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教训丫头

更新时间:2017-11-06 11:39:35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21

“贱叫星儿,这是我妹妹月儿。”星儿低头回答。

  叶秀“哦”了一声,听见她的介绍,心里不是滋味,伸手要拉她的手,却被她一闪,“贱手脏。”

  这个名称,叶秀听着很愤怒,强行拉过她的手,抬起她的脸蛋,与她四目相对:“星儿,咱们都是给人家干活的丫头,没有尊卑而言。以后,当着我的面,不要用“贱”来称呼自己。”

  星儿吓得连忙往后一退,拉着月儿“噗通……”跪在地,“贱不敢。”

  她也没说什么啊,她们怕什么呢?叶秀真是无语了。看来,一时半会不能让她们改,只好自己一人换上衣服,然后去后院找到管家,刚要开口问话,管家就挥手示意她别急。

  两人坐在长方形凳子上,管家慢慢的道来:“秀儿姑娘,咱们这里,分三个级别。一,干粗活,掏粪,到夜壶的,要称谓“贱”。二,洗衣裳,缝补,打扫院子的,要称谓“俾”。像是你我,还有伺候老爷们吃饭的,要称作“奴”。这是规矩,改不了。”

  他把叶秀的心思看了个透。不过是个财主家,竟然也要尊卑有别?叶秀无奈摇头。

  “好,我现在教你管教下人,和咱们这里平时的规矩和流程。”管家一一说来。

  与此同时。

  叶二妞和赵氏拿着粮食走到一半的路途时,赵氏将身上扛着的一代粮食扔在地上:“累死我了,你力气那么大,都扛着。”

  叶二妞并没有拒绝,而是一个用力,将两袋粮食同时扛在肩头。常年干活的她,肩膀都留下了茧子,这点重量也不足以让她叫苦。

  到了家中门口,赵氏拉住她手臂:“把粮食放下,我自己拿进去。”

  她这是想要邀功呢,叶二妞纹丝不动,继续前行。眼看着就到了大屋了,赵氏慌乱下跑过去揪着她耳朵:“你没听见是不是?”

  耳朵很疼,叶二妞依旧不肯松手,一个转身,重重的粮食将赵氏甩了一个趔趄,趁势,叶二妞直奔大屋走去,将两袋粮是放在地上,高兴的说:“奶奶,我五妹真的给咱们多讨了一袋大米。”

  刘秀梅瞧着地上的两袋粮是,眉眼微眯,露出一丢丢微笑:“拿去放起来吧。”说完,见叶二妞转身的背影,刘秀梅慢条斯理的说了句,“今天你出了劳力,晚上,多吃点。”

  叶二妞兴奋转身:“谢谢奶奶。”兴高采烈的把粮食拿出去。

  叶三妞站在一旁,转了转眼睛:“奶奶,我也出去干活了。”走出屋子,撞上迎面而来的赵氏,立即迎上去,“娘,那叶二妞拿着粮食回来,奶奶高兴坏了,晚上还让她多吃,你瞅瞅,五妞虽然走了,奶奶还是偏心。”

  赵氏也无奈:“得想办法治治叶二妞。”

  “娘,她也就是借着五妞的光。我有一个想法,你听听如何!”母女俩在院子里嘀嘀咕咕。

  另一方面,这管家细细道来有两个时辰了,听得叶秀耳朵都嗡嗡直响。总算说完了,叶秀方才能够四处走走。

  夜晚,看到晚饭的架势之后,才确定,这里的规矩,凭她一人之力,不足以改变。仅仅一天,便累得腰酸背疼,比干粗活还要累,心,更累。

  揉着肩膀回去,进房前,发现有不少凶狠目光盯着她看。

  进屋后,星儿立即上前,帮她揉肩膀。叶秀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肯碰我了?”

  星儿立即把手拿了下去:“对不起秀儿姑娘,贱,太鲁莽了。”

  叶秀坐在榻子上,推开窗,望着满天繁星,思念二姐,心里总是放心不下,要找个机会回去看看。

  ——

  次日清晨,睡床不习惯的叶秀在榻子上睡了一个晚上。外面一阵吵闹声将她吵醒,狠狠的抻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外面的声响便越来越大。莫名下去,拉开门一股尿骚味传来。

  对面站着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裳,看上去要比叶秀还大个一两岁,是昨天管家说的,叫.春妮的,她身后站着好几个嬉皮笑脸的丫头。

  顺势低眉瞧去,星儿和月儿跪在地上,身上湿淋淋的,面前有一个夜壶倒地。她温柔蹲下,搀扶星儿月儿,却被她们躲得远远的,看着自己悬空的手,叶秀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贱丫头还配让人伺候?真是不羞不臊,以为这里是你的府邸啊?现在好了,让两个浑身发臭的丫头伺候你。”春妮捏着鼻子满脸讽刺。

  叶秀起身,杏眼微眯,身板站的溜直,扬起嘴角:“你只是一个绣工,而我有人伺候,住着独间,掌管你们一切事宜,虽你我同称为“奴”。但我毕竟高你一等,我的丫头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语毕,回到自己房间,将昨晚的夜壶拿起,走到门口,扬手一丢,抬起脚尖,好似踢毽子一般容易,一个用力,踢向春妮。太过突然,春妮立即伸手去档迎面而来的夜壶。不挡还好,这一挡,夜壶直接挂在手臂上,抬头的她,喝了不少里面的东西。

  面部狰狞,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身上,大张着嘴巴,不敢闭上。双眼瞪的溜圆,指着叶秀:“贱丫头,我杀了你。”

  叶秀不慌不忙,巧妙一闪,来到春妮身后,伸手抓住她腰间,用力一抽,腰带顺势而下,春妮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身。眼疾手快,叶秀用腰带缠绕在她张牙舞爪的手,旋转,将她双手绑住,用力一拉,抬腿揣在她膝盖之上,导致春妮“噗通……”一声跪地。

  拉着腰带,看向身后的丫头,冷笑:“这就是欺负我人的下场,识相的,你们就给我好好干活,不要成天就想着欺负人。”

  那些丫头见状,一个个都坐了下来,忙活手里的伙计,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叶秀拉着春妮来到院中,一脚将她揣进大水缸中,拍了拍手:“好好醒醒脑子,没我的话,不许出来。你要知道,我现在仅低管家一个档次,违抗我,我有权利继续教训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