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不是我的亲姐姐

更新时间:2017-11-27 08:51:23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04

乐宅。

  乐潇潇正在一手捏着花花绿绿的糖果,一手执着手机打电话,边打边迅速放了颗糖到小嘴里,含糊不清的口音:“小李,你确信都查清楚了吗,灵灵堂的负责人就是乐微微?”

  直到电话那头的肯定回复,乐潇潇的小脸渐渐胀红。

  乐微微,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还在阴魂不散!

  她只比乐微微小一岁,但自小就,不喜欢乐微微,真的,不喜欢。

  乐微微比她漂亮,就连她自己都承认这点,她是单眼皮,但乐微微有双在她看来能勾人的双眼皮,尤其,是脸上那对酒窝,一动一动似乎老在笑。

  以前,乐氏夫妇也带她出席活动,可是,见着她们二人的人都转而夸赞乐微微的容貌。

  是的,刚开始,她只是自卑,单纯的小女孩的不喜欢比自己好看的女孩。

  可是,自十四岁那年她们生日起,这样的自卑彻底起了质的变化。

  之所以说是她们生日,而不是仅仅她,那是因为她们生日是在同一天。

  这是因为乐元枫是在她降生的那天为乐微微从孤儿院办好的手续的。

  乐元枫说,为了她们姐妹二人感情的融洽,从此,她们的生日就算在了同一天。

  当然,当时的她并不知情。

  那天,乐微微还送了她一个很好看的蝴蝶结当生日礼物,说,作为她的成年礼。

  她现在还别在头上,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也就是在那一天,她第一次见到了段少天,这个乐微微口中所骄傲的男朋友。

  他夸她说,她别着这个蝴蝶结很好看。

  段少天是乐微微一直嘴里夸着的人,什么学霸,什么歌神,什么男友力MAX。

  总之,在这之前能夸的,能用来形容的词眼她都说给她听了。

  可是,她都不置可否,在她看来,又是自己那个“姐姐”在矫情!

  可是,就在那天,她们同学在海滨假日大酒店为她举行的生日PARTY上,她这个观念发生了变化。

  记得那天,她像平日装扮好下了电梯,迎接宾客。

  酒店的门开了,进来了这天第一个宾客。

  是名男生,当时,正好旭日初升,初生的晨辉映照在对方身上,使得他整个人都显得阳刚而朝气。

  当时的她看的舌头都有点打结了,甚至忘记,这天她才是主角:“你……你是谁?”

  对方看着她微微一笑:“您好,我是应邀来参加你们乐潇潇小姐的生日PARTY的,能为我引荐吗?”

  他就是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吗?

  她直直的看着他,目光都不愿意为之移动:“我……我就是……乐潇潇……”

  对方立刻露出颇为惊讶神色:“原来你就是潇潇小姐,难怪,你戴着这个蝴蝶结真是很好看!”

  他是在说我别着这个蝴蝶结好看吗?

  “段少天,原来你在这里——”

  门又开了,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的是乐微微,她看见乐潇潇就忙跟她介绍:“潇潇,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段少天。怎么样,看你眼睛都直了,我跟你说的没有错吧,他帅不帅?”说着还捏了捏段少天的鼻梁,做了个亲密依偎的姿势。

  原来,他就是段少天!

  这就是她和段少天的第一次认识。

  还这么尴尬,一眼就让乐微微看出自己的眼睛直了!

  所谓质的变化就发生在这天晚上,PARTY结束之后。

  那天晚上她第一次喝醉了,莫名的心里窝着一团难受。

  可是,来参加她PARTY的都是她和乐微微一样的高中左右的小女生小男生。

  本来就说好她开车,这下可好,别人都喝了酒,她也喝了酒,而且还喝醉了,那谁开车?

  起初是乐微微提议,段少天来开车,她说人家开车技艺也是棒棒的,而且,是年满十八岁,拿了驾照的。

  可是,她嘴硬,就是说自己没喝醉,一直争抢着段少天的方向盘。

  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他们的车撞上了另一辆私家车!

  等她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腿部骨折,大出血,需要紧急动手术,甚至输血。

  乐微微自告奋勇的要为她输血,可是,医生检查后就说她们的血型不匹配。

  她们——并非亲生姐妹!

  这个,直到乐氏夫妇到来才和她亲自确认了这点。

  甚至认定,这次手术即使成功,也会在她大腿上留下永远的疤痕。

  疤痕——她想想就可怕,原本她就如此自卑,没有乐微微漂亮,现在,又要留下疤痕?

  乐微微,你不是我的亲姐姐,为什么要一直压制着我?

  现在,连出了车祸,为什么我有事,你却没事?

  还有一位像段少天那样出色的男朋友!

  乐微微,我恨你!

  好在,事情到了乐微微高三那年出现了转机。

  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乐微微放着乐氏这么好的发展机会,放着段少天这么好的男朋友不顾要坚持跑到伦敦留学。

  那么,好,既然她要去,她求之不得!

  姐,国外和国内不同,你要有什么需要或者不适应的,就打电话找潇潇。

  这是那天送机时她和乐微微说的话。

  其实,她最好乐微微能永远都呆在国外不要回来!

  天知道,这三年来,她是花费了多大的气力才“追”上段少天的。

  那个人简直是个工作狂!

  一个人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可是,他最少能有十六个小时是在工作。

  剩下的八个小时,他起码有二个小时是在跟大洋彼岸的煲电话粥!

  甚至,就连他们在床上……

  那段时间,她只能见缝插针。

  不时的送个汤,送件衣服,带个伞什么的。

  用最普通女人的嘘寒问暖方式,好容易,她迎来了他的回心转意。

  他愿意娶她了。

  可是,她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而且,一回来,段少天对她的态度就发生如此的变化。

  一想到那天片场上,明明是她受了伤,对方却丝毫未见似的将她推开的冷酷的表情她心里就在颤抖。

  乐微微,段少天是我的!

  她暗暗握紧了小拳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