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千年的铁树要开花了?

更新时间:2017-11-20 17:24:18 作者:安若溪 字数:2090

不知道过了多久,乐微微是被一阵机械轰鸣声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天已大亮,从这里看去,蔚蓝而平静的海面上仅有几只海鸥在一上一下的滑翔。

  一件黑色劲黑西服盖在她身上。

  篝火已灭,仅剩些残存的火星和几根烧的不成样子的粗大树枝。

  那个男人却不见了。

  是了,她现在还喊他男人,不想喊他名字,她还在生气呢。

  不过,看在那件西服的分上,她努力抬起头,直起身子,转身,向四周望去,惊见一架银白色的私人直升飞机就停在后面一处稍微高耸的小山坡上。

  飞机周围,三三两两的站着几名同样穿着黑色劲装的负手而立的健壮年轻男子。

  发生什么了?

  她记得昨天自己的救援电话没有打通啊。

  见她醒来,一个年轻男子立刻跑步上前,将她身上的衣服接过:“乐小姐,您醒来了。”

  而后看向自己身后,目光瞬间变的崇敬:“白总。”

  男人“嗯”了声算是回应。

  “白总,您……”

  白熠辰制止了他的声音:“顾岩,把她带上飞机,我们先回去再说。”

  “好,我们带来了您专属的史密斯医生,刚好在飞机上能帮乐小姐检查伤口。”那个叫顾岩的年轻男子应诺。

  白熠辰没有回应,只瞥了她眼转身离去。

  “唉……那个……”乐微微一肚子疑问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又憋不出来。

  总裁,总裁了不起啊。

  她轻轻一跺脚。

  “乐小姐,那就跟我走吧。”顾岩做了请的手势,然后,又贴心的说了句,“有什么事情飞机上说不迟。”

  好吧,这真是架大飞机。

  不只大,而且很豪华。

  什么医务室,沙发,就连更衣室也都应有尽有。

  乐微微此时早已更衣,在接受那个叫史密斯医生的检查。

  这飞机上,在她看来,也就这史密斯是穿的一身白衣的,让她眼睛舒服点,其他人全都黑压压一片,哦,除了她。

  从这个方向看出去,飞机外,蓝天白云,倒是广阔,就是风景太少,只看到蓝的,黑的,黄的点点。

  这多没趣,她就是为了看风景才选择坐轮船的。

  “乐小姐,张开嘴。”史密斯医生礼貌的说。

  乐微微很配合的张开嘴。

  史密斯用他那医用镜子检查了下,微笑的说:“OK,没有问题,乐小姐,您除了身体有些脱水,其他一切安好。”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NOPROBLEM.”史密斯先生绅士的指了指门。

  乐微微如释重负的转过身,准备出去开门,又想起什么回头:“你们白总裁会不会很有洁癖。”

  “啊?”史密斯做了个惊讶的口型。

  乐微微嘻嘻一笑:“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想到被自己喝了的半瓶水又被白熠辰喝下,还有他给自己盖的衣服,她怎么怎么的就觉得怪怪的。

  在一声轻轻的金属撞击声中,门被打开了。

  一股子阴冷气息扑面而来,乐微微止不住打了个颤栗。

  白熠辰正一脸黑沉沉的立在门边的窗子前。

  这回他没穿黑色西服了,上身只着一身白的彻底的商务衬衫,勾勒出他完美的颇有棱角的侧面,那样子,倒像具古代的希腊雕塑。

  那么,刚才她在门内的问话他没听到吧?

  “没事了?”白熠辰开口。

  “嗯,没……”

  “白先生,乐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脱水,多喝点水就行了。”

  好吧,白熠辰是在对她身后跟着出来的史密斯说话,她乐微微又自作多情的抢答了。

  她白了白眼,跟着问完话的白熠辰往前面一排座位走去。

  “乐小姐,我是顾岩,”刚刚那名年轻男子又走了上来,半道将她截住,“这一路上有什么问题,您只管找我。”

  “嗯,你好,顾岩,”乐微微挤出有礼貌的笑容,“我是乐微微,你不用再乐小姐乐小姐的叫了。”

  “是,乐小姐。”好吧,说了白说,乐微微心有点累。

  刚走到座位边,忽的,飞机一个颠簸。

  “啊——”乐微微一个踉跄,手腕被一双温热的大手握住。

  定睛一看,是白熠辰。

  “飞机怎么了?”乐微微惊的一头冷汗,刚经历过那场险象环生的沉船跳海情节,难不成又要碰上空难?

  这时,顾岩小跑过来:“白总,是气流。”

  乐微微尴尬不已:“那个……我就是有点头晕,呵呵,有点头晕……”

  她堂堂伦敦留学回来的乐微微怎么能连飞机飞行时遭遇气流是平常的事也不知道?

  看着她满脸通红,因为刚才医务室的一番折腾和飞机颠簸而狼狈的模样,白熠辰莞尔一笑,睥睨了下他一侧的位置:“坐沙发上就好。”

  天啊,他们总裁居然笑了!而且是对一个女人!

  旁边的顾岩跟周围的同事使了使眼色。

  大家都用一致认同的眼神回应。

  以前那么多漂亮的女明星追他,那么多妖娆的异国公主伸橄榄枝他都不为所动。

  他们的总裁这千年的铁树难道现在要开花了不成!

  乐微微是没注意到这场飞机上眼神交流的盛宴。

  白熠辰示意她坐哪,她就坐哪,得赶紧坐下,不然待会再出状况?

  何况,她可不想对着那张人神共愤的笑脸超过一秒。

  “那个……”乐微微还是有点囧。

  “我没有洁癖,你放心坐。”白熠辰漫不经心。

  乐微微差点闪了自己舌头。

  敢情这家伙刚才是听到了自己在医务室和史密斯的对话了?

  那个医务室是要有多不隔音?

  白熠辰继续道:“这架飞机会把你先送到目的地。史密斯医生是有名的内科医生,你回国的话如果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可以打我电话。游轮上把你牵扯其中是我的不对,虽然现在已经脱险,但是,你说的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个恩我必须报答……”

  “嗯,那个……不必报答的……”乐微微赶紧打断,她可不想以后还跟这什么妖孽总裁有瓜葛,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难保人家不会吃醋呢。

  白熠辰看向她:“白氏集团是言出必诺的,这个恩肯定要报。”

  “是的,我们总裁是有信誉的。”

  顾岩旁边笑嘻嘻的搭腔,白熠辰威严的瞥了眼他,他赶紧住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