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白子墨,你不要胡来!

更新时间:2017-12-04 08:49:47 作者:安若溪 字数:2390

照炉峰,白氏山庄。

  蓝天白云,青峰林立,一抹瀑布自山峦倾泻而下。

  “哗哗”的流水声,和着鸟鸣,好一番胜景。

  此时白熠辰刚刚关了手机交还给身侧助理,手上的MACBOOK上还停留在乐氏大小姐亲临段氏驱邪,巧答记者问的头条新闻上。

  见他结束了电话,另一名助理上前:“白总,您要见的人来了。”

  “让他过来吧。”他说,边悠闲的喝了杯一侧的咖啡。

  不一会儿,那名白衣男子就缓步走了上来。

  还是那副墨镜,不过,在看到他的时候就取了下来。

  他环顾了下四周,叹道:“哥,果然是好景致,难怪你会选择这个地方。”说完,又看向白熠辰,“哥,我还能这样叫你吧?”

  “你说呢?”白熠辰放下咖啡,撇了撇手,示意工作人员撤了。

  待周围人等一应离开,那名白衣男子方才坐到白熠辰对面:“哥,你说,我们兄弟二人上次这样坐在一起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白熠辰唇边勾了勾,却是没有开口。

  白衣男子轻“嗤”了声,又道:“三千年了吧?”

  而后,靠向靠背:“三千年啊。在人族眼里是浩浩长河,可是在我们魔族眼里,不过弹指一瞬。哥,我知道你不会介意,你有的是时间。我也有!当年,她走后,你立誓要找回她,你看,你一找就这么久。

  不过,如今的人界的确好玩了。你看,连你都做的这么大了,你弟弟我如今也有了这个兴趣。”

  白熠辰看向他:“子墨,你今天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说你的兴趣的吧?上次,我在海轮上碰上追杀,是你的人吧?”

  子墨,白衣男子的名字就叫白子墨,不同于乐微微和乐潇潇,他可是白熠辰的正牌亲弟弟。

  听白熠辰这么一说,白子墨仿佛是等到了信息,他双手一摊:“的确,是我派出的人。只是,我没想到,你到了那个时刻还不肯动用魔力。不过,话说回来,恐怕你还得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比我早碰上她?至于说兴趣,兴趣也是一个方面。既然你能玩,我也能。不过,比起兴趣,我今天还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他把声音刻意压低,“我跟你说,那天我也看到她了。”

  白熠辰眸色微微一变:“她不是她!”

  “那是谁?”盯着他的眸子片刻,白子墨忽然又释然笑道:“哥,你弟弟我看,她如今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眼里,她到底是卓微微还是乐无双?算了算了,我知道你前几天是因为她在所以你不来见我。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可不管她是谁,我早就说过,卓微微归你,乐无双归我。现在,我已经找到让她回来的办法了!”

  “白子墨,你不要胡来!”白熠辰忽然立起,冷色道。

  “是谁在胡来!”对面,白子墨疾声扔出这句话后也缓缓立了起来:“哥,我可不是你,所谓三界和我无关!最后,再跟你说一句,父王的封印已现异动,你说,上次封印,乐千帆那老儿就已经去了一半法力,这回他能使出多少法力?

  哦,对了,还忘了问你,你说,这回,我们父王他要是出来,他是选你还是会选我?哈哈哈,哥,看来我们三千年的较量还没有停止——”说完,仍旧大笑一声,而后又烟消云散。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

  直到顾岩来到:“白总,乐小姐我已经送回去了。”

  他看了看对方,才道:“顾岩,你随我多久了?”

  顾岩错愕了下,回答:“三千八百年。”

  白熠辰:“你说,这回是不是她回来了?”

  顾岩:“白总,她长得确实像卓姑娘,可是,您知道,过了那么久,卓姑娘是活不了这么久的,也像无双姑娘,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仙子的仙气。这个……属下真不好确定……或许,真的只是像……”

  白熠辰刚刚还拧结的眉头又渐渐松弛:“好了,不管她是谁,你先跟我去趟溟海。”

  溟海,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

  九幽之下,极地之中。

  往来数千年多少文人墨客提到过,却自吴越之后,再也没有人亲眼见到过这个地方。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那个常年阴雨绵绵,波澜浩荡的地方居然常着整个人类文明的极致起点。

  时光飞朔,回到那个连时间都不存在的年代……

  那个时候,整个宇宙还只是一片混沌。

  放眼望去,天地间只有一个人魏然屹立,他就是盘古。

  此刻的他,正站在那片平日里他们生存的沼泽之上睥睨着自己两个爱徒:乐千帆,白弑天。

  他们正在他的注视下斗法。

  这也是最早的诸神之战。

  他们的身体周围各弥漫出遮天蔽日的烟雾,白弑天的是黑雾,乐千帆的是白雾。

  随着剑气在混沌间纵横,一道道青光时而奔腾直上,又时而上下翻飞,那雾气也渐渐分化。

  黑的重的渐渐下沉形成最初的幽冥,白的轻的渐渐上浮形成最初的霄汉。

  而他们二人的比试也分出了结果。

  自此,白弑天为魔帝,掌管幽冥,和人界一切妖魔,乐千帆为天帝,掌管霄汉和人界一切事物。

  盘古累了,他重重向下倒去,身上原本缠绕着的金光渐渐虚化,整个身体化作人界的日月星辰,江河湖泊。

  唯独那片最初的沼泽,他最后望了一眼,未留一句额外遗言就匆匆魂归混沌。

  这片沼泽后来就成了这片被世人称为溟海的地方。

  它也是最初孕育了盘古神邸的地方。

  既然它能孕育盘古神邸,必能孕育诸神。

  为了这片地界的归属,自有时间起,仙魔两界就争执不休。

  再然后,它在仙魔两界的一次最惨烈的战役中从此沉入幽冥,人世间再无溟海。

  这些都是至今在仙魔两界口耳相传的故事。

  也是顾岩有生以来就听过的老生常谈。

  可是,他不懂为什么溟海沉入了幽冥,最终反而是魔帝输了。

  就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他的主人白熠辰,可他始终讳莫如深。

  现在,他正随他漫步在溟海边上。

  漫无边际的溟海再不是当年的那片混沌沼泽。

  它上一秒还平静的深不见底,现在却在酝酿着一股滔天巨浪。

  忽的,一股子巨浪拔地而起,黑色的浪头左右汇聚,逐渐形成一张扭曲的人脸。“那是魔帝!”顾岩惊呼,直指前方。

  那人脸继续扭曲,直到丝毫没有了辨识度,巨大的浪声带着呻吟响彻九幽。

  “我好痛苦啊——真的好痛苦啊——”

  白熠辰的漆黑的双眸平静的如同古井般,静默的看着这个画面,直到溟海又恢复了平静。

  顾岩不可思议道:“白总,怎么会这样?魔帝不是已经被封印了三千年了吗?现在怎么有了意识?而且,反应还这么剧烈。”

  “看来,他说的没错,父王的封印已经有了异动,可是引起异动的又是什么?”白熠辰的眉宇微微触动,显然不是在回答他的话。

  稍久,而后,他又看向天际,那里,星光黯淡,紫薇星幻灭不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