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长相守

更新时间:2017-12-04 09:24:12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26

这是乐微微梦境。

  高高的山上,清风拂面。

  黑曜石般的天幕上,繁星照耀着人的面庞,远处的天际,无数的流星雨划着弧线般撒落。

  今天气象台早有预告,说有狮子座流星雨。

  段少天早上就约了乐微微一起去学校的后山观看。

  其实,观看是假,这天也是乐微微的生日才是真。

  自那天和她告白后,虽然也在一起吃过饭,但在乐微微眼里这才是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

  “微微,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许个愿吧。”迎上来的是段少天的面庞。

  十八岁,太美好,那是个充满幻想的年龄。

  乐微微也是。

  她想了想,闭上眼抱着拳,许了个愿望:“我,微微,愿生生世世与我爱的人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微微,微微……

  这两个字仿佛历经千年……

  愿许好了,微微睁开双眼,抬眼所见却再不是段少天那双狭长的眼眸,更没有漆黑的天幕和四幕的繁星。

  那是片冰天雪地的白色世界。

  雪地上,只有几棵一人多高的青枣树歪着枝叶立在那里。

  一处灰黑的小木屋就坐落在她右手边。

  “微微,快过来,试试这件衣服你看合身不合身?”

  旁边有人唤她,她条件反射的看去。

  那个人一身月白长衫,看向她的眸光如同那晚的星辰。

  “白……白熠辰?”她脱口而出。

  乐微微觉得自己是疯了,居然这个时候能看到白熠辰,是嫌离开他那早么?

  再看看自己,一身粗布青衣,外加一件厚实的不知是什么野兽的兽皮坎肩,裙据款款,一副标准的古人打扮!

  不对,不对,一定是在做梦。

  她努力说服自己。

  她明明还记得,她才在夜场与段少天交锋,然后,她输了,是的,她承认,回京都以来一向旗开得胜的洋洋得意的她这回真的遇上真人了,可是,再然后……怎么就到了这里?

  难道……这又是正元子和段少天玩的把戏?

  许是见她立着不动。

  远处的男人微微蹙紧了眉,拿着手中的衣服走了过来:“微微,不舒服么?”

  “我……很好,”乐微微理了理思绪,咧嘴一笑,“要我试穿衣服么,哪一件,我看看?”

  开玩笑,试穿衣服,乐微微还不会么。

  不就是演戏,好,既然段少天和正元子要她演,她就和他们演一把!

  男人微微一怔,似是没想到她会有如此反应,但很快又轻轻一笑。

  淡定,淡定,乐微微你要淡定。

  看着他绚烂般的笑容乐微微只好自我安慰,你是在演戏,千万别出戏……

  男人拿起手中的衣服在她面前一晃:“微微,你不记得了么,后天就是我们两的婚礼,这是阿娘早上刚去集市上为你赶做的嫁衣,快,来试试。”

  嗯,是嫁衣。

  乐微微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件古装,虽然做的简朴,但也是一身的红,绣工精致,色艳若霞。

  而尔,她已换上。

  场景已转到室内。

  铜镜中,女人美目盼兮,巧笑倩兮,配上那一身新娘装,竟有着一股子别致的小家碧玉般的好看。

  乐微微简直不敢相信这竟是自己。

  除了那一头黑色的如同瀑布般的长发,那双灵动的双眼皮,那对忽而出现的酒窝,那分明就是自己的另一个模样。

  “阿辰,那就这件了,我喜欢。对了,别忘了问隔壁的张婶,我前几天托她绣的头盖绣好了没。”

  “好,我跟阿娘和张婶说声。”男人应承着就要往外走。

  乐微微又赶忙叫住他:“锅里的粥你可先喝了再走,还有几样点心。”

  “你先吃,我去去就回来。”

  男人已经踩着雪兴冲冲的走远,显然沉浸在即将到来的婚礼喜悦中。

  倒是乐微微,一连串的说完这些,连她自己都懵了,此时此刻的她,脑海中呈现的画面尽是一副古代乡村田园生活的图景。

  是锅里食物的香味将她拉回现实中的。

  那是梗米粥特有的芳香。

  说实话,她因为要赶去夜场,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呢。

  这会,早饿了。

  掀开锅盖,果然,一大锅又香又糯的梗米粥,外加香喷喷的白乎乎的大包子。

  她顿时胃口大开,自顾的装了一大碗就喝了起来。

  嗯,看来,这正元子和段少天做人总算不是太坏,做戏还做足了,还有东西填肚子。

  她是一直等到晚上男人才回来的。

  “真是的,说好的去去就回来,大半天人不见踪影。”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当时她在切菜,没办法,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从这的篱笆看去,十里八荒的,没有半点的人烟。

  她总不能把那锅里一锅的粥都喝了,等人家回来吧。

  既然演了古代妇女,就要好好干活啦。

  好在旁边她找到了大白菜,还有一大袋的面粉,还有晒干的红椒跟玉米棒。

  这些倒是上好的食材。

  之前在白熠辰那,她是英式早餐忙不来,可不意味华夏的传统小吃不会。

  手中这些食材她还是能好好摆弄几道菜滴。

  说干就干,到太阳落山,北风渐渐收敛时,辣炒白菜,水晶小笼包,玉米面饼子……已经被她一一端上了桌。

  这个时候,男人也回来了:“微微,我回来了。”

  “真是的,现在才回来。”她边抱怨,但是还是上前帮他拍打他手上和身上的雪渣,“交代你一早上的事儿呢都忘干净了?”

  “嗯?什么事?”对方看向她。

  乐微微小嘴一嘟,瞥过脸去:“哼,我说忘了吧!”

  见她这小样子,男人“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在她小脸上飞吻了下:“瞧,这是你的盖头,你先收着,剩下的事我待会就和你说。”男人眼尖,一眼就看到桌上一大桌子的饭菜,顿时像孩子般笑了起来走上前去,“微微,好香,我先吃了。”

  说着便迅速拿起一粒小笼包尝了一口。

  啧啧,这确定是在梦境中么?

  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和刚才那飞吻,乐微微怎么看了怎么看了都不像她在二十一世纪看到的那位冷面总裁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