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还有其他的事找我?

更新时间:2017-12-04 08:51:34 作者:安若溪 字数:1963

京都,乐宅门前。

  一辆豪华林肯车缓缓开来停下。

  门开了,乐微微从车里下来。

  白墙,黑瓦,乐宅依旧是乐宅,那个自小养她的地方。

  从顾岩那下车后,她就联系了乐元枫。

  电话里,乐元枫老泪纵横,他说,是他没有照顾好她,让她至今四处流离,并极速令司机派车接她回来。

  一路来,乐微微想了很多,她想,只要乐元枫和王素珍愿意,她可以既往不咎,只要……守护好这来之不易的亲情。

  见她的车门开了,乐潇潇从门口迎下,还是那抹甜笑:“微微姐,你总算来了,你不知道,爸他们等的可是好焦急呢。”说着,一只手就伸过来要帮她接行李。

  段少天眼明手快:“潇潇,还是我来!”

  “段少天,你……”

  这么着急就想在乐微微面前表现吗?

  对段少天这突如其来举动气的不轻的乐潇潇狠狠瞪了段少天一眼,段少天压低声音道:“别忘了今天你的事!”

  这样,乐潇潇方才收住。

  乐微微是没注意到这些的,此刻的她还沉浸在回忆过往中,既然手中的行李和包被段少天一把抢过,那她总不能去追回吧?

  不过,段少天果然是变了,回来后虽然见过他三次,但三次因为怒气和纠葛都未曾细细打量过:比从前高中时代更高,整个人也更显得成熟。

  接着迎出来的就是被王素珍搀扶的乐元枫,四十上才得女的他此刻显得白发苍苍,他一见她再次落泪:“微微——”

  “爸——”如果说电话里还可以倔强的忍住,这回,她却再也抑制不了泪水。

  她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带给面前这位老人带来多少的麻烦。

  即使是帝豪酒店那出,就足以让年界七十的他焦头烂额。

  如果能放下,那么,就放下吧……

  王素珍拍了拍这父女两肩膀:“好了好了,看你们这对父女,外面风大,要说进门去说,饭菜都要凉了。”

  “妈——”微微喊了声,“您辛苦了。”

  王素珍也老了,虽然是贵妇擅长保养,但也无法掩盖那抹眉宇间的沧桑。

  与王素珍相互搀着进入宅中。

  餐厅内。

  墙角静静的放置着圣诞树,圣诞树上,圣诞老人,小马车,风铃,彩球……当年的东西似还依旧。

  见微微盯着,王素珍赶忙过来:“微微啊,这是三年前你临走前买的圣诞树,你看,你爸一直都不舍得置换,他总和我说,微微还是要回来的,微微还是要回来的。三年了,什么都能变,可是这是她亲自装扮的圣诞树,她要回来看不到这棵圣诞树会心里发慌的。”

  “好了好了,姐,这边坐,”乐潇潇一步上前,打断王素珍的话,将乐微微拉到她旁边坐下,“你看,妈也真是的,你一回来就说这么伤感的话。姐,还是先吃些东西吧,这些都是妈让张妈张罗做的。你瞧,还有你爱吃的东坡肘子,梗米粥,焗蜗牛,水晶虾仁。”

  说着,乐潇潇就夹了一个肘子到乐微微的饭碗内:“来,姐,你吃。”

  “潇潇,爸妈都还没吃!”乐微微急忙制止她进一步的夹菜,同时招呼老两口,“爸妈,你们也吃!”同时,起身也夹了两个焗蜗牛到乐元枫和王素珍的饭碗里。

  “好好,大家吃。”乐元枫点头。

  这边,见乐元枫和乐微微开吃了,王素珍看了眼乐潇潇,乐潇潇又拍了拍隔壁的段少天。

  段少天这才开口,有些局促:“微微,其实……这次叫你回来也不光是爸的意思,也是潇潇的意思……你看,前段时间的事,我和潇潇……”

  说到这里,毕竟面对着长辈,段少天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是啊是啊,其实,主要还是潇潇的意思。”王素珍赶忙接过话茬,“你看……前段时间你和潇潇呢也有些误会,所以,我和你爸商量了下,也说过潇潇,你看,考虑到你的感受,他们的婚期现在也缓了。

  微微,你看,大家都是一家人,与其在外面吵,被外人看了笑话,不如回来大家一起说说,看下有没办法解决。”

  听此,还在挑菜的乐微微住了筷子,收手,笑了笑:“爸妈,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和我现在想的是不是一回事。其实,这的确是我和潇潇还有少天三人间的事,我想,之前,潇潇说的也对,我和少天毕竟已经分开三年,现在,不管之前怎么样,早已物是人非,我已经决定不会再参与其中,所以,你们不必过于为我们的事担心……”

  “啪!”

  只听重重的一响,筷子放下的声音。

  乐潇潇嚷声道:“说的振振有词,既然决定不参与其中那你还做这么下作的事干嘛!”

  “潇潇!”王素珍一把握住乐潇潇的手,边看向乐微微,边使眼色安慰说,“潇潇,你看,你姐也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姐也说了,不会追究你们的事,何况,小段前几天还请她帮忙处理公司的事务,你姐也帮忙处理的好好的,她都没有怪你将《时尚》杂志的人叫去的事……。”

  “好好的?那是因为少天哥给了她三百万!如果不给,你看她会不会在其中动手脚!”乐潇潇嘟喃着,“再说,你看我……”

  说到这,王素珍再次狠狠的拍了拍乐潇潇手臂。

  乐微微可以看出,潇潇和王素珍母女两的对话已经极力压低了嗓门。

  她就坐在隔壁,她们母女两是当她是聋子吗?

  该听的不该听的全都听见,满可以当做充耳不闻,可是,她总觉对方还有下文,她干脆放下了筷子,正襟危坐,极力保持微笑:“潇潇,阿妈,这次我回来,是否还有其他的事找我?微微能帮忙的一定尽力帮。”

  王素珍这才看向乐元枫:“老头子,我看,还是你说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