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那温暖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7-12-04 09:25:04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51

真的,白熠辰说到做到。

  那天晚上,整整大半个晚上,同一张床上,她和他之间都留下了好大一片空隙。

  嗯,你问乐微微是怎么知道的?

  她晚上都紧张的没合眼。

  直到半夜里,她实在撑不住眼皮子,才昏昏欲睡,只觉得冷风拼了命的往被窝里灌。

  也难怪,这床被子本来就薄,哪里能抵御的了这漫天风雪的天气跟四面透风的茅屋的寒冷?

  睡到下半夜,半梦半醒间,只得蜷着身子拼命的往温暖的地方挪,而那温暖的地方似乎也很柔软。

  “微微……”她的耳畔似乎传来那男人的有些缥缈的声音,真是的,大半夜了还不要睡觉,她很不情愿的条件反射的“嗯”了声。

  迷蒙中,对方犹豫了下,胳膊拢上她的肩头,将她往他身侧拢了拢,而贪恋温暖的她居然也臭不要脸的往那头再凑了凑。

  迷糊中对方还叹了口气:“如果……明天我有什么不测你要好好保护好自己”

  “……明天……明天不是我们的婚礼吗……你还能有什么不测啊?”

  说完这些,对方也迟迟没有再吭声了,她也没功夫细想那许多,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太多,还那么迟睡,现在,好容易暖和了,还睡意正浓,微微小姐急切的需要睡美容觉呢。

  很多年后,乐微微想,如果当时,那个女孩多问自己的未婚夫一句,是否就能阻止后续那样多的连锁反应?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事情是在翌日发生的。

  乐微微是睡到太阳已经暖融融的时候才醒来,说实话,尽管太阳光透过茅屋的缝隙照射进来,一定的驱散了些许寒冷,但是,依然抵挡不了这一带透入骨子里的凉意。

  刚刚钻出被窝的她止不住打了个寒颤,就发现枕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冲蚊帐外喊了声:“阿辰,阿辰你在吗?”

  没有人应答,她掀开蚊帐,披了件衣服走了出去,见外面也静悄悄的,只有厨房内锅灶上还冒着热气。

  她打开看了看,里面特有的粳米的香味扑鼻而来,这人一大早不知哪去了,连招呼也不打,不过,倒想着给她熬粥喝。

  想到此,她心下松了松,自顾自的居然又饶过了男人。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微微姐,微微姐,快开门。”

  是个年青女孩的声音。

  她急忙去开门,雪渣立刻夹杂着北风刮了进来:“小蝉,什么事这么着急?”

  “微微姐,你快去看看吧,后山上……阿辰哥,阿辰哥他出事了……”风雪中,那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梳着小辫,早被冻通红了小脸,说的有些含混,但是“出事”两个字却是咬的真切。

  “轰”的一声,脑袋瞬间空白。

  想起昨晚的对话,乐微微失声喊了声:“阿辰——”

  迈开步子向后山跑去。

  昨夜的雪下的很大,厚厚的能漫过人的脚踝。

  乐微微也顾不着淑女形象,在雪地里深一阵浅一阵的跑了好久,好容易来到了后山。

  远远的就看到了村头的卓大叔。

  “卓大叔,阿辰他怎么了?”她大声问,“你有看到他吗?”

  山洞口跌跌撞撞的走出两名头发花白的老夫妻,他们一看到她就老泪纵横:“……微微,你要坚强,阿辰,恐怕……恐怕被魔族的人抓走了……”

  卓大叔上前拍了拍老两口的肩,后悔的对微微说:“昨天那孩子就捉了只狼妖回来,是我没拦住,没有拦住啊,谁想他又将他藏到了山洞里,今天……今天一大早,就有人看见三五名妖怪将他和那个狼妖的尸体一起抓走了……”

  卓大叔痛心疾首:“阿辰这孩子是我看大的,刚来我们村的时候还那么小,现在,连婚都没结,这么快就……”

  微微没有心思听他说下去,这两位就是阿辰的父母了,她搜寻着原主的记忆,而后一眼瞥见了洞口的那滩已经干涸了的鲜血,和杂乱的雪地。

  是了,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跟她说过他捉了只狼妖,当时的她还像在听故事,今天才知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一个人捉了只狼妖!

  在他们的结婚前夕,他说要在他们婚礼上给来的村民添口肉的,可是他们的婚礼还没能举行,他就……

  看着那滩鲜血也不知哪是狼妖的血,哪是他的……

  他……如果,他的血,这么多,那他不是就……

  微微,你要支撑住,你要支撑住……

  可是,一阵天晕地转袭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毕竟太过柔弱,抵挡不了这突发的变故,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是黄昏,昏黄的光线透过茅屋的缝隙照射进来,在斑驳的地面和墙壁上留下点点淡淡的光斑。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安静……

  她摸了摸头,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向四周。

  她是记得自己早上晕倒在后山上,应是有人将她扶了进来。

  可是,现在人都去哪儿了?

  “阿爹?阿娘?”

  她试探着喊了声,没有人回应。

  头一阵眩晕,她抚了抚自己的脑袋,还是坚持着掀开被子,打从床上扶着床边立了起来:“卓大叔,小蝉……”

  依旧没有人应答。

  她蹒跚着往门边走去,直到将门推开。

  门开了,残阳如血,冷风依旧如刀。

  那漫地里,横七竖八躺着在门外嘴角流淌着血的不是阿爹,阿娘,卓大叔和小蝉又是谁!

  “爹,娘,”她跌跌撞撞的走上前,拍了拍阿爹阿娘的背,没有反应,转而又去拍卓大叔和小蝉,“卓大叔,小蝉——”

  她喊了好久,好容易,小蝉微微睁开了双眼:“微……微微姐,你……快走,妖怪来了,你快走……”

  “小蝉——”

  小蝉闭上了双眼,她仰面痛哭。

  究竟这里发生了怎样的事,为什么她刚刚失去了自己的丈夫,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和好友。

  这突兀的变故令她如此措手不及,往后她到底要怎么做。

  这妖孽横行的人间,她要把这妖孽横行的人间……

  她一把抓过身侧卓大叔手中沾满了鲜血的砍刀,倏然立起,却忽而眼前一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