  话说,就是去环岛路那会也是考虑到这样的状况过。

  然后想起什么,她白了白眼,一拍对方的头:“白子墨!给老娘认真开车!别以为老娘不知道,待会把车开到山沟里,看是那女孩阴魂还是老娘来找你算账!”

  妈的,他还以为她是当年那个十八岁的小女生乐微微,好骗啊。

  好歹也是在社会上混了大半年的人啦。

  忽的,她突然想起什么……

  这个,对方好歹也是个大BOSS啊,今天请她们吃饭,送她们回家,自己没表示感谢,居然还拍了对方的头?

  谁料,对方竟轻笑了声:“乐小姐果然……唉……”

  见对方说话又说半句,又是说自己的,乐微微很是不悦,扬起小下巴:“果然什么?”

  “果然是凶悍无比啊……”白子墨拉长了音调。

  “白子墨,你去死……”乐微微高高扬起手,就差小粉拳要砸上去,却忽而觉着脖子后冷飕飕的。

  谁的眼眸冷冽的扫来。

  这……后面好像没开风窗啊……

  微微小姐不会是在害怕谁吧?

  混世一族的乐微微现在居然也有怕什么的时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