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龙凤初遇

更新时间:2017-11-02 11:38:00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77

“哎哟,不能说话怎么讨客人欢心?”

  老鸨子无奈叹气,转过身。

  “我说老姐姐哟,你推荐的这两个孩子一个脸上有疤,一个不会说话。不行啊。你看看,那两个孩子有没有能行的。我是听闻你家闺女多,才来的,要是没有,别耽误我去下家啊。”

  老鸨子看向三妞四妞。

  “这……”刘秀梅望了一眼赵氏。

  赵氏凑近刘秀梅耳朵:“老娘啊,这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心肝。但是,老鸨子给的钱够你大孙子以后娶媳妇过日子了。要是三妞和四妞,我觉得三妞懂事,不能给咱们惹麻烦。四妞头脑简单,年纪也小,比三妞能干,要不,咱们把三妞卖了吧。”

  其实刘秀梅挺中意把四妞卖了的,不过干活这一点,确实。四妞虽然喜欢偷懒,但是不少干活。三妞整天用六弟耍心眼,讨好家人。

  刘秀梅咯咯一笑:“老妈妈,你别急啊。”说着,把三妞往前推一推,“这孩子今年十四岁,长得是我家最好看的,还懂事,您看看,她行不行?”

  “奶奶。”叶三妞晴天霹雳。

  “闭嘴,养活你们这么大,也该给家里做做贡献了。你要为你六弟以后着想。”刘秀梅斥责。

  叶三妞不甘心。

  “恩,这个孩子,确实不错,那行,咱就这么定了。我还要去找两个姑娘,去别家看看,到时候,姑娘们定了,我会一起给钱的。来,这是定金。”说着,将一大串子钱往桌上一放。

  “哎哟。”刘秀梅和赵氏眼睛都亮了,连忙起身,“那就不远送了啊。”

  “好好。”老鸨子摆手示意不用,扭着肥臀扬长而去。

  刘秀梅和赵氏只顾着看钱了。

  就连叶四妞也被她们两个保护起来,激发起叶三妞心底的恨意。

  不顾叶秀的机智,她气鼓鼓的离开大屋,来到后院,就是一桶凉水从头上浇下来。

  之后,她一直努力干活,连续三天浇凉水,终于,在老鸨子姑娘都找够了,来家里接叶三妞时,叶三妞当着她们的面晕倒。躺在炕上,生病的她,喃喃道:“奶奶,对不起,我好难受。”

  “这下怎么是好,人家定金都给了。”她可不想退回去,不好意思的看向老鸨子。老鸨子摆手,“没关系,那个四妞也不错。”

  “对啊。”

  因此,刘秀梅把四妞给了老鸨子,任凭四妞多么不乐意,也无济于事。最终,遭着打,跟着老鸨子,坐着马车离去。

  她撩起帘子,看着将她丢弃的家,她一定会回来。一定会。

  偏偏家中留下的是叶三妞,叶秀不担心自己,担心二姐会被她算计。然!是已成定局,无力回天,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次日。

  叶二妞留下照顾叶三妞,叶秀一个人上了山,这一片的山,东葵和柴火几乎没有了,她去了稍微远一点的山上。

  屋里,叶二妞将冰凉的手巾贴在叶三妞的额头上,下炕拎着水桶。

  “二姐,你是故意不说话的吧?现在家里,大姐,四妹,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不知道下一个走的,会是谁呢?”叶三妞瞄着她。

  叶二妞一震,依旧沉默,拎着水桶出去干活。

  叶三妞将额头上的手巾拿下来,往地上一扔。

  叶秀爬上高山,一路上,就采了不少东葵,干树枝也不少,看来真是来对地方了。站在高处,望眼看去,才发现,村落是那么的渺小,早晚有一天,她要站在高处,再也不要和别人伸手,再也不让别人踩着她生活。

  长呼了一口气,准备下山,半山腰,发现不远处有个男人靠在树上,鲜血将一大片白雪染红,踏着厚重的雪走去,看样子,伤的不轻。

  男子浓眉清秀,五官分明,尤其是那双眼睛,即便紧闭,也如天然雕琢一般有棱有角,深麦肤色增加了一股别样的男人韵味,紧皱的眉头掩盖不住他此刻的痛苦。一身蓝色长袍,绣花巧夺天工,看穿着,不是这边的人。

  伸手要试探鼻息时,手腕突然被拓跋文清抓住,另一只手快速掐住她的喉骨。让叶秀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举起双手,低眉相望:“我只是想帮你。”

  拓跋文清粗喘,剑眉下的鹰眸剧烈收缩,森寒:“你是谁?”

  “我是山脚下村落里的,我叫叶秀,我并没有恶意。这里天寒地冻,你又受了伤,我对应急处理还是满擅长的。”叶秀小心翼翼地说。

  拓跋文清眉头紧蹙。

  “你有何目的?”

  叶秀无奈一笑:“我与你素不相识,能有什么目的?再说,我一个小女子,你受这么严重的伤我都被你牵制,你觉得我会对你怎么样吗?”

  “你是不是他们派来的?”

  额!

  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阵急促脚步声,拓跋文清搂过叶秀脖子,用力按倒在地,捂住她的嘴巴:“别出声。”

  当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远时,拓跋文清瞧了一眼瞪着大眼珠子的叶秀,方才松开手来,无力靠在树上:“看样子,你不是他们的人。”

  叶秀见他放松了警惕,这才起身靠近。手伸向他肩头伤口处,凭借前世常年厮杀的她,熟练的做着应急处理,简单包扎一下,四下看看:“你流血太多,这样止不了血,能动吗?我扶你下山。”

  拓跋文清虚弱点头。

  叶秀勉强把他扶起来,吃力往山脚下走。到了山脚下就撞见了铁牛,看他筐里的东葵,叶秀讽刺一笑:“你爹都是个小官了,还吃这些东西?”

  铁牛放下筐,所问非所答,反问:“这男人是谁?”

  “你有资格管我吗?”叶秀给了他一记冷眼。

  “什么时候了?别跟我较劲了。你也看见你大姐的下场了。你要是带这个男人回村子,不就是找死吗?”铁牛斥责。

  “我大姐不都是被你这个孬种害的?离我远点,我怕沾染一身臭。”叶秀继续吃力前行。

  铁牛“啧……”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拓跋文清的手臂,搭在肩头,正气道:“帮我把筐拿上,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我带你们过去。”

  叶秀一脚揣在他腿上,立即扶住拓跋文清,斜眼道:“我不会相信伤害我们的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