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无法和他发生交集

更新时间:2017-12-11 17:16:54 作者:安若溪 字数:2910

虽然委屈,但是,十分畅快!

  说完,继续放声痛哭。

  她哭了许久,对方也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不管你误会了我什么,我从没想过要禁锢你,让你成为我的情人,我只是想保护你,想要你……想要你成为我的妻子!”

  妻子!

  乐微微脑中微微一震,看向对方。

  对方也看向她,四目相对间,泪眼婆娑的她此刻分为楚楚动人,让他喉结不由得滑了滑,但,毕竟还是忍住:“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逼你。既然现在你想出去,那好,我不拦你。还是那句话,离段少天远点,有什么事的话就来找我。”

  这一天,白熠辰让顾岩开着车送乐微微回到了市区。

  临下车时,乐微微道:“小顾,我知道你想和我说话,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顾岩这才叹了口气,开口:“乐小姐,你真的误会白总了。从一开始,就从没见他在任何女人身上花费这么大的心力过。这么多年,他真的,很……”

  “顾岩,如果是这些话,那就别说了!”乐微微打断他的话,“替我转告白总,其实,我救他也只是徒手之劳,我们华夏不是一向讲究见义勇为么,即使路过遇上一个陌生人,我也会搭把手,真的不需要他还我什么。

  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很感谢他这些天的照顾和他的好意,兴许,他刚见到我,会觉得我很新鲜,很好奇,包括……或许,真的喜欢上我。可是我和他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只是一名孤女,久了,他自然会知道。我的世界恐怕……永远无法和他发生交集。”

  白宅。

  顾岩一五一十的把乐微微的话转述给了白熠辰,结束了,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开口:“白总,放弃吧,或许,她真的不是当年的人。您知道,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高高的落地窗前。

  男人默默伫立。

  朝霞漫天,一如当初的清晨。

  一切都红的耀眼。

  三千年前。

  画面一:

  青枣树下,女人拿着银项链的手停在面前:“阿辰,你看,这条项链,它配我,好看吗?”

  男人看了看镜子,再看了看女人。

  这不过是一条普通至极的项链,庶民百姓戴的,工艺粗糙的不能再粗糙。原没想她居然如此欣喜:“好看,微微戴什么都好看。”说着,执着项链,顺势给女人戴了起来。

  女人温婉而乖巧,白皙的肌肤配着项链的银白倒是真好看,淳朴的桌上还放置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梗米粥跟一碟子吃剩的小笼包。

  再过两天按照日程就是他们的婚礼,这条项链是此时他能送给她的唯一礼物。

  画面一转:

  漫山遍野,皑皑白雪掩映下的是红红点点,甚而如泼墨般耀眼刺目!

  目所能及,全是尸首!

  这里已经不是他当初待的那个温馨的乡间,而是彻头彻尾的妖魔横行的人间。

  其实,有好几百年了,这个世界都处在妖魔的阴影下。

  当时的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只是乡间猎户无意间捡回的婴孩。

  十年前,村里就只剩下百户人家。

  包括他和微微两家,两家所住挨得近,他和微微自小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的他们顺理成章的订了婚姻。

  可是,就在他和微微快要结婚前一天晚上,他遇上了妖族的一名狼妖。

  其实,当时的他对长期肆虐乡里的妖族早已痛恨至极,只不过想杀死他,顺便给来参加他和微微婚礼的村民增加点食物。

  可是,狼妖的气息还是吸引了更多的妖魔,他寡不敌众,终被他们所俘。

  关键时刻,那个自称是他生父的人出现了,他说,他也是魔族人,而且,是魔族皇长子,人间,不过是他飞升所需历的一场劫。

  那么,当时的他想,这样也好,他是魔族皇子,或许依他的力量能一定程度的抑制人间肆虐的妖魔。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当他再次回到当初的乡间,所见的却是上面的场景:累累白骨。

  他暴怒,去找他,那个他所谓的生父当时振振有词:“孩子,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我不能让那些低等的人类知道我魔族的太子曾经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起。”

  好在他又遇上了微微。

  他的那个生父说:“微微既是你的新娘,那我就将她带回,这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给多年未见的你一个礼物。”

  如此,他的愤怒才得以一时的抑制。

  可是,如此平静的生活过了没多久……

  画面再一转:

  女人的腹部深深的插着把利刃。

  嘴角还淌着血渍。

  女人娇俏的唇,此刻吐出的字却冷如寒冰:阿辰,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凡人,而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我知道……我知道的,我们的世界永远不可能合二为一!

  画面二:

  还是那个乡村。

  只不过,如今的那里已经杳无人烟。

  他醒来了,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炊烟缭绕的厨房内一个角落的草垛上。

  “吱呀”一声,厨房的门开了,随着一股子药味飘进来的是漫天无孔不入的飞雪,一名少女打从门外走了进来。

  女孩挽着一把飞天髻,手上抱着一个陶罐,那药味就是从陶罐内飘进来的。

  见着他醒了,少女“咦”了声,放下陶罐,亦快步上前,再细细看看,也惊诧的说了声:“居然好的这么快?!”

  其实,同样惊诧的不只是她,还有他,看着她的容颜,他真的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在恍惚:微微,是你回来了吗?

  是的,那少女真的长的好像微微。

  可是,他知道她不应是她,少女的身上有着常人所未能拥有的仙气。

  这位少女和他一样,是一名神仙!

  很明显,少女的功力不如她,她居然看不出他也是一名神仙,不知道,神仙但凡能恢复神识,就能比常人更快的痊愈伤口。

  她甚至还亲自为他熬药!

  “我叫无双,乐无双,你叫什么名字?”少女满心欢喜的看他醒来,问他的名字。

  那么,这样,他更加确定她不是她。

  “白熠辰,我叫白熠辰。”他不动声色。

  现在的他是魔界的皇长子,仙魔不两立,这是古训!

  他还没糊涂到自己将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一名天仙!

  这样的画面再一转:

  那一天,魔王,嗯,他的那个生父兴冲冲的来找他:“哈哈哈!熠辰,难得乐千帆那老儿能做如此大的转弯,我看也好,你娶了她,就等于将来继承了天帝之位,为父再将我冥界之位传给你,这不费吹飞之力,往后,这三界都是我们白家的了!”

  这里的她,指的就是乐无双。

  往前,他也只知道她是一名神仙,直到回了魔界才知道乐无双就是天帝的女儿。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天帝就这么快派人来求婚了。

  或许真的是因为他为多年来魔王的所作所为产生了叛逆。

  “他们就如此迫不及待要把女儿嫁出去?还是她乐无双就那么亟不可待的想嫁人了?”这是当时,他抛给魔王的原话,“要娶你去娶!”

  三生石旁。

  他与白子墨相峙而立。

  白子墨说:“哥,我能理解你。你和微微青梅竹马,她才刚离开没多长时间,你自是不愿意。既然,你不愿娶她,那就我去娶。这毕竟是天帝的美意,不然世人又要议论我们魔界,以为是我们魔界不讲情理了不是?”

  这时,画面再次转,这次,是仙界!

  混沌之中,女人的话音徐徐传来:白熠辰,我知道,我都知道……既然仙魔不能相恋,那……也好,愿我们来世永无交集!

  那个令众生望而生畏的轮回台前,等他赶到时,女人已经只身跃入其中。

  天帝指着他,语音颤抖,愤愤而出声:“白熠辰!你……我乐千帆是瞎了眼,会把女儿嫁给你……你给我滚!给我滚——”

  见天帝甩袖而去,诸位神仙也纷纷躲闪。

  只有二郎神君向他行来,看着他无奈而叹气:“白熠辰,你啊……你只知道卓微微,不知道,天仙也有历劫之说吗!”

  天仙与魔族一致,其根本都是神,只不过后来经过所作所为的演化,魔帝那一派才被世人唾弃为魔族。而神,要飞升为上神必要历劫,所谓历劫,时间在每位神仙修行的过程中时刻不一。

  他白熠辰就历过一次,就在刚刚出生那一刻。

  因为历劫时间早,故,他才是魔界法力最高的皇子,这也是他得魔王青睐的原因之一。

  而乐无双的历劫也跟他同时……

  所以……

  然后……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语音低沉而压抑:“三千年,三千年了啊,无双,经历了三千年,原来,你还是不愿和我在一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